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凤雏的路子走宽了

苟住就能活 作者:弥乐鹿

      !!!
    张译文和殷幽错愕的看着眼前的纸张,回头对视了一下,都有点蒙圈了。
    前者是真的有点懵,而后者,完全是已经看穿了这熟悉的纸张是什么东西。
    “这是……”
    张译文惊诧的伸手将符箓拿起,看着只剩下一般的纸张,勾画着鬼画符一样的蝇头小字,眉头紧皱道:“线索!?”
    再三仔细的观摩了一下,张译文浑身上下颤抖了起来,激动的说道:“没错,这就是线索!!有价值的线索!!”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毕竟这只是普通的鬼画符图案。”
    殷幽故作疑惑的看着他。
    张译文深吸一口气,推了推鼻梁上的破损眼镜,解释道:“这其实并不难看出吧,如果是其他的,我还不敢保证,但是我们身处于这种诡谲的村庄里,碰到的都是一些怨灵鬼怪,而且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和怨灵真相接近的事物,眼下这种符箓,明显就透漏出了冰山一角!”
    殷幽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认同道:“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
    “有了这些从天而降的符箓线索,接下来,我们就有翻身的资本了。”
    张译文眼神中闪烁着喜悦,看着眼前这六张破损的符箓,沉吟几秒,伸手将其拿了起来,并在殷幽错愕的神色中,分出了三张,递了过来,说道:“这是你的。”
    殷幽低头看着这三张符箓,错愕了一下,疑惑道:“这是给我的?难道你不是应该选择独吞么?毕竟这些符箓线索,应该是很有价值的才对。”
    “我们现在可是同盟关系,而且你不是也没有找到线索么?”
    张译文不由分说的塞进他手里,然后收起了属于自己的三张符箓,坦然说道:“我这么做并非是怜悯你什么,毕竟大家都是为了活命,若是没有这些符箓,或许我们依旧是难兄难弟,只能一步步的等死,而眼下既然出现了这些符箓,就说明是老天爷在眷顾我们,这些线索,我想要,你肯定也很想要,所以说,为了避免发生不必要的争执,平分是最好的选择,若是互相猜忌,导致中途发生什么意外,那样只会让人觉得很愚蠢,毕竟古往今来,欲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殷幽惊诧的看着他,突然就对其有些刮目相看了。
    原本他还以为对方只是一个有点小聪明,却又胆小如鼠的人,根本靠不住,没想到啊,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两人身为萌新,同样身处于绝境当中,眼前突然出现了救赎的光明,对方竟然能够在线索的引诱之下,强行压制住自己的欲望,不仅没有反目成仇的和他争夺,反而慷慨解囊的选择和他平分。
    单单只是这一点,他的人品就已然超越了大部分人,因为他们只是萍水相逢,在利益催使之下,表面上笑里藏刀,到最后反目成仇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回想起自己刚才的表现,殷幽觉得自己有些太小人了,也有些小小的愧疚。
    凤雏,你的路子终于走宽了!
    殷幽看着手里的符箓,深吸一口气,将其收纳了起来,这一刻,他才算是彻底认同了对方,至于刚才的演技,他只能说是自己欠了对方,却并不后悔。
    如果真能活下来,他再补偿对方吧。
    张译文并不知道殷幽的想法,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继续冷静推理道:“眼下的这些线索,并没有指明这个村庄的事故是什么,只是隐约为我们透漏出了,可能是有道士法师出没,而这种半遮半掩的线索,压根就没有什么具体说明,在降魔殿肯定也不会有太大的价值,很可能也就只是半柱供神香的价格,甚至更低!”
    殷幽眉头一挑,惊诧的看着他。
    分析的很透彻嘛,不错,这种符箓在洞察之眼的鉴定下,的确只是价值10灵币,而供神香,也只是价值20灵币。
    难不成这货真的是凤雏附体了?
    殷幽暗自惊讶,要不是张译文之前没有在札纸铺找到线索,他都怀疑对方是不是也有一个辅助器了。
    看来对方在冷静的时候,智商还是很高的,至于胆小,谁会没有一些缺点?
    “那你觉得我们接下来要去找谁?”
    殷幽尝试着询问了一句。
    毕竟眼下他们都已经获得了有价值的线索,相当于已经有了谈判的筹码,哪怕是面对着资深者的勒索,也可以去正面的回应两句,而不像之前那样,纯属被动。
    “我们已经没有供神香了。”
    张译文脸色沉重了几分,为难道:“相比较去找哪个资深者而言,我们更应该考虑的问题是,能不能在找到他们之前,活下去……”
    看着左右为难,陷入苦思的张译文,殷幽也有点头疼了,无奈的笑了笑,早知道他就不把供神香给藏起来了。
    而且谁能知道这家伙人品会这么好,一手同甘共苦,直接打动了他,本来他还打算让其成为垫刀的那个呢,现在看来,他还真得为了保住两人的命,出点力了!
    看着苦思冥想的张译文,殷幽直接起身说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动身去找田野,就像你之前所说的那样,峰哥很可能会是一个笑面虎,再加上他身处于最中心的地点,想要赶过去,风险极大,而田野这个人虽然不好相处,但是只要多说几句好话,他应该也不会吝啬租借冥器的。”
    “为什么不去找石头?”
    张译文疑惑不解的看着他。
    殷幽并未正面回答,只是直勾勾的盯着他,沉声道:“老张,你有听说过阴阳眼么?”
    “什么?”
    张译文错愕了,看着殷幽深沉的样子,吃惊道:“你说你有阴阳眼?”
    “没有。”殷幽摇了摇头。
    “……那你说这些干什么。”
    张译文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我虽然没有阴阳眼,但是我天生就有一种独特的能力,类似于第六感,也就是说,我可以感知到鬼怪的靠近!”
    殷幽一脸慎重的看着他,他终于想好了怎么去解释辅助器的能力了。
    “你想说什么?”
    张译文面色严肃的看着他。
    “我之前跟你说,怀疑石头不正常,就是因为他在给我发香的时候,让我感受到了一股窒息的寒意,而且我完全可以确定,石头身上一定有脏东西存在!”
    殷幽信誓旦旦的为自己做担保。
    张译文也不傻,回想起他们分离之前的画面,殷幽的确是有表现出蹲在地上,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他也恍然大悟了,吃惊道:“那个时候你就已经发现了么?难怪你根本不信任石头。”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