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它香一批,它乱滋溜!

苟住就能活 作者:弥乐鹿

      殷幽调整好了心态,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跟在田野身后,张译文也连忙从学堂中追了上来,三人结伴同行。
    行走在寂静的村庄里,时不时的迎面吹来一阵凉风,路边的茂木枝叶抖动。
    脚下的路并不平坦,坑坑洼洼的,两旁的阎村房子,有不少还是用草木灰砌的墙,现如今都已经坍塌,只露出破败的院落场景,以及堆积如小山般的碎瓦片。
    “我们现在去哪里?”
    张译文紧张的看着四周,问了一句。
    “去中心处找峰哥。”
    田野面色平静的回答,沉吟几秒,说道:“如果真如你们所说的那样,石头是被怨灵附身的存在,现如今的局势可就不再轻松了。”
    如果只是面对一只灰衣阴魂,他想要保命根本就是绰绰有余,再加上有峰哥在,怨灵根本奈何不了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将线索带走,无能狂怒。
    但是眼下的情况变得有些微妙,似乎已经连续死了三个新人了,而且还有一个是当着他的面死去的,身为资深者的脸面也被打的啪啪响,已经不由得他再去抱着吊儿郎当的玩闹心态了。
    殷幽双手插兜,沉默不语,目光打量着四周的建筑景象,有些心不在焉,也在构思着有关于那间小黑屋的秘密。
    一开始他就觉得小黑屋没那么简单,现如今又得到了人皮书的线索,分析出了事情的一角,孩童怨灵或许就是因为某件事被冤枉而死的,但是和道士却没有任何关联,再加上以已经得到的线索区域分部来看,其余的真相,应该就是在中心处。
    假如峰哥已经得到了线索,那么他们现在过去汇合,应该可以拼凑出一份相对来说比较整齐的线索,但这也只是表面。
    有关于小黑屋的钥匙,至今还没有任何的眉目,在学堂里也没有串联的线索,如果说内围其他地方也并不存在和钥匙相关的东西,那么也就只有在中心处了。
    假设那边是和法阵碎片有牵扯的线索,钥匙也同样存在于那里,但是如果真的那么容易就被找到,现在可能也已经落入了峰哥的手中,甚至对方还会以钥匙为中心,逆推出尚未被发现的小黑屋……
    所以说,他现在的心情有些矛盾。
    一边期待着那里有钥匙,一边又祈祷着还没有被峰哥发现,否则一旦跟他想的一样,那么这个大漏,他可能又得再次的拱手相让了。
    殷幽咬着手指甲,面色沉重。
    有时候思路越清晰,脑子太好使,知道的越多,反而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如果他像旁边的张译文一样,被蒙在鼓里,可能也仅仅只是在担忧能否可以活命,而不是想要继续冒着风险去捡漏。
    以目前的形式来说,只要他们和峰哥汇合,保命应该是没问题的,毕竟他还有稳健辅助器在,一旦有危险出现,就让大佬们顶在前面,他在后面苟着就行,但是获得灵币可能就有点难度,因为人多肉少,除非……资深者再莫名暴毙一个……
    殷幽下意识瞅了一眼田野,嘴里啧了一声,算了,还是不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上一步算一步!
    放宽心后,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三人行走在坑坑洼洼的路上,看似是没有目的去向中心处靠近,但是实则是由田野在前方带路,对方并不走大路,专门挑选狭隘的断层小路,有时候还得爬墙掠过坍塌的房屋,不过只有两米五左右的高度,并不能难道三个大老爷们。
    田野身手矫健的一蹬峭壁,整个人便轻盈的跳了上去,就好像是个练家子的!
    殷幽和张译文就没那么轻松了,前者憋了半天劲,翻身攀爬在墙头,又伸手将下面的张译文拽了上来,感觉累得要死。
    感受到两人惊奇的目光,田野只是淡定的抽了口烟,吐息道:“别那么大惊小怪的,在降魔殿的鬼市里,那种什么草上飞,壁虎游墙功,九阳豆浆机之类的江湖秘籍多的是,不过就算是练了,也只是能让你身体素质略强一些,一次性撂倒十个普通大汉,碰到怨灵,该跑还得跑。”
    “如果能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就好了。”
    张译文遗憾的叹息一声。
    “呵呵,一个练武的还想跟阴魂过招?想屁吃,都不是一个次元的……”
    田野嗤笑一声,甩了甩道袍,转身跳下墙头,头也不回的说道:“还真把自己当修仙的了?”
    张译文讪然一笑,觉得有道理。
    殷幽翻身下了墙头,跟上去,趁机询问道:“那玩意儿能练出内力么?”
    “能啊,只要你肯用功,花上个五六年的功夫,再加上有几万灵币砸下去,肯定能够成为一代宗师!说不准到了那种程度,单凭个人实力,估计也能和最弱的白衣阴魂过两招,毕竟你气势汹汹的一巴掌拍过去,能笑掉它两颗牙,也算是真实伤害!”
    田野随口答了一句,扭头看着他,咧嘴笑道:“武侠梦,也就只是想想得了,在降魔殿,能够对付怨灵的,就只有依靠怨灵的力量,别总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电视剧,你们以前的常识,在这里可行不通,真有几万灵币,多买它几件冥器,寄生灵媒,它不香?它香一批,它乱滋溜!”
    “……”
    殷幽一脸的复杂。
    张译文则是拍了拍他的肩头,认真道:“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毕竟人家也是个写小说的,还是个lv5,不也得面对现实?更何况你还只是个扑街仔!”
    扑街咋了,扑街仔吃你家大米了!?
    殷幽一听这话就来气了,甩开对方的手臂,黑着脸埋头跟了上去,只留下一句,“他肯定不是写玄幻的……”
    ?
    张译文一脸的茫然,啥意思?
    一路上,没有再过多的交流什么,三人埋头一阵赶路,穿过弯弯绕绕的小路,最终还是来到了一处宽敞的平地上。
    入眼可及,同样是坍塌的几处房屋,掉了颜色的红对联,挂在墙头的破布条随风飘荡,隐约可见几个模糊的字体,好像是什么‘赫赫阳阳,日出东方’……
    另一个破布条被压在石头下,铁画银钩的字体的是,‘遇咒者死,遇咒者亡’。
    最中心处,还有一个磨盘大小的石柱,吸引了三人的眼球,只不过石柱缺斤少两,从中间断裂,棱角分明,走进去仔细的一看,也雕刻着几个字,‘奉法旨,斩不详,太上……急急……令’!
    这应该就是破损的法阵了。
    旁侧还有断裂的浮沉,干涸的血迹。
    无一不说明,这里在几十年前,似乎是发生了一场激烈的大战!
    而结果也很明显,是道士输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