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意想不到的人

苟住就能活 作者:弥乐鹿

      殷幽观察着眼前的一幕,暗自心惊,这又是超自然力量留下的种种痕迹啊!
    张译文则是仔细的观摩着一切,忍不住感慨道:“好大的阵仗,那位道长应该是把能用的招数都用了,不过对付阴魂级的怨灵,都要使用吃奶的力气,最后还输了,看来当道士是真的没有前途……”
    说着,不自觉的看向了田野的道袍。
    “你那是什么眼神?”
    田野正在低头观察石柱,察觉到他的视线,脸色立马一黑,恼怒道:“老子买不起储藏类的冥器,这衣服买来兜大又辟邪,穿着不可以么?谁说只有道士可以穿?你知道一件储藏类冥器有多贵么?一套房不分期你买的起么?”
    一言不合就闹情绪了,看样子应该是没少被人吐槽,也对,单凭这一身行头,殷幽在寺庙的时候看上第一眼,也还真的以为他是什么野生的降魔道长!
    最后才发现,就这?
    除了血祭冥器以外,还会点啥?
    尽管想要去吐槽,但是这些话他还是不敢说出口的,因为田野好歹也是一名资深者,在降魔殿经历过生死大恐怖的男人,一只手估计就能吊打他们俩十个!
    而且田野之前说的话那也是有几分道理的,假如普通的冥器是车子,有跑车,有自行车,价格有高有低,那么储藏类冥器就是房子,空间越大,内外越豪华,就越贵,而且储藏类冥器不仅有储物空间,还有专门给寄生灵媒居住的地方。
    毕竟是怨灵来的,阴气太重,常年盘踞在身体之上,日积月累是个人都会受不了的,而且人家怨灵也不稀罕待在你身上,它们更喜欢待在阴暗的小黑屋里。
    看来想要【黄·上】级资深者,也没那么容易,不仅要喂养怨灵,还要提前备好储藏类冥器,那都是一笔极大的花销。
    不过这个等级距离他还是太远了。
    目前还是考虑怎么捡漏苟活吧!
    张译文也是讪然一笑,不敢触及对方的怒火,“大神别生气,我只是看看……”
    “哼。”
    田野冷哼一声,也不再去计较什么,袖袍一挥,自顾自的转身走到旁边,趁着两人的视线不在自己身上,连忙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穿着,小声嘀咕道:“真的有那么丑?卖我的那人说我穿着挺威风的啊……玛德,等回去再找他算账!”
    明显也是有些开始怀疑人生了。
    因为以前峰哥和别人吐槽的时候,他也没在意什么,降魔殿里那些千奇百怪的人,穿什么样衣服的都有,哪怕是不穿的也有,审美观早就变了,而眼下这些刚过来的新人也这么说他,哪怕根本没说出口,只是看看,那也真的是大有问题了!
    田野顿时开始苦恼起了自己的衣品。
    正当三人各忙各的,在这里仔细观察的时候,随着一间保存完善的院子,由内而外被推开了门,吱呀一声,闻声而动,三人也立即扭头看了过去。
    峰哥笑呵呵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背后跟着之前的大妈,他看着三人,重点是田野,微笑道:“你来的真是有点慢了。”
    “峰哥。”
    田野面色一整,严肃看着他。
    殷幽两人也立即靠近了过来。
    【怨灵距离八米,七米……】
    殷幽瞅了一眼峰哥,选择性无视。
    扭头看着眼前红光满面的围裙大妈,精气神极佳,整个人似乎也很轻松的样子,哪怕是身处于怨灵出没的阎村中心处,也一点都没在怕的,表现的甚至比之前在寺庙还要舒服很多。
    果然,怨灵并没有来中心处,否则对方最起码也要表现出一副忐忑的样子才对,因为这是他们新人对阎村怨灵,最起码的一点尊重!
    就好比张译文,明显就是一个尊老爱幼的人,怨灵出没后,要不是有他在旁边搀着,对方每一次尊重的都快要跪下了!
    殷幽微眯起眼眸,又看向了峰哥。
    张译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着大妈的轻松样子,也有些暗自心惊,眼瞅着对方鼓鼓囊囊的围裙,心态突然就开始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艹,这么轻松啊?一点没被擦着碰着?线索应该也有不少吧?抱大腿可真爽啊,目测应该还缺少一次怨灵的毒打!
    张译文磨的牙根痒痒,好气哦!
    “怎么少了一个?”
    峰哥看着田野身后的二人,眉头一皱。
    “死了。”
    田野语气突然变得沉重。
    围裙大妈听到‘死’字,脸色猛然一变,似乎是有些慌张了。
    而见多识广的峰哥,则是眉头一皱,惋惜道:“是么?连你都没保下他,说明怨灵是铁了心想要杀他啊,真可惜。”
    田野嘴角蠕动几下,还是没开口。
    他总不能说自己是想要坐收其成,故意偷懒没去第一时间找线索,跑到屋外抽烟,把新人自己丢在了屋里,结果恰巧碰到殷幽两个人,三人开始闲聊了起来,真当怨灵找上门来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了,而且对方的死,似乎还是被他激的!
    殷幽和张译文也识趣的没有多言。
    “不过人死不能复生,既然新人损失了一位,要不回欠下的账,那也是命中注定的,不用自责。”
    峰哥笑了笑,伸手拍了拍田野的肩膀,安抚道:“毕竟只是死了一个新人,还有其他的五个新人,不是么?”
    “嗯……”
    田野嘴角抽搐几下,瞬间有些头疼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跟对方解释。
    正当他准备开口坦白时,峰哥却收回了手臂,扭头朝着本该空无一人的院子里喊道:“石头,出来吧,田野来了。”
    谁!?
    殷幽和张译文面色一变。
    田野眼神微缩,也扭头看了过去。
    在三人的注视下,两米多高的汉子,跟一尊铁塔似的,弯腰跨越过门槛,抬起头,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用平静的余光,看向了殷幽两人。
    【怨灵距离十米,九米,八米……】
    殷幽一阵的头皮发麻,这个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张译文也倒吸一口凉气,双手拽着殷幽的衣角,小声哆嗦道:“跑么?”
    “跑了必死。”
    殷幽额头上渗透汗水,坚定回答。
    “那就再等等……先靠近田野……”
    张译文点了点头,也当机立断,两人不留痕迹的朝着田野靠近过去。
    此时的田野,心情是无比复杂的,他看着靠近过来的石头,面色逐渐深沉,两脚也不自觉的挪动,摆出攻势。
    一边是听了殷幽两人之前所说的真实话语,一边又是关系不错的同僚,一时之间,也让他有些难以判断真假了!
    “峰哥。”
    石头语气平静,只是站在峰哥身后。
    然而他的目光,始终是若有似无的看向殷幽二人。
    毫无波澜的眼神,让他们两个人压力倍增!
    峰哥自然也是没有起任何的疑心,放心的将背后亮在了往日的兄弟面前,看着慎重的田野,笑呵呵的说道:“石头这次可比你来的要快,不过既然你也来了,那也应该是搜集到了线索吧?田野。”
    一声呼唤,将田野的思绪拉回,他瞥了一眼毫无动静的石头,点头道:“学堂那边,我有搜集到一些线索。”
    说完,掏出了人皮书,以及黄布血迹,上前递给了对方,又深深的看了一眼石头,想了想,还是没有进行过多的交流,重新回到之前的位置。
    殷幽此刻的心情,很忐忑,很煎熬!
    因为他万万没有想到,石头,竟然会比他们早一步到达这里,而且对方身边,也并没有看到柳小白,还有黄飞冯!再加上峰哥对消失的两人没有一点怀疑,说明是他是用言语,获得了峰哥的认同。
    这可就真的有点难搞了啊!!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