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真正的真相!

苟住就能活 作者:弥乐鹿

      阴风呼啸,席卷了院子里的落叶。
    “这就是你的倚仗么?”
    峰哥看着石头,嗤笑一声,也瞬间就明白了前因后果,轻声呢喃了一句:“你特么的到底是什么时候……”
    迎面灌来了一阵狂风,啥也没听到。
    “他在自言自语的说什么?”
    张译文愣了愣。
    殷幽皱眉道:“我怎么知道。”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双方在下一刻,还是打起来了!
    石头咆哮一声,冲刺了过去。
    峰哥身体上也出现了一抹青光,将整张脸都倒映的发绿,跟个绿巨人似的,也冲了过去,双方互换拳脚,残影掠动,大力出奇迹,一拳就能在地上留下一个深坑,一脚就能踹碎坚硬的石砖。
    前者身影矫健,如影随形,迅如闪电,后者势大力沉,将石磨抬起,又重重的砸下,乍一看,双方的战斗如火如荼,似乎是根本不分伯仲的!
    “这就是怨灵的打斗?好像跟想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样……”
    殷幽面色复杂的啧了一声。
    “是啊,似乎完全就是在肉搏……”
    张译文也是一副黑人问号脸。
    不过还是有些不同之处的!
    两人持续的比拼拳脚,互相较量,搞得院子里乌烟瘴气,声势浩大。
    峰哥在自己胸前划出了口子,鲜血流淌了出来,身后也仿佛出现了一张虚幻的青色峥嵘面孔,它一口吞咽了血液,漆黑如墨的瞳仁中闪烁猩红,獠牙外露,张牙舞爪,凭空朝着石头冲杀了过去!
    石头猝不及防的挨了一击,被青面鬼蒙蔽五感,整个人都僵硬住了,随着峰哥极速狂奔而来,势大力沉的一脚踹在胸膛上,转瞬间便从原地横飞了出去。
    嘭的一声,重量级的肉身撞击在墙壁上,抖落一阵尘土,石头掉落在地上后,烟火黑雾尽数的收敛,面色惨白。
    灰烬鬼,似乎不是青面鬼的对手。
    最起码从肉搏来看,峰哥完胜!
    殷幽面露狐疑,对方为什么直到现在,还不舍弃石头的肉身?
    张译文完全就是沉浸在打斗中,不可自拔,呢喃道:“这也太非人类了……”
    前方,峰哥身上的青色收敛,整个人的嘴唇也变得发紫,似乎是被阴气影响了,吐出一口寒气,俯视着瘫软在地上的石头,冷漠道:“究竟是什么时候?”
    石头低垂着头,沉默不语。
    “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峰哥冷笑一声,准备下杀手。
    然而就在下一刻,院落之外却突然响起了躁动之音,殷幽和张译文两人在门外,也听到了呐喊声音,扭头看去,就发现有一道熟悉的身影,狼狈不堪的跑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只飘在半空中的矮个子,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是田野!?
    殷幽两人面色一惊。
    峰哥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立即夺门而出,放眼望去,面色立马变得阴沉。
    “峰哥!怨灵……怨灵在这里……”
    田野面色惨白,形如枯槁,狼狈的朝着这里靠近过来,身上布满了血洞伤痕,胸襟衣领处沾染了血液。
    他手中握着一个拨浪鼓模样的冥器,一边跑,口中还不断的咳出血液,也不知道是怎么搞成这副样子的。
    靠近之后,他似乎是有些体力不支,重重的摔在地上,忍痛抬起头,虚弱道:“那个家伙,趁你们不在,跑过来进行偷袭,还杀了那个新人……”
    峰哥神色恼怒,凝望着靠近过来的怨灵,咬牙切齿道:“你不是有冥器么?”
    田野苦笑一声,凄惨道:“妈了巴子的,那个逼开挂了,它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就变成了红衣阴魂……”
    说着,又咳出了几口鲜血。
    面容惨淡,触目惊心。
    殷幽和张译文也倒吸一口凉气。
    峰哥一听这话,哪里还不知道前因后果,扭头凝望着院落里的石头,咬牙切齿道:“果然一切都是针对我来的啊,还真是下足了功夫,选择从内部打入,真是一个好算计啊!只怪我没有早点察觉!”
    “什么?”田野一脸的迷茫。
    峰哥则是没有继续多言,抬头凝望着孩童怨灵,面色冰冷道:“你想当着我的面,杀我的人?”
    “嗷!!”
    孩童怨灵停滞不前,嘶吼了一声,看了他一眼,又扭头看着院落里的石头,面露不甘之色,转身便掉头离开了这里。
    “它就这么走了?”
    张译文有些疑惑不解,这两只怨灵不是一起的么?
    二打一,这可是大优势啊!
    殷幽看着地上的田野,又扭头看了一眼院子里的石头,愣了愣,脑子里一团浆糊,说道:“我可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还是不能够确定……”
    “你们两个先替我照看好田野。”
    峰哥叮嘱了一句,便转身跨越过门槛,朝着石头走去,眼神冷厉道:“真的是我眼拙了,竟然没有看出你是‘鬼’!”
    石头抬头看着他,平静道:“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呵呵,哈哈哈哈……”
    峰哥仰天大笑了几声,脸上流露出几分悲伤的情绪,沉声道:“这个时候还装蒜?以前总是有人说,在降魔殿混的人,本来就不应该有感情的,现在我信了……”
    说完,狠辣的一拳砸在石头脸上,嘭的一声,对方头颅向后撞在墙壁上,又是一阵灰尘抖落,血液也从口鼻中顺势流淌了出来。
    石头瘫软在地上,头晕目眩,却还是虚弱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wctm!”
    峰哥又是一拳砸了下去,随后一拳接着一拳,似乎是在发泄着心中怒火。
    张译文看的心惊肉跳,疑惑道:“这样似乎并不能杀死怨灵吧……”
    “的确不能,但如果他并不是怨灵,而是真正的活人呢?”
    殷幽面色变得复杂了起来,直到现在,他似乎才明白了一切!而且他的心里此时就只有一句mmp!
    “啥!?”张译文一脸懵逼。
    “我们都只专注于‘怨灵’了,而忘记了,这个世界上最为阴险的,是人心。”
    殷幽深吸一口气,面色沉重,或许在场的几人当中,只有明白真相的他,才是非常理解峰哥的心情的。
    “石头不就是怨灵么?灰烬鬼。”
    张译文眉头紧锁。
    “不,我们之前的分析太过狭隘了,还有许多的可能没有去构思到……就比如说,假如石头压根就没有被附体,而是提前隐瞒了自己的实力呢?他是别人派来对付峰哥的卧底呢?他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搅局呢?他本身,就是【黄·上】呢!?”
    殷幽眸子里闪烁着精光,心里也有种说不出的恼怒感,咬牙道:“wctm!”
    感情他们是跟‘鬼’玩了一圈?
    整个阎村,从头至尾,果然还是就只有一个怨灵,那就是孩童怨灵!
    峰哥和田野的分析,是对的。
    妈嘞批,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殷幽看着挨揍的石头,也有点想过去踹对方两脚了!他完全被【引魂香】给蒙蔽了,在怨灵的威胁下,压根就没有往那个方向去想,只是下意识认为怨灵的威胁最大,否则他应该很容易就能看穿的!
    而且若是他猜的不错的话,峰哥和石头之前的对话,应该也是:‘你特么的到底什么时候获得的寄生灵媒?’
    张译文听后,完全就是傻在了原地。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