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要真是你妹呢?

我有一间古着店 作者:mjt

      祭台之上有一具石棺,未经雕琢浑然天成,闭合严实密不透风。罗子衿环石棺一周,发现了一块石碑,上面刻有“犹他士”三字,以及葬主生平。
    她不知何来的勇气,把手掌放在了棺盖上,抚摸着竟无半点粗糙感,这一刻她内心的恐惧已如蒸腾的气雾般消散了。
    脑海中有一个未知的声音在蛊惑她,靠近些,再靠近一点,推开它,对,轻一些,就这样慢慢的,你将看到我……
    她忘记了自己的处境,茫然地听从那个声音,驱使她双手发力,一点一点推动沉重的棺盖。先是开了一点缝,没有意料中厚重的尘土味,只是棺内深邃的暗,无法以人类的肉眼穿透。她继续用力,直到棺盖应声落地,空旷的陵墓中,发出沉闷的回音。
    开棺。
    ……
    “你们这款式也太老土了,这收腰一点没有,袖口也这么肥,穿着多累赘啊。”
    男生在落地镜前扭扭捏捏,抒发自己的不满。他的朋友在一边看着,发表相同的意见。秦奋看着他们不说话,刚才去仓库找衣服的工夫,这两人把店里的衣服翻了个遍。关键是拿了也不放好,试完就随手一扔,也不管你收捡方不方便。
    秦奋说:“我家衣服都比较宽松,如果你们觉得不合适,可以去别的店看看。”
    试衣服的男生脸色一变,顿时很不乐意了:“老板你几个意思啊,我没说不要啊,就开始赶人了?我瞧你这店也不大吧?怎么就学人家店大欺客了呢?我这才试几件衣服,您就不耐烦了?”
    这种时候一般可以选择闭嘴不说话。
    壮实点的那位也来劲了说:“怎么,你是不是歧视我们啊?我们这种人干脆不要来你们店吧,弄脏了你的衣服!”
    “你怎么说话呢,他衣服都是二手的,本来就都是脏衣服。”
    “啊哈哈哈哈。”
    秦奋:“……”
    呃!
    两男的几乎是同时倒地,因为是瞬间失去知觉,没有本能保护缓冲,都摔的七荤八素的,声音相当清脆。
    秦奋抬眼望向门外,发现易不凡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徐晃说易不凡过几天会来,可实际上他前脚刚走,这位就来登门拜访了。
    “怎么这么快就来了?”秦奋问。
    “计划有变。”易不凡答。
    “上回让你出了洋相,这是来报复我的?”秦奋再问。
    易不凡摇了摇头。
    他说:“我是来取一样东西的。”
    两个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展柜上,那条被摆在店内显眼位置的月华裙,仿佛也在沉默地凝视着他们。
    秦奋有些不理解,易不凡知道这东西不干净,他的正常表述应该是除掉或者销毁,而不应该用一个“取”字。
    两人对峙片刻,易不凡率先动手了,前些天就领教过他的功夫,所以秦奋丝毫不敢掉以轻心。他可不会傻傻的赤手空拳,直接顺手操起一个家伙,朝着扑过来的易不凡一怼。
    易不凡侧身避开,眼中掠过一抹惊色,他没想到这小青年下手这么狠,动辄就是往死里怼。秦奋一击未果,这才得空看自己手里的东西,发现是一只金刚杵,本来是店里的摆设,用着还挺趁手的。
    秦奋亮了武器,易不凡自然不甘落后,一柄亮闪闪的弯刀出鞘,耍的虎虎生威。虽然他无意伤人,但因为是那位大人的命令,此行是无论如何都要将东西带走的。
    易不凡一亮兵器,秦奋的状况就急转直下了。首先,刀比较长,占尽了对打的优势,其次秦奋根本不懂什么招式,胡乱砸击一通,很快被易不凡占据上风,有几下都扎扎实实劈擦在了秦奋身上。专业和业余的差距展露无遗,虽然秦奋没受什么明伤,可终究还是会痛的。
    “等一下!”秦奋受不了了,紧急叫了暂停,他气喘吁吁说:“这裙子我免费送你了还不行吗?”
    易不凡停手,冷眼看着他,虽然看着像单方面的碾压,可其实他没讨什么便宜。这个小青年毫发无伤的样子,让他怀疑是刀没开锋,或是这几十年的苦修都喂了狗。
    “多谢!”
    易不凡一拳挥出,直接将展柜玻璃震得粉碎,随即取走月华裙,头也不回地走了。
    秦奋看着他的背影,怔怔道:“我就说说而已,真不给钱啊。”
    赵文姬现身道:“少爷你真就这样让他带走了?”
    “不然呢?”秦奋眉头一掀:“打又打不过,你又不出来帮我,我能怎么办?”
    赵文姬流露出一抹笑意,她可不信以少爷的脾气,就这么算了。
    “少爷,快说!”
    “你不是说裙子里那位快出来了么?”
    “对!”
    “她厉不厉害?”
    “非常厉害!”
    “那易不凡现在带着她到处跑,难道不是在找死么?本来怨气就已经那么深了,又在复苏的关键窗口期,被人这么瞎折腾,肯定会出手狠狠打击报复的吧!”
    赵文姬捂嘴偷笑说:“少爷你是不是觉得自己送走了一尊瘟神?”
    秦奋点点头:“差不多吧,我还正愁弄不走呢,易大师就过来社区送温暖了,好人呐!”
    赵文姬瞪大眼睛说:“可裙子里的是你妹妹啊!”
    秦奋皱起眉头:“真妹假妹啊?”
    “她自己是这么说的!”
    “你还跟她交流过了?”
    “有过几次。”
    秦奋叹了口气,事情怎么越来越离谱了,虽然他很确定自己没妹……要不打个电话问一下?
    于是他干了件更离谱的事情,给远在东斯拉夫度假的老妈打了个跨国电话,确认一下这个独生子女的事情。他甚至想和老爹发条短信,确认一下两人口径是否一致。
    然后,电话那边显示忙音。
    秦奋放弃了。
    他们玩的可真开心啊。
    秦奋正色道:“无论如何,我们还是跟过去看一下吧,我总觉得他有什么阴谋。”
    赵文姬点头道:“同意,万一裙子里那位真是你妹呢。”
    秦奋很无语地看着她,说了一句粗鄙之语:“你妹啊!”
    两人冲进夜色中,追赶易不凡去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