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农民工凉凉,冥器!

苟住就能活 作者:弥乐鹿

      田野嘴角抽搐几下,深吸一口气,面色深沉的看了一眼两人,这才将破损符箓收了起来,摆手道:“行了行了,算我怕了你们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人!
    实在是太可怕了!
    殷幽和张译文将供神香拿到手,喜滋滋的对视了一眼,前者纯粹是因为装穷而装穷,空手套白狼,而后者则是欣喜自己可算是有了保命的倚仗。
    不过,那个农民工大叔呢?
    殷幽扭头看着空荡荡的院落,迟疑询问道:“大神,不是还有一个人跟你同行么?现在怎么不见了?”
    张译文也有此疑问,看着田野。
    田野摆了摆手,毫不在意的回道:“放心,他人好着呢,我只是出来抽根烟透透气,他正在里面寻找线索,新人嘛,就要多历练历练……”
    “啊!!!有鬼啊!!!”
    话还没说完,房屋内突然传来了一声凄厉惨叫。
    殷幽和张译文被吓了一跳。
    田野则是面色一变,扭头望着接连震颤的窗沿,说了一句,“糟了!”
    而后迅速的朝着学堂里面跑去。
    两人也立即跟了上去。
    嘭的一声,田野用力一脚踹开了木门,走进去一看,三人满脸震惊。
    宽敞的学堂房间内,破旧老朽的桌椅板凳被掀翻在地,颠三倒四,一阵寒冷的阴风呼啸,鲜血淋漓的一幕映入眼帘。
    黑板上,一团血色蔓延滴落,从中探出漆黑的手爪,正掐着农民工大叔的脖子,将其高举起来,怨灵正瞪着一双猩红的眼眸,盯着他,低沉的笑声回荡。
    察觉到有人进入之后,便扭头看向三人,惨白的面容,在月光下被倒映的阴森,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白獠牙。
    “救……救我……”
    农民工大叔被扼制着喉咙,呼吸不顺畅,脸色青紫一片,艰难的扭头看着三人,眼神中透漏着恐惧,痛苦,惊慌,以及仅有的一丝希望。
    被怨灵的眼睛盯着,殷幽只感觉一阵头皮发麻,稳健辅助器也疯狂的提示。
    【怨灵距离五米!五米!五米!】
    张译文两腿发软,有些站立不稳。
    田野面色沉稳,怒视着怨灵,额头上也渗透出汗水,咬紧牙关,“别怕,有我在!!它不敢动你!!”
    话音刚落,咔嚓一声脆响。
    怨灵的双手猛地一扭,农民工的脖子瞬间三百六十度旋转,脖颈骨骼断裂,皮肤褶皱,脸上还带着不解的迷茫。
    三人错愕的看着这一幕,惊呆了。
    鲜血止不住的从他的嘴角流淌滴落,顺着下巴,脖子,染红了衣领,胸膛,血花点点滴滴的绽放……
    倾斜歪扭的头颅,逐渐暗淡的眼神,还直勾勾的盯着三人,仿佛诉说着种种不甘!为什么,不救下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
    怨灵逐渐猖獗的笑声,时刻回荡在学堂屋内。
    随着它松开的双手,嘭的一声闷响,农民工大叔的躯体无力的倒地。
    室内的温度,也仿佛下降到了冰点!
    怨灵猩红的眼眸透漏阴狠,盯着门口的三人,随着鲜血的涌动,整个身子也从黑板中爬了出来,四肢贴在房梁上,喉咙里发出低沉又诡谲的笑声,宛如魔咒!
    “他……他死了……咯咯……”
    张译文惊恐的拽着殷幽的胳膊,牙齿打颤,指甲不自觉的掐在肉里。
    殷幽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瞬间在疼痛中清醒过来,目光从尸体上挪动视线,抬头望着缓缓靠近而来的怨灵,对方惨白的峥嵘面容,扑面而来的寒冷与腥气,让他的心脏都仿佛要彻底停顿了!
    叮铃铃——
    下一刻,好似一阵金玉之音响起。
    怨灵身形停顿了一下,歪头。
    两人也回头望去,就看到田野面色阴沉到极点,一把挽起道袍宽敞的袖子,露出了手腕上的血色手环,上面雕刻着精细的白骨吊坠,小铃铛也发出了声音。
    殷幽目光一凝,进行了洞察鉴定。
    物品:血咒骨环
    种类:庇护类冥器
    品质:残次(已使用数次)
    效果:可抵御阴魂级怨灵攻击
    出处:牛家村血案,无头腐尸
    售价:600800灵币
    这就是真正的冥器么……
    殷幽惊诧的看着血色手环,哪怕是隔着一段距离,都能够感受到阴冷气息。
    不过,这种冥器应该怎么用?
    殷幽目光灼灼的盯着田野背影。
    “还好,只是个灰衣阴魂。”
    田野目光紧盯着怨灵,呢喃自语,额头上有汗水滴落,两手合十,仿佛捏出了什么印,细长的手指都扭成了一团,持续紧绷发力,咯咯直响,让身后的两人看的目瞪口呆。
    “喂,你的手不要了么!?”
    殷幽吃惊的看着他。
    “新人,看好了!!”
    田野却并不在意,咬紧牙关,双手发力一扭,五指中瞬间发出咔嚓的脆响,好似已经断裂了,鲜血从裂口出渗透出来,伴随着他痛苦的闷哼,没有任何的迟疑,立即抬起自身颤抖扭曲的手指,携带流出的鲜血,一把握住手环!
    嗡!!!
    血色手环吸收了血液,也绽放出一抹猩红色的光泽,血色花纹缭乱,蔓延而出,包裹在了他的整条手臂上面,也将田野的面容倒映的阴森起来。
    阴风凛冽,吹动着染血的道袍。
    田野头也不回的沉声道:“想要使用冥器,就得承受它的一部分诅咒……”
    “那也不至于自残吧……”
    张译文瞳孔缩成针尖。
    殷幽扭头望着发出尖叫声的怨灵,大声提醒道:“小心,它过来了!!”
    “嗷!!”
    怨灵犹如壁虎般倒挂在房梁上,双腿一蹬,整个身子都仿佛化身为了血色宏光,迎面扑了过来,背后仿佛有尸山血海,猩红光芒绽放,也探出了爪子!
    “这可不是一般的自残……”
    田野嘴里轻声呢喃,抬头望着迎面而来的怨灵,两眼也仿佛在一瞬间变得漆黑,声音幽远空灵道:“这叫血祭!!”
    在怨灵的手臂即将探在脸上时,田野手腕上的血咒骨环一阵颤抖,手臂上的花纹仿佛渗透出了血水,在他身上包裹出了一层薄膜,形成了某种庇护屏障。
    滋滋!!
    怨灵锋利如刀的指尖,切割在薄膜上,就仿佛是摩擦在光滑的玻璃上,发出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刺耳声音。
    殷幽两人连忙捂住耳朵,感觉胸中一阵烦闷,简直是太难受了。
    声音消失不见,两人再度凝望过去,就看到田野手中不知何时又多出了一把黑色的钉子,棱角分明,还雕刻着些许花纹,他咬紧牙关,作风狠辣,在自己的胸腔上捅出一个血洞,猩红覆盖了钉子,乌黑发亮,而后狠狠地凿击在怨灵身上。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