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老女人

我有一间古着店 作者:mjt

      秋雅气的快冒烟了:“你什么表情啊!你这个大渣男!”
    被骂渣男了,秦奋也没啥反应,老情人这么多,说是渣男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张稚俐有些头疼,现在可不能说这个的时候,地下还有个棘手的家伙呢,她忙道:“你别激动,我跟他有事那会儿,你还没出生呢。”
    这话无疑是火上浇油,秋雅气火攻心,根本不留情面,直接开怼道:“闭嘴!你这个老女人!”
    张稚俐被骂的一愣,顿时也横眉怒目起来。这本来就是她的忌讳,被人当着心上人的面戳脊椎骨,这可不是什么良好的体验。
    就在现场刀光剑影血腥残忍,即将落入万劫不复之地时……
    地面突然裂开,有个东西冒了出来。无形波动震荡,诡异的频率散播,万物归于屏息。
    无论是直立行走的活物,还是被风吹动的植株绿芽、亦或是漂浮的颗粒污染物,一切都冻结在了那一刻。
    这种超脱正常视界之外形成的异类空间,赵文姬也曾施展过,独立于三维之上,对于外界而言是不可用肉眼捕捉的画面。
    秦奋打量着这家伙的体态,难得又是一只异形怪人,原本的超限量发售版本,现在跟不要钱似的密集出现。
    要是球鞋肯定要被骂恰烂钱了。
    感受着弦纹的振荡,张稚俐皱紧了眉头,既然它有这样的能力,为什么在之前的战斗中不曾使用?
    这只能说明这东西留有余力,对她并未起杀心。
    两人各有心思,却主动忽略了,有位摸不着头脑的少女,被迫进入了鬼界。
    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动漫里才会出现的畸形怪物,身体因为某种原因微微颤栗。美少女虽然本能厌恶丑恶的东西,但内心深处其实也存在一种病态的向往。
    嘴上叫着恶心,身体却很可耻的不受控制。
    秋雅揪了揪自己的脸,怀疑是在做梦。
    先是看到“男友”出轨老女人,再亲眼目睹一只丑东西从天而降,这些光怪陆离的画面,平时做梦都不敢这么演。
    她吃痛。
    温热的脸颊红红的。
    才恍然。
    原来不是梦啊。
    秋雅双腿一软,鸭子坐在了地上,漂亮的小裙子都弄脏了。
    秦奋对张稚俐说:“你看着她,我来。”
    张稚俐看着他的背影,慢慢与记忆中的男人重叠、吻合,她眼眶有些湿润,或许是过渡激动所致。
    这熟悉的画面可真是好久不见了。
    她上前一步,本能唤了一声:“未良!”
    秦奋没有回头,也没有应声。
    她忽然有些难过。
    原来一些残酷的道理,不是长大了就会明白。
    穷凶极恶的怪人,与两手空空的无害青年。
    秦奋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微微疑惑:“易不凡?”
    要是易大师还有意识,它一定会说,这尼玛都能认出来?
    怪人自然是没法回应了,属于易不凡的那部分,早已被抹去的一干二净。
    秦奋叹了口气,易大师这蹉跎的一生,也是不容易。
    都是同理心在作祟。
    转瞬之间,空气里拉出白色纤细的线条,像机翼在白云间穿梭留下的痕迹,又似蛛网般稠密。
    这一次,他没有花太多时间,就完全适应了这具身体,脱胎换骨的各项机能。
    一次突进,他用手刀直接卸掉了怪人的一只手臂。
    怪人没有痛觉神经,所以不会嘶吼。
    他呆滞地望着地下,如西瓜般破开的一地鲜艳血浆,以及巨大臃肿的残肢,没有展露出任何情绪。
    张稚俐一脸震惊,她非常清楚那家伙的肌肉皮层强度。那可是热武器扫射半天,都无法真正打穿,只能勉强留下一个创伤面。
    秦奋倒没觉得吃惊,他每次都是抱着娱乐心态,去拆解这些怪人的肢体零件,跟玩乐高差不多。所以,对于自身能力的变化,并没有太大的感受。
    玩具归玩具,就是场面血腥了点,手段残暴了点……
    成人那种?
    张稚俐本以为会是场恶战,结果看来又会是碾压式的胜利。
    她有些失望,感觉很不过瘾。
    本来张稚俐还想看看,时隔多年,他再次使用具现武器,会是什么样的效果。
    但目前看来,肯定是用不上了。
    战斗还在持续。
    虽然怪人被卸掉了一只左臂,却完全不影响它的战力。无论是胸前穿透的骨刺,还是背后节枝状的附肢,都可以使它行动异常灵活。
    秦奋矫捷躲避,脑子涌现个念头,想拿这家伙试试新身体的硬度。所以,下次发起的攻击,他故意直迎了上去。
    由骨刺附肢形成的包围网,将他笼罩在险恶阴影之下。怪人倍化的体躯,让它成了不可逾越的大山。
    秦奋跃入山中,被巨山拥抱。
    怀中抱妹杀。
    他无疑享受到了怪人所有进化外肢的最高礼遇。
    它们“不约而同”的刺穿肌肉纤维,向更深入的地方探索。
    张稚俐脸色苍白,她大概猜到了一些,但又不太确定。
    秋雅早就吓晕了。
    血浆流入眼眶,染红了眼睛。
    秦奋感受到一丝痛楚,不太强烈却又无比真切。皮肉被撕裂,露出森然白骨。夸张的失血量,令他短暂地失去了意识。
    恍惚间,他看到了一些陌生且令人胆寒的邪祟生物。
    仅仅是电光火石的一瞥,他重新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如果被惯性冲撞落地,他的身体可能会被完全贯穿。
    即便觉得自己很硬,但实在没必要犯这样愚蠢的错误。人往往就是在花式作死中,慢慢把路给走窄的。
    娱乐时间结束。
    他要开始认真了。
    一拳砸掉怪人的头颅,一脚将它蹬开。
    在空中翻转了几圈后平稳着地,低头看了眼狰狞狼藉的伤口,虽然已经在愈合了,可无论谁看了都会吓晕过去吧。
    “畜生啊。”
    秦奋没给它喘息的时间,先跟抱篮球似的,把怪人头颅夹在身侧,然后朝一动不动的残肢走去。
    他决定把它给细致的肢解了。
    不是报复心理,只是单纯的猎奇,这回的怪人似乎和以往不同。
    秦奋踢了它两脚,看来是真的死了。
    他摆弄了两下,有点不知从何下手。这又不是小龙虾,直接上手属实有点恶心。
    “喂!借我把刀!”秦奋朝张稚俐喊道。
    张稚俐闻言,刚想说自己从不用刀,然后想到了袖中的匕首。
    她想也没想,直接抛了过去。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