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他又变强了

我有一间古着店 作者:mjt

      秦奋在爬楼的时候,战斗还在继续。
    张稚俐跪地,咳了口血。
    她眼瞳涣散,发箍也被打散,长发凌乱飞舞。
    傍晚本是没有风的。
    易不凡的体态随着战斗进程的深入,逐步演化成一只怪物。身为人类的体征,已经被兽化替代。就在不久前,他的胸腔整个裂开,像糖炒栗子炸开的壳,血浆、脏器哗啦啦流了一地。
    给肋骨腾出的空间,向外冒出多截骨刺。骨节长有充血的肉眼,同样突兀地暴露在外,由鲜红的皮肉牵扯,内无骨质支撑,随着跳跃甩动。
    任何人都会觉得,有这样的生物存在,简直是对造物者的亵渎。
    可它的强大,却是毋庸置疑的。
    随着战斗时间、阵线拉长,它适应了张稚俐的攻击模式。在极短的时间内,模拟设计出新的战斗策略,分析出克制形态。
    然后,一点一点完善补充,直到完美克制。
    即便已经活得够久了,可这样的生物……闻所未闻!无限旺盛的生命力,卓越的战斗分析能力,再加上快速切换的克制形态。
    在战斗层面,几乎没有瑕疵。
    张稚俐快抬不起头了。
    不是羞辱。
    是因为过度失血后,意识变轻了,成了悬浮在头顶的云。身体却愈来愈重,行动格外迟缓,躲避攻击变成一件异常吃力的事情。
    她具现化出一支ump冲锋枪,按下扳机对准目标。
    火花四溅。
    后坐力震碎了她脚下的地面。
    一地弹壳如弹动的音符。
    她弹无虚发,怪人被打的千疮百孔。
    在被子弹打出创伤愈合前,她得到了片刻的喘息空隙。
    她具现化出注射器与肾上腺素,没有任何思考,本能地进行肌内注射,皮肉下的静脉血管细得像枯朽的蔓藤。
    心率大幅加快,血压收缩压升高,中枢神经异常亢奋。
    她恢复了一些力气。
    转瞬之间,怪人也恢复如初,创伤面全部愈合。
    无限的生命力等同于拥有消耗不完的精力。
    她在跟一只不会疲惫的怪物战斗。
    这可真是一件残酷至极的事情。
    具现化不是她的能力,是匕首给予她的回馈。在使用匕首战斗的时候,它会无限制吸取她的血气,让她变得虚弱、迟钝,这是副作用。
    回馈就是具现化。
    心中所想即所得,当然这也是存在限制的,根据使用者能力大小而定。这个能力的定义,与宽泛的概念不同,不可等同于战斗力或者力量,是更加复杂抽象的综合体现。
    比如,张稚俐能具现化的东西就很有限,那支ump冲锋枪已经是她的极限。想具现化出激光武器、核武什么的,就是完全的异想天开了。
    当然,其实具现化也不是匕首真正的能力,或者说只是一小部分。
    她余下的力气,只够再跑三公里。
    “罢了,最后还是只能靠他。”
    张稚俐喃喃自语,听起来有些低落,可脸上却是明媚如初春的笑意。
    虽然她老了许多,已不如先前那般清丽脱俗,却也还是极为好看的。
    张稚俐原地消失。
    怪人也不见了。
    它锁定了她的气息,即便是瞬移也毫无作用。
    她早就定位到了他的气息,或许是巧合?她有些讶异,他们竟然相隔如此之近。
    秦奋从三百米高空下落。
    耳边呼啸肆虐的疾风,猛烈撞击着耳膜。他死死闭住嘴巴,避免冰冷的气流冻僵肺叶。发梢根根立起,鬼畜地抖动,画面谈不上壮阔,倒有些滑稽。
    来不及体验飞翔的感觉,他就以双膝微微蹲起的标准姿势落地了。预想中的场面发生了,半截小腿没入了地下,只是撞击感并没有那么强烈。好像莫名有段缓冲,卸掉了大部分冲击力。
    张稚俐瞋目结舌地看着他。
    又见到她了,秦奋有点手足无措道:“这么巧?”
    张稚俐指了指他脚下。
    秦奋也知道今晚的行为堪称离谱,他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一边思索着怎么给出合情合理的解释,一边提起一只脚踩外边,借力跳了出来。
    张稚俐提醒道:“你脚下有人。”
    “啊?!”
    秦奋连忙后退两步,大吃一惊。
    这下可吓坏了。
    不会真的这么巧吧?!
    人命关天啊,这样的罪孽,他几十辈子都赎不完!
    秦奋凑近去看,发现地下哪是什么人,明明是一只长相丑陋的怪人。这玩意他也见怪不怪了,只是误打误撞踩死一个还是头回。
    也算是解锁人生新成就了。
    不过倒也省了不少事,否则又要花一些时间处理。在这样的闹市区,指不定会引爆什么头版头条。只是刚才坠地的动静,还是惹来不少人围观。
    毕竟那声属实不小,跟打雷似的,有人甚至有轻微震感。不过,大家伙应该是一头雾水,没人能联想到,他是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只能认为是地面塌方什么的。
    张稚俐知道那家伙没这么容易死,她刚想提醒徐未良提防,却发现有个姑娘一脸忿忿地走了过来。
    秋雅叉腰故作嚣张道:“你是谁啊?”
    她急冲冲跑过来,担心秦奋遇到什么危险,结果看到他和一个女人站在一起,很自然地联想到,秘密幽会之类的剧情。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异国他乡的,秦奋竟然都能勾搭上,还手脚这么快!
    秦奋正活动筋骨呢,劈里啪啦放鞭炮似的响,他在细细体会身体的变化,完全隔绝了外界的干扰。
    所以张稚俐和秋雅的会面,他是不知情的。
    对,完全不知情。
    “我是他的未婚妻。”张稚俐挑衅地看着秋雅,仿佛在说:“你呢?”
    “呵呵!”
    秋雅心道,未婚妻?你唬谁呢!你们才认识多久啊!不怕告诉你,这家伙前不久还抱着一小姑娘睡呢!
    当然这些话面上暂时不会说了。
    秋雅对秦奋冷冷道:“你说话!”
    她不在乎这个老女人说什么,她只在乎秦奋是怎么想的!
    从始至终,她只在乎他的想法而已!
    秦奋刚才把眼珠移到了眼睑上方,什么东西也看不见。
    听到有人叫他,他才翻下来。
    这个动作有点像在翻白眼。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