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正道之人?

纵横天下从铁布衫开始 作者:再入江湖

      “陈宣,是你在给我们下毒?你…你要干什么?”
    赵海惊骇道。
    “嗤。”
    陈宣嗤笑起来,道:“干什么?你说干什么?干你行吗?”
    “你…你不要乱来。”
    赵海叫道。
    谭豹、吴天更是惊怒不已。
    尤其谭豹,几次想提起内力都发现动不了分毫,他之前内力就已经全部耗尽,又中了软筋散,怎可能还会有丝毫气力?
    “陈师弟,大家都是同道之人,我们不远千里前来援助你们五毒教,你难道还要对我们下手不成?我们可都是为了你们五毒教在厮杀!”
    谭豹赶忙说道。
    “谭师兄,你不是说用幻阴指来会一会我的五毒掌吗?师弟这不是特意过来成全你的吗?”
    陈宣一脸微笑,忽然间冲上前去,抓起谭豹的十指,猛然一扭。
    咔嚓!
    啊!
    凄厉惨嚎声音响起,传遍整个密林。
    谭豹的十根手指被陈宣生生掰断,白骨森森,鲜血流淌,要多血腥有多血腥,痛得他差点昏迷过去。
    “幻阴指?嘿嘿,让你接着幻,现在连手指都没有了,你还幻个毛?你接着幻!”
    陈宣笑道。
    谭豹痛的死去活来,凄厉惨嚎,想要满地打滚,却又动都动不得。
    旁边的赵海、吴天更为惊恐。
    “陈师兄,误会,我们之间有误会,我之前绝无恶意,我给你解释…”
    赵海赶忙说道。
    砰!
    话音未落,陈宣反手一掌,盖在了赵海脑门。
    600斤力量砸下,让赵海的颅顶瞬间崩塌,七窍流血,双目瞪圆,当场暴毙。
    吴天原本也想和赵海一样向陈宣求饶,但看到眼前这一幕,顿时吓得更为恐惧,身下不自禁已经湿了一片,气息刺鼻。
    “饶…饶…”
    “想说饶命是吗?”
    陈宣笑眯眯的看向吴天,道:“早说了我的绰号叫【铁血公子】,什么叫铁血?就是翻起脸来,谁来都没用,你现在求饶,晚了。”
    砰!
    又是一掌落下,打在吴天的脑门,当场打的颅骨裂开,七窍崩血,惨死非命。
    “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无敌是多么,多么空虚…”
    陈宣一脸陶醉。
    “陈宣,你杀了我们,我们的师尊一定会给我们报仇的!”
    谭豹在地上痛苦叫喊。
    陈宣忽然停止唱歌,一脸笑眯眯的看着谭豹,道:“谭师兄,其实我最尊重的人就是你,我最不想杀得也是你,这样吧,你喊我一句【铁血公子】,我就饶你一命。”
    “你…铁血公子,铁血公子,铁血公子。”
    谭豹连喊了三句。
    陈宣暗爽不已。
    这样的绰号才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绰号。
    白衣飘飘,长发如墨,一剑西来,天下伏首。
    砰!
    手起掌落,一巴掌盖在谭豹脑门,将谭豹也打得七窍崩血,颅骨碎裂。
    谭豹眼睛圆瞪,死不瞑目。
    “骗你的,我坏,哈哈哈…”
    陈宣放声大笑。
    怎么可能不杀你,想得美。
    他在三人身上摸索了起来,搜了半天,也只搜到几瓶丹药,其他秘籍什么的全然没有。
    丹药也都是普通的疗伤丹、回气丹。
    陈宣统统收入怀内,又从怀中取出了一小瓶钱大财给他的五毒水,轻轻倒了几滴在三人的尸体上,顿时将这三人的尸体统统腐蚀,化成了一地脓血。
    陈宣心满意足的离开此地。
    钱大财给他的五毒水是专门防身所用,乃是稀释过的,因此不会像之前的五毒水那样毒性那般霸烈,但也足以融金化铁。
    下午时分,陈宣已经走了不知道多远。
    整个青霞小镇范围太广,他走了数个时辰,感觉也没有看到尽头,反而有一种似乎迷路的感觉。
    “他么的,若是遇到正道高手可就麻烦了,不行,不能乱走了,要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陈宣自语。
    他杀死了崔氏少主,崔氏的人已经发布了通缉令来追杀他,以他现在光头、青色右手的特征,很容易就会被人认出。
    他不能这么孟浪!
    最好等到晚上走才行。
    陈宣四下看了看,准备找个地方暂时躲藏,忽然注意到前方山下出现了一个小镇,青砖绿瓦,连成一片。
    他心头思索起来。
    要去小镇躲藏吗?
    还是在山洞躲藏?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对于这一点,陈宣向来不疑。
    仔细思索一阵,他立刻向着小镇赶了过去。
    途中他将外套扯下一截,缠在了头上,以掩饰自己的光头,而后施展起八步赶蝉,速度飞快。
    …
    寂静小镇,一片空旷。
    没有一个人影。
    街道上一片凌乱,看起来似乎不久前有不少人从这里逃亡过一样。
    陈宣走在这里,目光警惕的向着四周看去。
    这莫非和他之前经过的一个村落一样,镇民全都早早逃走了?
    他来到一处客栈的前面,刚想推门走进去,忽然动作一顿,脸色警惕。
    有人!
    客栈之内传来了微弱的交谈声音。
    他竖起耳朵,催动内力,细细倾听起来。
    瞬间,那种微弱的声音开始被放大,被他清晰地听到了耳内。
    “似乎是掌柜的和店小二,他们还没走,躲在了这里?”
    陈宣眼神闪动。
    客栈内交谈的声音都是一些唉声叹气的议论声音,一听就像是寻常平民。
    想了想,陈宣并未敲门进去。
    这些留守的镇民难保没有三大正道家族的眼线。
    所以,他还是翻窗进去比较保险。
    退后几步,陈宣目光在客栈四周扫了扫,纵身一跃,踏在一侧的墙头,直接落入了客栈二楼的窗户之内。
    陈宣身躯一闪,从二楼大堂闪过,进入到了一个空旷的客房中,将房门关闭。
    “接下来就安心住几个时辰,天色一黑便立马回五毒教。”
    陈宣暗道。
    他回到床上,盘坐起来,继续修炼起了内力。
    …
    夜色降临。
    弯月高悬。
    就在陈宣张开双目,准备趁夜行动的时候,忽然外面传来哒哒的马蹄声,极其杂乱,似乎街道上出现了不少人马。
    他眼神一凝,来到窗户位置,透过缝隙,向外面看去。
    只见外面多出了十余骑,各个负刀带剑,停在了这处客栈门前。
    “王公子,你看天色已晚,不如在这里暂时歇息一晚如何?”
    其中一个虬髯大汉忽然勒马,看向了为首的一个蓝衫青年。
    那蓝衫青年目光向着这里扫视片刻,开口道:“留下两个人在门外驻守,以防生变,其他的人全都进去落脚!”
    虬髯大汉点头,当即回头大喝起来:“柳涛、张柱,你们二人留在外面,其他人全都进屋!”
    一群人纷纷下马,将缰绳系在了客栈之外的柱子上,向着客栈大步走来。
    砰!
    大门被一脚跺开,一群人蜂拥进来。
    陈宣能够清晰听到楼下杂乱的声音。
    他眼神闪动,没有轻举妄动。
    门外有两个人在驻守,实力不知深浅,这个时候若突然跳窗离去,多半会被他们发觉,所以他需要再等等,等到其他人入睡之后,自己再行动。
    他屏住呼吸,不发出任何声音。
    楼下。
    一群人江湖客刚刚进入大厅,为首的蓝衫青年和那虬髯大汉便全都眼神一闪,觉察不对。
    “有人!”
    二人齐声喝道。
    其他人脸色一惊,纷纷抽刀拔剑。
    “出来!”
    蓝衫青年抖手打出一片银色飞镖,向着柜台之后的一处地板击去。
    砰砰砰!
    地板炸裂,烟尘飞舞,出现了一个黑森森的地窖,里面传来阵阵惊叫声。
    虬髯大喊眼睛一亮,道:“有娘们!”
    他身躯一闪,刹那出现在了地窖的近前,目光炯炯有神,向着下面扫去,手中单刀向着脚下一竖,怪笑道:“我数到十,若是你们还不出来,我就把你们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
    其他人也全都围了过来,向着地窖看去。
    躲在地窖之内的掌柜一家顿时惊恐无比。
    “这位侠士饶命,饶了小老儿一家吧,小老儿从未参与江湖纷争,饶了我们吧。”
    颤抖的声音响起。
    一群人从地窖内走了出来,各个吓得脸色发白。
    除了掌柜的以外,还有三名伙计,两名女子。
    其中一个女子正值妙龄芳华,生的是粉面玉容,体态玲珑,另一位也是姿色不差,如半老徐娘,身态丰腴,吓得泪眼婆娑,更增添几分诱惑。
    虬髯大汉眼睛一亮,在两名女子身上扫来扫去,露出一阵阵浓郁笑容,“好标志的小娘子,嘿嘿…”
    他忽然看了看身后的蓝杉青年,舌头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露出丝丝炽烈与渴望。
    蓝衫青年眉头一皱,冷淡道:“想办事就去楼上办,剩下的全部杀了,不要让消息走漏,免得说我们正道之人强掳民女!”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