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阎村事件的前因后果(求推荐!)

苟住就能活 作者:弥乐鹿

      峰哥在接过人皮书线索之后,打开看上了几眼,又将黄布血迹摊开,几乎已经是人精的他,立马分析出了什么,若有所思道:“线索应该不止这些吧?鸡呢?”
    “新人也需要一些资源,况且那种小玩意儿,值不了几个灵币的。”
    田野轻车熟路的回答。
    “嗯,看来你是真的成长了。”
    峰哥笑着点了点头,又将人皮书合并,打包在黄布血迹中,丢给了田野,而对方也很淡定的收起,以前这种流程也走过不少次了,并不担心峰哥不会还给他。
    在殷幽两人的注视下,对方反手又拿出来一个黑色的匣子,包括一本破书,打开匣子后,说道:“这是石头在村委会找到的,目测应该是什么人的耳朵,价值并不高,就不给你们看了,这本书上面是阎村历代登记的成员名单,类似于阎村祖籍之类的,他们都是一脉相承,从某个朝代分化战乱时期开始,到现在的国民,也挺不容易的。”
    峰哥笑了笑,将物品还给了石头,又拿出一个勾画太极图的破旧书本,说道:“这次最大的收获,就是它了,符箓道法,是降魔道士留下的,价值应该在500灵币左右,你们应该也有看到过破损的符箓,亦或者完整的符箓吧?”
    说着,看向了殷幽二人。
    殷幽沉吟几秒,点头道:“你猜的不错,我们的确是寻找到过符箓线索,不过是只有半张的,想来价值并不会多高。”
    面对着资深者的峰哥,他自然只能讲实话,真真假假,露一半,掖一半。
    “那是自然,毕竟只是破损的,完整的符箓,或许还可以价值三位数灵币。”
    峰哥笑了笑,指着磨盘柱子说道:“那也是降魔道士和怨灵斗法时留下的痕迹,可惜已经损毁了,也并不能作为线索带走,不过我仔细看过了,上面缺少了一些碎片,应该算是比较重要的东西,价值并不会太高,你们有捡到么?”
    笑眯眯的看着两人,眼眸缝隙中隐约可见闪烁的精光,不仅看人看物毒辣,还有某种令人难以倾诉的压迫力。
    张译文眉头紧皱,也有些疑惑不解,什么碎片,他怎么没见过?
    “没有。”
    殷幽摇头回答,他当然也只能说没有了,否则就是不打自招。
    “是么?你们难道就没有其他收获?就比如怨灵曾经留下过的痕迹?”
    峰哥疑惑的看着两人,从一开始,他就发现殷幽和张译文的不同之处,和其他新人是有区分的,这么两个比较被他看好的人,竟然混的这么惨?不应该呀!
    殷幽面不改色,诚恳回答道:“我们真的只发现了符箓。”
    “没错,还有鸡骨和鸡毛。”
    张译文演技虽差,但是架不住他是真的惨,目光无比的真挚和诚恳,也让峰哥不自觉的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眼光来。
    就在这时,田野突然发声,为他们两人进行解围,“峰哥,不用怀疑什么,他们两个人找到我的时候,是刚从怨灵的追杀中逃出来,的确是混的很惨,身上加起来也只有六张破损的符箓,新的供神香,还是通过以物换物,由我给予他们的。”
    说到怨灵追杀,他又看了一眼石头。
    “这样啊……”
    峰哥恍然大悟,点头道:“人总有点背的时候,如果是因为怨灵的话,这就不奇怪了,这就不奇怪了……”
    殷幽心中立马松了口气。
    张译文则是木得任何的表情,唯一有的情绪,或许只是不敢跟石头进行双目对视,表面淡定,心里面其实慌的一匹。
    峰哥沉思了片刻,说道:“各位,线索其实已经很明确了,这个名为阎村的地方,在当初因为一只鸡被偷盗,从而冤枉了一个孩童,村庄里的流言蜚语,以及严厉的规矩责罚,导致孩童无辜遭受牵连,甚至是死亡,也形成了误杀,由于怨气长存,它最终变为了厉鬼,为了报复而杀死了村子里的人,后来有人请了道士前来降魔,结果你们也看到了,一个不剩!”
    说到这里,峰哥脸上不禁流露出了疑惑不解,沉吟道:“不过有一点让我感觉很蹊跷,在这里面,阎村的村民都是迫害者以及受害者,人人自危,无暇他顾,到底是谁请的道士?又是谁将尸骨藏匿了起来?毕竟整个阎村,我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尸骸!究竟是谁在扮演着某个角色?”
    满满的都是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殷幽目光一凝,看着沉思的峰哥,也彻底确定了对方还没有得到钥匙。
    或许,真正的线索就在小黑屋里。
    田野心神立即被触动,也微眯起眼眸,深沉说道:“难不成这里面另有隐情?或许,真的还有另一个怨灵……”
    说到这里,他看向了石头,再也不去掩饰自己锐利的目光了。
    “田野,你为什么要你一直看石头?”
    峰哥眉头紧锁,也终于察觉到了田野的不对劲,发出了疑问。
    “很简单,因为它就是怨灵!!”
    眼看局势最终还是走向了这里,田野还没有开口,张译文就有些忍不住了,伸手指着石头,沉声道:“它!已经不再是人类了!真正的石头,已经死了!在阎村里,也并不止一个怨灵存在!”
    “新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
    峰哥微眯起眼眸,语气变得低沉。
    张译文被气场压制的抬不起头来。
    殷幽看着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也迫不得已的站了出来,认真道:“峰哥,你或许还不了解一些真相,其实新人,已经死了三个了,还活着的,只剩下,我,张译文,还有那位大妈!而作俑者,就是站在你身后的那个人,石头!”
    众人目光也看向石头,对方的神色依旧平静,似乎没有起到任何的波澜。
    大妈也立马慌张了起来,不可置信道:“都……都死了?不可能吧……”
    “一派胡言!”
    峰哥脸色一沉,气极反笑道:“你是说真正的石头,已经被怨灵杀死并附身了?现在站在我身后的只是一个冒牌货?刚才跟我说了那么多话的好兄弟,只是一个怨灵?你们是觉得我是瞎子,看不出来么!?”
    厉声呵斥,声如雷震。
    殷幽眉头一皱,觉得有些棘手。
    “峰哥,人有失手,马有失蹄。”
    田野的语气也变得低沉起来。
    “荒唐,你连自己的兄弟都不信任?”
    峰哥眸子里闪烁着冷意,立即斥责一声,看着面容有些变色的田野,寒声道:“这可真是我加入降魔殿有史以来,听到过最搞笑的笑话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