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红色芬达

我有一间古着店 作者:mjt

      滴。
    门开了。
    开门前,秦奋叩门三下。
    提醒大家,我来了。
    一间大床房。
    二十三层,视野很开阔。
    进屋第一件事,是锁好门,让孙鹿昭出来透口气。
    小姑娘在行李箱里睡着了,看那睡相挺香。秦奋蹑手蹑脚把她抱床上去,替她盖好被子,又关掉了大灯。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即便在沉睡状态中,孙鹿昭的身体依然恢复了正常大小。如果以这样的身材再去抱,可就没有刚才那样趁手了。
    先洗个澡吧。
    脱到一半,有人敲门。
    秦奋没多想,光着膀子去开了。秋雅站外边,捂住眉毛脸红红地看着他。
    “怎么了?”秦奋问。
    “你先把衣服穿好。”秋雅嘟着嘴说。
    “有事说事。”秦奋没动,站门口说:“我还要洗澡呢。”
    秋雅露出狐疑的神色,小姑娘在这种时候具备相当敏锐的嗅觉,她小脑袋隔着秦奋的胳膊往里钻。
    “别闹。”
    “为什么不让我进去?你是不是里面有人?!”
    秋雅一脸兴致勃勃,捉奸现场让她体验到了一种病态的兴奋感。
    “这里毕竟是国外,你别到处乱跑,不安全的。”秦奋故意吓她,黑着脸神经兮兮地说:“班固酒店的高能故事,你没听说过?”
    看来秋田并没有恐吓她。
    秋雅脸色微微一变,故作淡定道:“我是无神论者,坚决打倒一切牛鬼蛇神!”
    秦奋随口说:“对你而言,和鬼相比,人更不安全。”
    这句话落秋雅耳中,除了实打实的关心,更多是一种对于颜值的认可。
    她高兴地扭了扭说:“和我住一屋的妹子有狐臭,我实在受不了才逃出来的。”
    “你等下,我穿件衣服送你回房间。”
    “嗯。”
    把秋雅送回房间,秦奋突然有点饿了。这个团虽然便宜,但是真的很水。到酒店了就不闻不问,也不管游客们吃没吃饭。
    出去吃东西?
    人生地不熟的,有点犯懒。秦奋想酒店里应该有自动贩卖机,没准能扫微支宝,就打算下楼看看。
    看来碰运气的不止他一个,三台贩卖机都排满了人。没办法了,就算不吃,洗漱用品还是要买的,酒店里的不敢用。
    在前台询问,得知出门右拐三百米,穿过十字路口就有家711便利店。这家店在国内可以说久负盛名,产出了网红吐司、白氏冰糖燕窝、椰味水等等爆款。
    不过,秦奋更感兴趣的,是一种被称之为“红色芬达”的饮料。
    酒店处在班固最繁华的步行街,来往游客熙熙攘攘,一眼望去堪称众生相。各色面孔,深刻或扁平,各式体型,臃肿或瘦小,各种体态,挺拔或佝偻。
    大名鼎鼎的gogo俱乐部正是位于此处,只是秦奋没有前往探究的心情。女郎们在路边招揽生意,配对成功的则搂着今夜伴侣同行。
    大方的老板或许会给她买个宵夜,急迫的则直接带进酒店。
    秦奋扫了一眼,转移了视线。
    那沉潜在一片繁华之下的,是深不见底的泥浆。一旦失足卷入,便再也无法抽身。她们之中,有不少稚嫩的面孔,当初抱着出国淘金的想法,永远地留了下来。
    从此失去家乡,成为异乡人。
    711相当于国内超市的概念,商品种类齐全,一排排货架看去,令人眼花缭乱。前来购物的游客也很多,趁收银台还空着,秦奋手脚利落地找好东西,赶紧跑去结帐。
    想起那个要他买跳跳糖的胖小孩儿,秦奋笑笑,摇了摇头。提着购物袋回房间,一场夜雨淋湿了他的肩头。
    从电梯出来,秦奋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给秋雅送点吃的。他们房间只隔了三层,秦奋懒得等电梯,直接走进楼梯间。
    其实无论是居民楼还是酒店的楼梯间,都有种阴森感。光线一定昏暗,总觉得会有什么东西,突然从黑暗里冒出来。
    乱七八糟的别国物种他没见着。
    反而看见了导游。
    这么晚了还不休息?站窗边干吗呢?
    秦奋想着既然遇见了就打声招呼,可他很快意识到不对。导游在同人讲话,可他对面明明什么都没有。
    某种宗教信仰?
    不太像啊,如果是那种情况,至少得摆点东西吧,他这完全是对空气说话啊,自导自演算什么?
    没办法,被挡住去路了。
    秦奋只好轻咳一声,提醒下他。
    导游一惊,似乎没想到有人。他目光凌厉地扫了过来,竟有几分怨毒之色。
    秦奋觉得脸痒痒的,感觉被什么东西拂了一下。他挠了挠,举起另一只手,友好地say了声hello。
    导游冷冷问道:“秦先生,这么晚了还不睡啊?”
    秦奋盯着她的眼睛说:“我认床,失眠了,就到处瞎逛。”
    “以前这里是医院,收留了很多病人,是个生机灭绝的地方。”导游的华语并不正宗,说的有点词不达意。她说:“夜深了,要注意安全。”
    秦奋点头说:“知道了,多谢。”
    导游走近了一些,脸色稍稍缓和,示好般地在他肩上拍了一下。本来是无意的举动,却跟拍到了火炉子上似的,手掌被烧的焦黑。她捂住受伤的手,表情痛苦狰狞。
    秦奋也没料到有这一出,紧忙询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导游惊惧地与秦奋保持距离,仿佛他是什么邪祟之物。没等他细问情况,导游几乎是跌跌撞撞逃走了。
    出了楼梯间,借着灯光,秦奋留意到自己左肩上有个乌黑的掌印。衣服没有烧坏,上边有一层细密的灰,拍拍就散去了。
    这导游有问题啊。
    刚刚楼梯间的地上,有一瓶红色芬达。
    给谁喝的?
    这家伙看来养了只东西啊。
    因为秋雅没说具体房号,只好给她打了个电话。意外的,没有接通,可能在洗澡吧。秦奋刚想走人,三步之外的一扇门开了。
    一个女人冲了出来。
    不是秋雅,是个长着一脸雀斑的女生。
    “啊!!!”
    屋里有人在尖叫,是秋雅的声音。
    秦奋一个箭步冲了进去,发现秋雅抱着被褥在瑟瑟发抖。
    “我、我床头有人……”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