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捡漏

苟住就能活 作者:弥乐鹿

      抱团取暖的两个萌新选手,就这么战战兢兢的上路了,当两人走到一半的时候,张译文手里的供神香就已经烧尽了,这让原本就有些胆战心惊的对方,又一次变得不冷静了起来。
    两人走在坑坑洼洼的小道上,昏暗的月光撒下,将枝叶倒映的张牙舞爪,阴冷的微风吹动,哗啦啦的直响。
    张译文缩头缩脑的紧靠在殷幽身旁,时不时的回头张望一下,生怕背后突然窜出来怨灵,在这种紧张的氛围之下,就连殷幽都不自觉的被对方带动了。
    “你不至于这样吧,虽然怨灵的确很恐怖,但是没有出现在面前,也根本不需要这么慌张。”
    殷幽提醒了对方一句,虽说他的胆子也不大,但是有稳健辅助器在,它一直没有做出提醒,说明四周根本不存在怨灵。
    最重要的是,他手里还有一柱供神香,真要碰到怨灵,将其点燃应该可以暂时劝退对方,先前的张译文之所以能够逃脱,很有可能就是怨灵并不打算宰了他,不然哪怕是有供神香在,也根本无济于事的,毕竟只是价值20灵币的东西。
    “你没碰到过它,当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张译文立即反驳了一句,又缩头缩脑的看着四周,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一想起来怨灵可能就存在四周,在黑暗中盯着我们,我的心里就毛骨悚然,而且一柱价值20的供神香,作用是微乎其微的。”
    “你知道就好。”
    殷幽回了一句,不再交流。
    两人谨慎的一路前行,最终还是到达了札纸铺,站在距离二十米的路口处,张译文两条腿抖得跟筛糠似的,站在原地直摇头,说什么都不愿意靠近。
    殷幽也没有打算强人所难的继续劝说他,只是安抚道:“张兄,你先在这里把风,我去前方探探路,假如里面真的有怨灵在,我会大叫一声,到时你不用管我,直接跑就行了!”
    “兄弟,我怎么能丢下你一个人……”
    张译文一听这话,心中即是感动,又是忐忑不安,咬牙沉声道:“你放心,如果真的有怨灵在,我肯定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老子还是个处男,我有童子尿!”
    “你不会真的相信那些电影吧……”
    殷幽嘴角抽搐几下,看着瑟瑟发抖的张译文,摇了摇头,叮嘱道:“放心,我一定会活下去的!走了。”
    说完,在对方依依不舍的注视下,装出一副慷慨赴死的样子,硬着头皮靠近了札纸铺,在距离只有三米的时候,他回头朝着对方竖起了一根大拇指,两人对视一眼,互相鼓励,转身一头扎进札纸铺里。
    然而,却再无任何的动静了……
    “兄弟,叶兄弟!?”
    张译文站在路口处,在风中凌乱着,眼瞅着一进札纸铺就再无生息的殷幽,整个人也有点慌乱了,咬了咬牙,从旁边捡起砖头,也准备靠近过去。
    下一刻,札纸铺突然响起了一阵大叫声,“啊!!有鬼啊!你别过来啊!!”
    噼里啪啦的声音,从札纸铺响起。
    张译文瞳孔缩成针尖,一阵的头皮发麻,怪叫一声,丢下手里的砖头扭头就跑,“哎呀妈呀!救命啊!有鬼!!”
    一溜烟的就不见了踪影。
    札纸铺内。
    殷幽手里握着一根棍子,正朝着前面空无一人的木门上使劲的砸,发出一阵沉闷的声音,边砸还边喊着,“你不要过来啊,有鬼啊,好恐怖啊!!救命啊,雅蠛蝶!!咳咳……”
    自导自演的喊了半天,嗓子都干了。
    殷幽揉了揉发酸的手臂,探头探脑的看着外边不见踪影的张译文,松了口气,呢喃道:“还好,暂时把他给劝退了,不然有这家伙在,真要碰到有价值的线索,我还有些不太好下手,嘿嘿……”
    嘴角上扬,笑了笑,他扭头看着寂静你札纸铺,一排排的纸人摆放整齐,脸上的红腮和诡谲笑容,显得有些阴森。
    正中央的墙壁上,一个大大的血色‘杀’字,呈暗红色,仿佛已经干涸了。
    稳健器并无任何的提示,说明这里很安全。
    走上前去,朝着纸人鉴定了一发。
    【陪葬纸人,无任何价值。】
    很显然,这些纸人摆放在这里,除了有点瘆人以外,几乎是没有任何威胁。
    殷幽若有所思,壮了胆子,靠近了墙壁上的血色‘杀’字,鉴定了一下。
    【血杀咒线索,价值220灵币。】
    哦豁!发财啦!!
    殷幽看着线索的价值,大吃一惊,也没想到这玩意儿竟然真的这么值钱,比他在粮仓发现的血手印还要有价值。
    想来应该是那个怨灵首次出没,所留下了最新的痕迹,比较有收藏价值。
    没有耽搁什么,他转身找了一张纸,抖了抖上面的灰尘,贴在了墙壁上面。
    顷刻间,早已干涸的血字便渗透了整张白纸,印出了一个峥嵘的‘杀’字,在昏暗月色的倒映下,显得有些阴森诡谲。
    殷幽将纸张卷了起来,放入了随身空间里面,又开始探索其他的角落,想要看看是否还有被遗忘的线索。
    不多时,他在一处墙角废墟的垃圾堆里,翻找出了一个椭圆形的碎片。
    【法阵碎片线索,价值80灵币。】
    殷幽喜出望外的将法阵碎片拿在手中,吹了吹上面的灰尘,看着跟他之前所获得的碎片如出一辙,却又属于不同位置的碎片,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错嘛,他就喜欢这种捡漏的感觉。
    又是八十到账,美滋滋!
    将碎片装入了兜里,他再次翻找了起来,不过接下来却并没有什么收获了。
    另一边,被殷幽用计谋吓跑的张译文,慌不择路的沿着之前的小路奔跑,一路回到了他碰到殷幽的所在处,由于实在是体力消耗过大,跑不动了,便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了起来。
    他惊慌失措的看着周围,乌漆麻黑的小路,随风摇曳的树枝,好似到处都充满了危险。
    在原地瑟瑟发抖了一阵,他也迅速冷静了下来,回想起刚才的场景,越发觉得哪里不对劲,从地上豁然起身,呢喃道:“不对啊,他有供神香啊……”
    察觉到自己好似被耍了,张译文脸色一黑,连忙调头跑了回去,恼怒的情绪持续升腾,也顾不上什么害怕怨灵,一路来到了札纸铺,直接硬着头皮闯了进去,怒喝道:“叶别问,你特奶奶个腿……”
    话还没说完,他瞳孔缩成针尖,看着眼前的一慕,整个人都呆滞在了原地。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