第四百八十九章 好快的剑

悍卒斩天 作者:三青色

      周剑来身着青衫,手执黑色残魂剑,朝张小卒颔首微笑,然后目光一寒,似刀子般扫视一众武林人士,寒声道:“给你们三息时间从本大爷眼前消失,否则——死!”
    “你是谁?!”
    “竟敢维护杀人狂魔,你也想成为武林公敌,被整个武林通缉吗?!”
    一人怒视周剑来,大声喝问,言语里充满了威胁之意。
    “这个问题问的好。”周剑来朗声应道。
    “都把耳朵竖起来给本大爷听好了,本大爷人送外号独臂大寇,乃一半大寇团大当家周剑来是也。”
    “他——”周剑来扬剑一指张小卒,说道:“是本大爷麾下三当家,张小卒。”
    “好呀,原来你们两个是一伙的土匪,难怪你要护着他。”
    “狼狈为奸,一丘之貉。”
    “那又如何?”周剑来笑问。
    “那就——那就——召开武林大会,诛灭你的大寇团!”那人气急道。
    “主意不错。”周剑来点头道,“那就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赶紧广撒英雄贴召集各路豪杰去吧。”
    “你——你——”那人被周剑来怼的脸红脖子粗,他哪有资格召集武林豪杰召开武林大会啊,所以周剑来的话听在他耳朵里尤为刺耳。
    可是当着这么多武林同道的面,输什么也不能输了面子和气势,脚一跺牙一咬,梗着脖子冲周剑来喝道:“你等着,我——我这就去撒英雄贴,召集各路豪杰义士灭你大寇团。”
    “好,我等着!”周剑来点头笑应道。
    那人愤愤地哼了声,转身扬长而去,看其架势就跟真的要去撒英雄贴似的。
    周剑来目光从那人远去的身影上收回,扫向街边其他武林人士,问道:“三息时间早已过去,你们再不从本大爷眼前消失,本大爷可要大开杀戒了。”
    说完,他缓缓扬起残魂剑,犹如实质的黑色煞气自残魂剑溢出,顺着胳膊往他的身上旋绕。
    “哼,大言不惭!”一个白发白须的黑衣老者自人群中走出,喝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两个土匪——”
    “聒噪!”周剑来一声冷喝打断老者的话,他身影一晃自屋顶消失,再出现时竟已跨过街道欺身到老者面前,而手中的剑早已刺出。
    “哼!”老者冷哼一声,很是自负,左手依旧背负身后,右手探出食中二指,二指分开半寸缝隙,朝疾刺过来的利剑夹去。
    他的双指精准的夹住了剑身,但在此之前剑已经刺进他的喉咙,贯穿了他的脖子。
    “好——好快的剑!”老者一脸惊骇道。可惜明白的太晚。
    周剑来拔剑,老者瞪着不甘的双眼仰面跌倒。
    周围的人如躲瘟神般一哄而散。
    “我的天老爷,那可是东邦派的三长老乌羽,八重天境的修为,竟然被他一剑刺死了!”有认识老者的人,难以置信地惊呼道。
    “——”听见此人的惊呼,所有人都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再看周剑来,他们的眼神里充满了畏惧。
    “师兄,咱们撤吧,这场战斗已经不是咱们能参与的了。”
    “走。”
    有人萌生退意,并付诸实际行动。
    恐惧是会传染的,有一个退走就有第二个,接着第三个、第四个——
    说来也搞笑,张小卒走过两道街口,杀了近千人,可是对他们造成的震慑竟不及周剑来一剑。
    “恭喜周大哥剑术已达登峰造极之境。”张小卒朝周剑来拱手贺道。
    周剑来还剑归鞘,摆手笑道:“略有长进罢了,是他太自负给了我机会。你呢,修为长进如何?是否有信心回白云城?”
    张小卒明白周剑来是问他有没把握对付苏阳和他的红甲骑兵,答道:“还需要回雁城做些准备。”
    “那就早些回雁城。”周剑来点头道。
    说完,二人并肩朝北门走去。
    街道两旁虽然还有人没有退走,但也都畏惧于张小卒和周剑来的强大战力,远远看着不敢上前。
    “我在路上捡到了你的通缉令,冷不丁吓了一跳,你干什么了,怎么就成杀人狂魔了?”周剑来好奇问道。
    “哎,我也不知道。”张小卒闷声叹了口气,猜测道:“可能是因为我去大牙前杀了一些人的缘故,但这个江湖通缉令,肯定有宗门的人在暗中作怪,不过也没什么威胁,都是些躲躲藏藏不敢见人的鼠辈。”
    张小卒后一句话有意提高了音量,让躲藏在暗处的人听见,他的入微心境早就发现了这些人。
    街边一家酒楼的二楼雅间里,有七八个人站在窗户里面,一直透过半开的窗扇注视着街道上的张小卒和周剑来。
    他们听见张小卒鄙夷的话语,皆禁不住露出尴尬神情,因为张小卒口中说的暗中作怪的人就是他们。
    但也不尽是他们,他们只是其中一部分,并且是实力最弱的一部分,实力较强的大部队正埋伏在另外两条道路等着张小卒。
    他们针对张小卒的目的,就是想让张小卒给他们加持一些物件。
    本以为打着除魔卫道的大旗,再煽动一群嫉恶如仇却又没脑子,自诩正义公道的人为他们冲锋陷阵,张小卒必定手到擒来,乖乖就范。
    但万万想不到,张小卒竟然是一根如此难啃的硬骨头。
    刚刚不久前当房间里这几人听说张小卒进了青州城的消息时,无不欢呼雀跃,高兴的像个孩子,可现在全都一脸灰败之色,心里哪还有半点高兴滋味。
    雅间里的气氛一时陷入尴尬的沉默。
    “哎——”
    许久,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妪突然长叹一声打破沉默,道:“这两个妖孽一样的后生,老婆子我招惹不起,就不陪你们继续折腾了。”
    “哎,老夫也退出。”
    “那小子砍瓜切菜般杀了将近一千人,竟轻松的跟没事人一样,说句不怕被诸位笑话的话,他的实力已经足够以一己之力灭掉老夫整个天火派。”
    “这样一个家伙,老夫招惹不起。”
    一个黑袍老者摇头叹气道。
    其他几人也都抑不住摇头苦笑。
    他们和黑袍老者相差无几,都是小门小派,缺少实力和底蕴。
    “这小子也是运气好。”
    “要是他走另外两条路,可别想有好果子吃。”
    一个绿衣妇人愤愤不甘地说道。
    “咦,他们两个好端端的跑什么?”
    “莫非是感受了什么危险?”
    有人看见张小卒和周剑来突然沿街狂奔起来,不由的惊讶好奇。
    “你们快看,城墙上是什么?!”黑袍老者突然大步上前把窗扇全部推开,伸手指着北城门的城墙上方喊道。
    众人顺着黑袍老者手指的方向看去,当目光落在五架泛着幽冷光芒的八角重弩上,并发现这五架八角重弩瞄准了张小卒和周剑来后,房间里顿时响起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
    “天呐,他们两个想干什么?!是想顶着五架八角重弩的射击冲出城门吗?!”绿衣夫人抑不住惊呼问道。
    没人回答她的问题,因为尖锐刺耳的弩箭破空声让所有人都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砰!
    砰!
    两根巨大弩箭射碎坚硬的青石地面,齐根没入地下。
    众人脑海里想象的鲜血溅射的画面并没有发生。
    “躲——躲开了?!”
    “靠!太强了!”
    “狗日的,这还是人吗?!”
    大街上响起一片惊呼声。
    呜——
    但尖锐刺耳的弩箭破空声再次响起,又有两架八角重弩向张小卒和周剑来发射。
    (抱歉,加更要往后推一下,有点卡文,需要整理整理思路,望体谅!)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