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

我有一间古着店 作者:mjt

      因为有罗子衿在场,赵文姬不好现身,秦奋索性一把公主抱着罗子衿,爬天窗跳了下去。这别墅顶楼可不低,要常人跳估计腿骨折都算运气好,何况胸前还抱一个,提了重量是小,关键增加了落地难度。
    罗子衿以为秦奋是疯了,跳之前在大声尖叫,分贝相当惊人,直逼专业女高音。为了图个耳边清净,秦奋只好说:“你如果不想等会儿跳楼,把自己舌头咬掉的话,最好现在马上乖乖闭嘴。”
    罗子衿脸色一白,很听话地合上了嘴巴,应该是被吓住了。
    秦奋见她老实了,怕身后有追兵,丝毫不敢耽搁,抱着罗子衿纵身一跃。两人拥入夜色中,侥幸落在了草地上,也算是个缓冲。
    落地的时候意外脱手了,罗子衿飞了出去,在地上打两个滚,估计摔的有够呛,疼得直哼哼。秦奋赶紧扶她起来,他看见别墅里冲出几个人影,应该都不是什么善茬。
    “快走!”
    秦奋叫了一声,继续抓着罗子衿一路狂奔。
    两个小时后,古着店里聚首。
    徐晃来了,一看到自己女票鼻青脸肿,一身灰不溜秋的,关键还衣衫凌乱,就问道:“老秦,啥情况啊?”
    秦奋看了眼罗子衿,看她那意思,是不想自己说,秦奋没打算隐瞒,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
    “你!”
    听到罗子衿生扑那段时,徐晃忍无可忍了,很想对罗子衿当场发飙,但还是忍了下来道:“老秦你继续说。”
    又说了一阵,徐晃算是听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我女朋友被附身了?”
    秦奋点点头:“应该是的。”
    “那现在呢?”
    “没事了。”
    徐晃松了口气,把罗子衿送回了家,过了十来分钟,又回了店里。秦奋当然不会以为,他是来算账的,他们彼此太了解了。
    秦奋停下手中的活儿,坐下来看着他问:“你打算怎么办?”
    徐晃抬头,想也没想就说:“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
    秦奋叹了口气,也是佩服自己这哥们心可真大。
    “你也不问她这么晚了为什么要去那里?”
    “她说了,是老板让的。我让她辞职,以后再遇上这事,就别去了。”
    秦奋有些惊讶:“她同意了?”
    徐晃点点头:“她同意了。”
    秦奋问:“你真的相信她?”
    徐晃说:“我是信你。”
    秦奋:“……”
    随便吧,作为一名旁观者,在真正了解一个事情真相前,做出的任何推断与猜想,都是极不负责任的表现。你可以说他当局者迷,可如果陷入爱情里不沉沦,那还有什么意思呢,说到底终究是所处角色站的位置不同罢了。
    “老秦,不管怎么说,你答应开这个店,我一直很感激。”
    “怎么又说这个。”
    徐晃抓了抓头,其实俩男的煽情挺恶心的,他心里也明白,可有时候就是忍不住。
    “你看啊,店里也没起色,你也没挣着钱,我心里挺惭愧的。”
    “这才刚起步,挣钱哪有这么容易。”
    徐晃还想说些什么,秦奋不乐意听了,起身道:“早点回去休息吧,你这一夜也没睡好,天都快亮了。对了,你的车我暂时不用了,你开回去吧。”
    “行,老秦你也好好休息。”徐晃点点头,出了店,开车走了。
    秦奋没休息,继续整理店面,地上一滩碎玻璃,衣服也丢的到处都是。先是两位客人,无素质试衣,然后是易不凡前来踢馆,夺走月华裙,几番折腾就成了这副地震后的鬼样。不对,他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两小青年吃痛,一边嚎着从角落里爬出来,也不知道他们怎么藏那去了。刚进来没瞧见人影,心里又装着事都忘了这茬。
    秦奋走过去请安:“二位可还安好?”
    瞪大眼睛,纷纷拔地而起义愤填膺道:
    “你!你这是黑店!我们要曝光你!”
    “我们要网上声讨,砸了你这破店!”
    “对!砸了你这破店!”
    “痛死我了,nnd。”
    “我也是,嘤嘤嘤。”
    两人说着走了,估计心里也犯怵,怕秦奋二二三四再来一次。
    秦奋也没拦着,他总不能把这两人永远扣店里,那也不太现实。只是他们说的媒体曝光什么的,他还真有点担心。现在网上舆论太厉害了,也不管青红皂白,找准表面弱势方一站,就开始各种发帖声讨。多数人并不在乎对错,只求他们所认为的正义得到声张。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秦奋也没想那么多,继续在店里干活。不管怎么说,这店他花了心血,就绝不会任人糟蹋。只是可惜了他的月华裙啊,展柜撤走了,这平白无故空了一地出来,看着真是令人很不痛快啊。
    也不知道裙子里那位怎么样了,出来了没有。另外,易大师还健在吗?会不会已经被那位给干掉了,如果是,那可真是大快人心啊。
    这样胡思乱想着,他渐渐有些犯困了,手撑在桌上睡着了,迷迷糊糊间,店里好像来了客人。秦奋半耷拉着眼睛,懒洋洋地说了一句:“已经打烊了,晚上再过来吧,我们九点开始营业。”
    一个小奶音说:“哥哥,怕着凉,我们还是回床榻上歇息吧。”
    “床就床,还床榻呢……”秦奋眼皮一弹,整个人瞬间清醒,目光聚焦在门口,一个瘦小的身影上,他看清后震惊的说不出话。
    这个小姑娘是谁啊?怎么穿着他的月华裙,还口口声声叫他哥哥?
    这一切因素叠加起来,很难不让他联想到赵文姬所说,这关键时刻,有必要出现一下,现场来个求证吧!
    很奇怪,赵文姬没有现身,从离开易不凡的别墅后,她就匿了。
    小姑娘走近,晨曦在她脸上留下残影,这一幕,让秦奋想到拨开一瓣壳后的鸡蛋,看起来q弹可口,嫩嫩的、滑滑的……
    很想伸手去揪一揪。
    不过秦奋忍住了,在确认这小姑娘身份前,还是保持一些距离比较好。
    嗯,虽然毛茸茸的头,好想去rua她一下啊。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