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泣血类,引魂香!

苟住就能活 作者:弥乐鹿

      “叶兄弟,怎么了……”
    黄飞冯愣了愣,假装自己是白痴。
    “你走前面,我不习惯后面有人,你跟个鬼似的在我后面,我怕。”
    殷幽假装自己有些怕怕的回答。
    我@%+……
    黄飞冯嘴角抽搐几下,无奈答应道:“行吧,不过我也不习惯背后有人,这样吧,咱们手牵手,一起并肩走。”
    “并肩走可以,手牵手就算了。”
    殷幽翻了个白眼,无情拒绝。
    “那也行。”
    黄飞冯表面痛快答应,扭头过去,脸色立马沉了下来,感觉殷幽似乎并不像表面那样好忽悠,也不太好对付。
    两人并肩行走,也来到了阎村粮仓。
    踏上台阶,走到了一处平台上。
    映入眼帘的是一颗歪脖子树,上面有一条暗红色的绳子,晃悠悠的,风一吹,枝头抖动,叶子也哗啦啦的落下。
    那是……一根上吊绳么!?
    殷幽有些惊诧,不过由于稳健器并没有提示,他胆子也壮了起来。
    黄飞冯眼瞅着歪脖子老树,额头上渗透出汗珠,两腿抖得跟筛糠似的,饶是如此,他还是咬紧牙,逞强说道:“叶兄弟,别怕,有大哥在呢!”
    装啥呀……你都快尿出来了。
    殷幽翻了个白眼,也懒得搭理他,左右看了两眼,发现四周空荡荡的,除了孤零零的歪脖子老树之外,还有一排房子。
    血红色的封条,贴住了大门。
    模糊不清的字体,写着‘生人勿近’!
    并没有着急去揭开封条,殷幽转身靠近了歪脖子树,刚一凑近,一股腥臭味道就扑面而来,令人胃里作呕。
    殷幽捂着鼻子,看着歪脖子树。
    树上,乌漆麻黑的粗麻绳。
    树下,一滩乱糟糟的黑色东西。
    殷幽眉头大皱,也尝试着洞察。
    果不其然,又是两行字体出现。
    【麻绳,自杀未遂留下的痕迹。】
    【污秽之物,部分肢体结构。】
    自杀未遂?污秽之物?肢体结构?
    殷幽满头雾水,搞不清楚什么状况。
    不过这玩意儿应该是没啥价值的,否则稳健辅助器应该会提示他的。
    或许只是残留在这里的旧物吧。
    殷幽暗自点头确定,随后又准备去撕开封条,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结果刚一转身,他就碰到了黄飞冯身上,整个人都踉跄了一下。
    抬头看了过去,就发现对方正瞪着一双眼睛,一张脸在夜色下倒映的阴气森森的,紧张兮兮的看着他。
    “你特么吓谁啊!卧槽!”
    殷幽头皮发麻,恼怒不已。
    “兄弟,别慌,有什么发现没有?”
    黄飞冯自知理亏,也只是悻悻然的一笑,擦了擦脸上的汗珠,询问。
    “没有,这里只是一根麻绳,还有不知道是什么猫狗的残缺肢体,我们还是先看看那个封条吧。”
    殷幽深吸一口气,不打算跟他计较,转身就打算朝着门户走去。
    “兄弟,你就不怕里面有鬼?”
    黄飞冯紧张兮兮的询问。
    殷幽瞥了他一眼,认真道:“我怕,我怕得要死,我都被快吓尿了,但是怕有用么?该死还得死,况且咱们手里不是还有供神香在么?那些资深者不是也说了,村子外围,一般不会有鬼怪出没。”
    而且他已经确定了怨灵不在这里!
    除非这个村子里不止一个怨灵。
    黄飞冯一听好像是这个理,整个人都硬气了许多,看着准备撕开封条的殷幽,撸起袖子说道:“叶兄弟,放着我来!”
    殷幽看着自告奋勇的对方,点了点头,也让开了路,“行,那你就来吧。”
    “……”
    黄飞冯看着不按常理出牌的殷幽,嘴角也抽搐几下,立即就有些为难了,想尝试着着委婉去拒绝,询问道:“兄弟,你就不怕我抢先一步获得有价值的线索?”
    “我都快尿了,你看我怕不怕。”
    殷幽平静的看着他。
    “咳咳,等我喘两口压压惊……”
    黄飞冯尴尬,搓了搓手掌,擦了擦汗,深呼吸,就差来一套广播体操了。
    殷幽也并不着急,瞅了一眼门封。
    【普通的封条,无任何价值。】
    果然,粮仓这里就是吓唬人的,真正有价值的线索,应该在内围那边。
    拿出供神香,他再次尝试洞察一下。
    不过接下来的讯息,却让他整个人都有点懵了。
    物品:引魂香
    种类:泣血类冥器
    品质:普通
    效果:一定范围可召唤怨灵
    出处:降魔殿
    售价:100灵币一柱
    艹!!
    殷幽一阵头皮发麻,下意识的就想将手中的烫手山芋丢掉。
    倒吸一口凉气,吞咽下口水,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妈嘞批,他就知道那玩意儿给他的不是什么好东西!还好没直接用啊……
    那个石头,绝对是被附身了!
    殷幽咬紧牙关,回想起那个宅女小姑娘,心情也变得沉重了许多,对方是跟着他走的,现在估计已经没了吧?
    面对着前方未知的恐惧,他手脚一阵冰凉,也只能咬牙让自己保持冷静。
    不过,似乎也不是没有机会……
    殷幽扭头看着黄飞冯,对方手里的香,那可是正版的供神香!
    必须要找个机会搞到手。
    就在殷幽绞尽脑汁想着如何从黄飞冯手中夺走供神香时,对方一边活动着身子骨,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心中也想着自己该如何从殷幽手中夺走供神香。
    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
    黄飞冯故作提醒道:“我开门了!”
    他靠近了木门,伸手摁在封条上,动作激烈的向下撕扯,也用力推开了门。
    哐当一声,木门被推开,一阵阴冷的狂风呼啸,吹动着面容。
    黄飞冯仿佛被吓了一跳,连忙大声呼喊道:“哎哟妈耶,有鬼啊!!!”
    说着,转身用力朝着殷幽撞了过来,并且迅速的出手,一把拽住了那柱香。
    殷幽身体被撞的后退,感觉到手中传来了争夺,面色一变,一巴掌扇在对方的脸上,佯装想要护住自己手里的供神香,怒喝道:“你特么的想要干什么?”
    “兄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黄飞冯脸上挨了一巴掌,迅速出现了五指红印,脸上肥肉上下抖动,在夜色下格外的峥嵘,咬紧牙关,在这种紧要的情况下也顾不得什么疼痛,用力的掰着殷幽的手指头,将香给夺了过来!
    殷幽倒吸一口凉气,还是松了手。
    供神香到手,黄飞冯脸上也流露出笑容,然而还没等他高兴起来,就看到殷幽狠辣的一脚踹了过来,命中了他的裆部。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