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天青色等烟雨

我有一间古着店 作者:mjt

      几天前,这对情侣在一家古着店里受了莫大的凌辱,他们有充分证据说明这是一家黑店。而且,他们无法忍受任何带有歧视色彩的目光,于是决计利用网上舆论,把这家店搞臭搞垮。
    可事情似乎并未按照他们预计的发展,他们对这家店煽动性的评论,除了贡献一点热度外,在网上并未引起任何反响。可能这年头大家关注的点被海量话题分散了,他们的遭遇实在不值一提,没有人关注也在情理之中。
    他们不打算就此作罢,花钱雇佣了一些水军,打算血洗店铺评论区,起码让他们没法正常营业。可才进行到一半,这家店铺忽然意外走红,上架商品一夜之间全部售罄……
    他们眼红,他们嫉妒,他们愤怒,因为他们认为这一切与雇佣水军,变相引流带来的热度有关,否则就这家月销售量不足10的破店,怎么可能引起平台的注意,怎么可能给渠道人气推荐。结果他们掏了钱,让仇人盆满钵满,这样的赔本生意,怎能不恼火?怎能不郁闷?
    天青哥搂着烟雨妹,眉目含情柔声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天青哥一定让你如愿以偿地做了手术。咱们堂堂正正做个女人,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以后再也不要忍受别人怪异的目光了!”
    烟雨妹幸福极了,鼻尖重重地“嗯”了一声。
    今天是他们网恋七年的纪念日,他们用行动证明,网恋也可以熬过七年之痒。年初,他们从各自的城市出发,相约在东林奔现,他们的情侣网名是:天青哥和烟雨妹。
    当然是取自那首很著名的歌,一个日常逛论坛的晚上,他们相遇在那首歌的扒谱贴里,从此一见倾心,两颗寂寞的灵魂终于寻觅到了停靠的港湾。
    将近七年的网恋,早已让他们成为了不可分割的一体,虽然在见到烟雨妹本人后,天青哥还是忍不住狠狠吃惊了一把,可真爱是胜过一切的!包括性别!
    当时,天青哥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后,烟雨妹哽咽地对他说,自己本该是个女儿身,可惜现实太残酷,他也不想欺骗,是真爱压倒了理智!
    然后,他们两人一合计,天青哥一锤定音,一定要让烟雨妹做最好的变性手术!完成他毕生的夙愿!可惜,无论是实现梦想,还是奔向美好生活的一切的前提是,他们需要很多钱。
    天青哥仰头,眸中尽是谋略之光道:“等我们一拿到衣服,就高价转手卖出去,到时候我们翻十倍,还了钱以后应该还剩一半。”
    烟雨妹吃惊道:“这么高的利息啊!”
    天青哥摸了摸下巴的胡渣,其实他的心理压力也很大,这网贷的计息方式他也不懂,虽然看着只有零点零零几,可保不准要还的时候已经是本金好几倍了。
    不能拖!
    天青哥当机立断道:“等货一到,我们就马上出手,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烟雨妹还是有点怀疑:“等下标太高了没人买怎么办?”
    天青哥得意一笑,拿出手机一搜,摆弄手机道:“你看看,这件价格都上万了,我们抢了有多少,一百多件啊!”
    烟雨妹激动地直哆嗦,一百多件那还不是一百多万啊!我的乖乖,等还了钱做了手术后,还能余下不少钱呢!
    又过了一会儿,烟雨妹用变声期粗哑的嗓音尖叫道:“天青哥,他们刚刚又上了一件,是不是手里还有余货啊?”
    天青哥脸色微变,又马上恢复镇定道:“不可能的,他们如今已是强弩之末,不管他们上多少,我们照秒无误……我们还剩多少钱?”
    烟雨妹苦着脸说:“只有几千了。”
    天青哥也犯愁了,不够啊,他想了想,干脆心一横,又拨通了那位客户经理的电话。
    ……
    因为心情很不错,秦奋亲自下厨做了顿饭,菜当然是徐晃去买的,他们分工一直很明确。等饭期间,秦奋在厨房,徐晃和孙鹿昭在客厅看电视。
    可能在徐晃眼里,孙鹿昭是个发育不良的小姑娘,明明已经十三四岁,却长得像十岁出头的样子。不过,他到底还是没有畜生到是个女的都撩的地步,何况最近实在被掏空的太厉害,导致精神萎靡,手机里的小妹妹们都没劲头联系了。
    不过,他还是对孙鹿昭保有莫大的兴趣,看了眼厨房,想着隔这么远应该听不到。稍作酝酿后,他小心翼翼地问:“你跟秦奋是什么关系?”
    孙鹿昭在全神贯注地看电视,沉浸于男女主角的甜蜜哀伤中,就完全没有搭理他。
    徐晃有点尴尬,只好执着地又问了一遍。
    孙鹿昭没看他,用回答表示已阅,她说:“他是哥哥,我是妹妹。”
    好别致的回答。
    徐晃陷入深思中,这等于没说啊,如今哥哥妹妹的关系,早已经脱离亲情关系延伸到了更宽泛的层面。他的好奇心越来越重,脑子里浮想联翩:老秦是不是和秋雅分手后,受了刺激愈发变态了啊?这没成年的也碰,畜生啊。
    为了进一步探寻真相,徐晃希望得到更细致的答案,他看孙鹿昭很单纯的样子,试图循循善诱道:“你的妈妈和秦奋是什么关系啊?”
    孙鹿昭歪头看着他,心里想这人有病吧,然后继续看电视。
    徐晃没得到想要的答案,心思越来越重。
    秦奋手脚很麻利,毕竟家里是放养的,亲爹亲妈都靠不住,就必须习惯自己照顾自己。再加上本来嘴就挑,自然而然的,练就了好手艺。
    两食客大快朵颐,徐晃虽然老过来找他,可一般两人点外卖居多,秦奋亲自下厨等于过年,所以每回吃都有一种泪目感。
    酒足饭饱后,徐晃意犹未尽道:“老秦,良心话,你要开一饭店包准挣钱。”
    秦奋把抹布丢了过来说:“洗碗去。”
    徐晃的家务活能力在秦奋家锻炼出来的,他在自己家里基本五指不沾阳春水。
    孙鹿昭举碗,小脸开心成一朵花:“哥哥的手艺还是这么棒!”
    秦奋捏走她脸颊的饭粒,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