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卧龙与凤雏

苟住就能活 作者:弥乐鹿

      而自以为自己智商碾压众人的张译文,也没有多疑什么,看着跟自己同病相怜的殷幽,惺惺相惜的安抚道:“没关系,毕竟我们只是普通人,而眼下的试炼之地,则是对我们新人的一种素质考验,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度过难关,迟早也会变得和那些资深者一样经验丰富!”
    生而为人,凭什么别人会比他优秀?
    他坚信,只要努力,再加上那么一点小小的运气,肯定也会成为人上人的!
    张译文就这么沉浸在自己的催眠小世界里,不可自拔。
    而殷幽自然不会信了他的鬼话,如果努力有用的话,还要富二代做什么?
    从古至今,那些外表光鲜亮丽的大佬,他们的成功都有贵人相助,背后可都是隐藏着尸山血海,以及森森白骨!可不是单纯依靠某吊丝喝下两碗毒鸡汤,大喊一声奥利给,就那么容易能够成功的。
    他现在想的是,要不要将石头被怨灵附身的情况,委婉的透漏给对方,毕竟如果阎村真的存在两个怨灵,那么他们现在还处在村庄外围,无异于是行走的盘中餐,随时都有可能和怨灵撞上去!
    而看着眼前的张译文,殷幽又沉思了起来,对方或许并不可靠,但也是眼下能够成为垫刀挡箭牌的唯一选择……
    再三思量后,他觉得不用那么着急,慢慢的把自己知道的事情抖出来就行。
    扭头隐晦的看了一眼旁侧,最重要的是,他如果想要解开藤蔓下面那个小黑屋的秘密,就需要找到一把独特的钥匙,而在这个拥有鬼怪的诡谲村庄,蛮力,估计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否则他二话不说,都能随手拿个菜刀去追着怨灵砍!
    两人待在原地沉默,脑子里的思绪也压根就没停过,殷幽眼看对方歇息的差不多了,便提议说道:“张兄,趁着你手里的供神香还没有耗尽,我们再去札纸铺勘察一下吧。”
    “什么?回去?”
    张译文一听这话,脸色立马就白了,支支吾吾道:“万一那个怨灵还在怎么办?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跑出来的……”
    刚刚才见识过骇人场景,你是想让他再回去送死么?
    殷幽看他露出这副表情,也适时宜的从自己腰间掏出了供神香,认真道:“我这里还有一柱供神香没有使用,而且你这么聪明,应该也能想得到,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村子这么大,怨灵顾此失彼,它刚刚才出现在札纸铺,现在肯定已经去了其他地方。”
    他还在惦记札纸铺的线索,至少在前往内围之前,要把有价值的东西搞到手。
    “你说的有些道理……但是我觉得我们目前如果想要保命,应该去找资深者才对。”
    说到这里,张译文习惯性的一推眼睛,冷静分析道:“我仔细观察过了,在三名资深者当中,那个峰哥的实力最强,但是他所在的地方肯定也最危险,我们如果现在就找上门,依靠一柱供神香,说不定在半路上就会突然暴毙,而且他这个人的秉性很像笑面虎,我很担心如果我们过去,他勒索我们的话,那就麻烦了……”
    殷幽略有惊诧,英雄所见略同啊。
    张译文眉头紧锁,继续说道:“而田野这个人,很傲气,不太好相处,也很抠门,如果我们突然找上门去,提出租借冥器的想法,哪怕他会借给我们,也绝对会让我们大出血!”
    “而以我们现在毫无进展的线索来看,身无分文,哪怕真的成功活下来,回到降魔殿,也没有灵币作为支撑,再碰到下一次试炼之地,又该去怎么度过?是选择继续去赊账么?假如运气再怎么好,又侥幸逃生,下下一次,下下下一次呢?”
    “所以说,人不能只凭运气,现在找田野,只会给我们添麻烦!”
    张译文一脸的慎重。
    我艹,你想的还挺远的啊……
    人才啊!想不到仅仅只是一次萌新试炼,竟然能有卧龙凤雏,两位绝世天骄!
    在下卧龙,凤雏请喝茶。
    殷幽惊诧的看着他,讲真的,他之前都没想那么多,只想着怎么在这次试炼中苟活,亦或者捞取更多有价值的线索,走一步算一步,最起码在不触及生命危险的情况下,他想多捞点!
    张译文并不知道殷幽的想法,继续冷静分析道:“在我看来,在这三个资深者当中,只有那个叫石头的,高高壮壮的,很有安全感,而且从之前发给你供神香的时候应该就看得出,他这个人脾气很好,也很关心你,应该是个很可靠的人!”
    说着,他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殷幽认真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去找石头。”
    凤雏,你的路子有点走窄了啊!
    殷幽嘴角抽搐几下,听到对方这么评价石头,甚至还有种想直接找上门冲动,心里顿时有说不出的滋味。
    沉吟几秒后,他故作深沉的说道:“你分析的很不错,不过你漏了一条很重要的讯息。”
    “什么讯息?”
    张译文愣了愣。
    “那个石头,很可能有问题!”
    殷幽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讲真的,当他说出这话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有点心虚,反正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去跟对方解释,说石头是被怨灵附身的存在,但若是不说的话,以张译文这小子的分析,现在就敢拉着他去找上门!
    “有问题?”
    张译文疑惑不解,“什么意思?难不成他也是个笑面虎?之前他也没笑啊,毕竟气质这种东西,是装不出来的。”
    殷幽一时语塞,他现在最头疼的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跟对方解释。
    “资深者比我们经历的都要多,单凭表面,你是看不出什么的,谨慎为好。”
    殷幽想了想,只能这么回答,看着恍然大悟的张译文,又在不经意间添了一句,“毕竟怨灵这种东西,咱们以前可没见过,谁知道它会不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宰了一个人,又变成他的模样,混进来。”
    一语惊醒梦中人!张译文立马回过头,紧张兮兮的看着他,退后两步。
    殷幽看着神经质的对方,明显有了心理阴影,无奈道:“你真的觉得怨灵会跟你唠这么多家常?还提醒你自己是鬼?”
    张译文尴尬的一笑,也觉得自己可能是紧张过头了,“抱歉,以前我也没觉得自己胆子真有这么小……”
    “很正常,我以前总觉得自己胆子小,现在突然发现,贼特么的大!”
    殷幽笑了笑,调侃自己一句。
    两人的关系瞬间升温不少,最起码现在看来,是落难兄弟,一条绳上的蚂蚱。
    “走吧,按你说的,回札纸铺看看。”
    张译文深吸一口气,壮了壮胆。
    “好!”
    殷幽看对方被自己说动了,也点了点头,两人达成了一致目标,前往札纸铺。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