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绰号绝户手

纵横天下从铁布衫开始 作者:再入江湖

      幻阴指?
    能破他的铁布衫?
    “你初生牛犊,不知江湖险恶,自以为铁布衫大成,就可以无视其他人的绝学了?简直找死,这世上神功宝典何其之多?铁布衫算什么?三流功夫都算不上,给老夫记住,从此之后,不要给我到处卖弄,免得被人弄死了,横尸在外!”
    二长老何云厉声喝道。
    若不是为了五毒教颜面和给钱大财一个交代,他才懒得多管陈宣。
    刚刚七杀宫的陶海公也是因为顾忌陈宣疑似会【五毒神掌】,所以才制止的谭豹,若是让陶海公知道这陈宣除了铁布衫,其他什么都不会,绝对会让谭豹好好教一教陈宣怎么做人。
    陈宣听得脊背冷汗直流。
    确实!
    他刚刚确实太过狂妄了。
    自以为铁布衫大成就敢答应别人的挑战,万一真被别人破了功,那后悔都来不及。
    他还是头一次知道铁布衫能破功!
    “是,二长老教训的是。”
    陈宣老实道。
    自从铁布衫有成以来,他的自信心似乎都太过膨胀。
    这绝不是什么好兆头。
    “哼!”
    何云冷哼一声,漠然道:“我问你,你昨夜是如何逃脱的?”
    显然他也有了一丝丝怀疑,担心陈宣叛变之类的。
    陈宣当即将自己被追杀、并跳崖的事说了一遍。
    期间何云又连问了几个细节,都被陈宣一一答出。
    当问到陈宣是如何将铁布衫练到大成的时候,陈宣却直言不知道,练着练着就大成了。
    何云眉头皱起,连问了几遍,陈宣都死活不松口。
    他也只得停下,冷冷道:“行了,你先回去吧。”
    “是,二长老!”
    陈宣应了一声,转身退下。
    “等等!”
    忽然,何云再次开口道:“你师尊没有传你身法和掌法吗?”
    他适才见到陈宣出手的时候不成章法,全都是王八拳,直来直往,丑陋难堪,没有任何招数可言,故而相问。
    “没有,弟子来之前太过仓促,不如二长老传一门掌法给弟子防身如何?”
    陈宣说道。
    “哼,你师尊都没传,我又怎好越俎代庖?免得到时候你师尊又以小人之心度我君子之腹。”
    何云撇嘴道。
    “不会,弟子绝不出卖二长老!”
    陈宣说道。
    “行了,回去吧,你师尊既然不传,说明必有深意”
    何云挥了挥手。
    麻蛋。
    陈宣暗中问候一句,再次拱手,离开此地。
    “等等!”
    何云再次忽然开口。
    陈宣又一次停下,一脸疑惑。
    何云思索一二,道:“你附耳过来。”
    陈宣迈步走了过来。
    何云眼神幽冷,低语道:“小子,老夫的话你可记住了,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能在左道立足的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别看刚才一群人和你嬉笑怒骂,一旦转过身来,不少人都会直接弄死你,所以你最好不要轻易去相信任何人,你可以和他们做表面兄弟,但绝不能交心,不然死的一定是你,懂了吗?”
    陈宣心中一惊,再次看了看何云。
    这二长老怎么一下对自己这么好了?
    连这种事情都警告他?
    “是,弟子明白。”
    陈宣说道。
    “嗯,去吧。”
    二长老说道。
    陈宣再次拱手,转身离去。
    看着他的身影,何云眼神幽幽,出现了丝丝嫉妒。
    “钱大财这老东西从哪捡的这徒弟?老夫怎么没有这运气…”
    陈宣还未入江湖就能有如此实力和表现,等今后内功有成,入了江湖,岂不是会更加强大?
    这比他的那些废物徒弟强了不知多少。
    当然,前提是他们五毒教能度过此劫才行。
    若是渡不过此劫,那说什么都是白搭。
    这次三大左道过来,估计也不是纯粹为了援助,趁火打劫的可能性会更大…
    陈宣从二长老的小院出来后,便找到了之前的王武、罗海、张立三人,让他们给自己安排住所。
    这三人从听了陈宣的故事,见了陈宣的实力后,早已对陈宣钦佩之极,隐隐成了他的小迷弟一般,听到陈宣要找住所,顿时一脸振奋的为其准备。
    …
    房间内。
    陈宣盘坐在床榻上,继续修炼起五毒心经。
    内功心法的入门,纯看个人资质,资质强的人,几个时辰不到就可以入门,资质不强的练到半个月也不见得能入门。
    所以,陈宣也完全不急,没事的时候就练一练五毒心经。
    至于化功大法和八步赶蝉,暂时未着急练。
    这两个都是属于招式,前期并不能增加他的内力和体力,两门功法的威力全都要靠内力才能催动,尤其化功大法,自身内力越强,催动的威力也就越大。
    等他将最要紧的五毒心经入门之后,再去修炼化功大法不迟。
    …
    时间迅速。
    黄昏时分,远处忽然传来急促的马蹄声音,直奔道观大门,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从马背上翻身而下,直接撞开大门,嘶喊起来:
    “出事了,我们分布在各个村落的眼线被三大家族歼灭了!”
    他大喊之后,身躯踉跄,直接扑到在地,陷入昏迷。
    呼啦!
    院子中人影闪烁,劲风呼啸,一道道人影从四面八方极掠而来,全都落在了近前,脸色一变。
    “是铁衣楼的赵长老,快把他救醒!”
    有人惊呼。
    铁衣楼的带队长老方无悔早已瞬间出现在了那人面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催动真气向着其体内涌去,另有一人取出丹药,打开赵长老的嘴巴,将丹药塞了进去,助其吞下。
    不多时,赵长老醒了过来,脸色发白,气息混乱。
    “到底发生了什么?”
    方无悔阴沉问道。
    他们三大左道前来援助五毒教,一多半的人是在道观会和,剩下的人则是分散在四周各个村落和小镇之内,以便时刻注意三大正道家族的动向。
    三大家族想要一次性将他们清除,这是极其困难的事情。
    毕竟四周的村落、小镇太多了,三大正道家族应该不至于在这上面浪费精力才是。
    “本来今天中午还一切如常,结果过了中午之后,三大正道家族和各个门派的人,全都在疯狂出动,等我觉察到不对的时候,已经为时过晚,连我藏身的地方也被他们寻到,一番苦战之后,我才得以逃脱,根据我从他们那里得到的消息,似乎是云州崔氏死了什么紧要的人,才让他们忽然变得疯狂。”
    赵长老脸色发白的道。
    “什么?”
    在场之人吃了一惊。
    不少人转头看向了五毒教的二长老等人。
    二长老他们之前来的时候,和云州崔氏交过一次手,应该知道一些什么。
    不过面对他们的目光,何云几人全都眉头一皱,面面相视。
    “老夫也不清楚,我当时被崔氏的崔老三、崔老四缠住,无暇分身,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
    何云说道。
    “我们也是,被几位高手缠住,没有注意到其他事情!”
    四长老、六长老说道。
    何云看向赵长老,问道:“赵兄,你能否说的更细一些?”
    “对了,我这有一张通缉令,是云州崔氏发出来的,就与此事有关。”
    赵长老忽然从怀中抓出了一张染血的通缉令。
    方无悔接过之后,将其展开,一群长老、精英弟子的目光全都落了过去,顿时脸色一变。
    尤其何云几人,更是一脸愕然。
    “陈宣!”
    六长老失声道。
    上面画着的赫然是一个光头年轻人,右手发青,涂有颜色,虽然五官画的不是很像,但是这光头和右手却让人一眼就能认出。
    “这怎么可能?”
    其他长老的心中全都惊奇不已。
    这小子果然有点东西,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杀了什么人,但是能让云州崔氏一下疯狂,说明杀的人必然非同小可。
    一时间,陈宣的名声在他们心中再次拔高起来。
    赵长老一脸吃惊,道:“这…这上面画的真是我们的人?”
    “赵老弟,你有所不知,这上面画着的正是五毒教年轻一代的俊才,‘铁血公子’陈宣。”
    陶海公似笑非笑道。
    “可…可这上面明明写着的是【绝户手】?”
    赵长老愕然道。
    “这或许是正道之人又给增添的绰号。”
    陶海公不太确定的看了看何云。
    何云轻轻摇头,道:“铁血公子的绰号并未是陈宣原本的绰号,他原本的绰号就是叫【绝户手】,之所以改成铁血公子,无非是自己少年意气,想取个好听点的罢了。”
    他故意歪曲事实,为的就是树立起陈宣的形象。
    白天时候,陈宣已经给他们五毒教大大涨了一把脸,想不到晚上居然又来了一把!
    他又怎会点破?
    之前陈宣自称绰号是‘铁血公子’,很多人都曾怀疑过,所以他现在故意声称铁血公子是陈宣自己取的,原本绰号叫绝户手,如此一来,应该能让人更为相信。
    “绝户手?”
    一众精英弟子再次面面相视,想要从对方眼里看出什么。
    可惜依然是没有一个人听说过这个绰号。
    “这位陈师侄到底杀了什么人?”
    赵长老问道。
    “这…”
    何云犹豫一二,看向自家徒弟,道:“吴江,去将陈宣喊来。”
    “是,师尊。”
    吴江拱手道。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