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我本好人,非要逼我

纵横天下从铁布衫开始 作者:再入江湖

      “就为了显示你吊,老子明明这么强,明明这么温柔,你还偏要没脑子去招惹,你有脑子吗?就问你有脑子吗?让你吊,让你吊,你接着给我吊,你吊不吊?”
    陈宣一边狞笑,一边挥动手掌,向着对方脸上狂扇而去。
    啪啪啪!
    鲜血狂溅,惨嚎连天。
    绿袍青年凄厉的求饶着。
    也不知道扇了多少下,每一下力量都刚猛无比,足以开碑裂石。
    若非这青年有内力抵挡,早就被扇碎头颅,死于非命了。
    但即便如此,也是被活生生打的昏厥过去。
    “废物!”
    陈宣冷喝一声,最后一掌直接盖在绿袍青年的头顶,啪的一声,打的颅骨四裂。
    “老子生平最恨舔狗!”
    他长身而起,看着地上不断惨叫的少女,露出厌恶,道:“你也是,嘴巴吃屎了?一路比比歪歪骂个不停!”
    砰!
    他一脚踢飞少女,将其活生生震死。
    剩下的两个青年一脸惊恐,痛苦无比。
    一个是身中【化功大法】的剧毒,在地上翻滚,还有一个则是被【化功大法】化去了近九成内力,四肢酸软,动弹不得。
    “饶命,饶命啊…”
    周师兄艰难喘气,苦苦求饶:“我是周天河,是崔氏家主的亲外甥,你饶了我吧。”
    “乖,我不杀你。”
    陈宣露出笑眯眯神色,道:“不过你要夸我两句才行。”
    “你…你神功盖世,你…你玉树临风,你家财万贯,你大权在握,你风流倜傥…你…你…你…”
    周师兄一时有些词穷,脸色煞白。
    “不能停,停了我就杀你。”
    陈宣脸色一沉。
    “你杀人不眨眼,你恩怨分明,你是侠之大者,你…”
    砰!
    陈宣一掌落在周师兄脑门,骂道:“你他么才杀人不眨眼,我可是急公好义、三好学生,扶老太太过马路每个星期我都会做一两次呢,你这么污蔑我,我岂能容你?”
    周师兄双目圆瞪,七窍流血,扑倒在地,彻底死于非命。
    地上的另外一名青年还在痛苦惨叫,但即便是惨叫,还是想要艰难求饶。
    求生的欲望一次次在他心田升起。
    但每次都喊不出来,剧毒在他体内冲腾,让他的惨叫都变得嘶哑起来。
    “看你也挺痛苦,多半是想求我结束了你吧?也罢,我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谁叫咱急公好义呢,善哉善哉!”
    陈宣诵了声佛号,捡起一把长剑,一剑刺入这人的心口,顿时毙了他的性命。
    “我本好人,为何非要逼我…”
    他叹息道。
    庞大的身躯迅速缩小,很快恢复常态,微微有种眩晕的感觉。
    他深吸口气,内功在体内转了几周之后,眩晕感渐渐消除,随后在这几人身上搜索起来,很快露出喜滋滋的笑容。
    虽然没找到秘籍什么的,但是银票不少。
    足足弄到了两千多两银票,让他一瞬间有种发财的感觉。
    将身后的包裹取下,收了银票,又扒下其中一人的衣服,换在自己身上,随后取出五毒水,迅速毁尸灭迹。
    “话说刚刚有些残暴了,居然说变身就变身了,幸好没人看到,不然形象可就全毁了。”
    他摸着下巴,自语道。
    而且他也不想杀人,可没办法,身份暴露,必须得杀。
    做完一切后,陈宣向着前方破庙走去。
    破庙空荡荡的,到处都是杂草,也不知道有多久没人住过了。
    轻轻推开半掩的庙门,他向里面走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最终取出高紫菱给他的追魂散,轻轻倒在庙中的一个拐角,吹亮火折子,点燃起来。
    一阵阵奇异芬芳散发而出,飘飘袅袅,升空而去。
    陈宣静静等待着。
    时间迅速。
    约莫盏茶的功夫,忽然他听到一阵劲风呼啸的声音,迅速回头。
    只见一道人影从远处跃来,轻飘飘落在了破庙。
    陈宣露出异色。
    “刘大善!”
    居然是他来接头的。
    “是你,陈宣小子!”
    刘大善也认出了陈宣,眼神惊奇,迅速走来。
    “是高紫菱让我过来的。”
    陈宣说道。
    “好,很好,不过你要记住,千万不能泄露高侄女的身份,她的身份非同小可,对了,我告诉你接下来的具体事宜…”
    刘大善在陈宣耳边一阵低语起来,“你将你那一队的人全都引到西侧山脉的葫芦谷,就说在那里发现了五毒教的人,等他们一进入,我会封闭谷口,然后放火焚烧,释放剧毒,将他们一网打尽!”
    陈宣眼睛一闪。
    这么狠毒!
    “那群正道之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就算全部死绝了也不可惜,陈宣,你刚入江湖,不知道他们的险恶,实话告诉你,老夫之前就是白道的,就是因为对白道心灰意冷才加入的五毒教,我只能告诉你,白道的水远比左道要深的多,所以,切勿心慈手软。”
    刘大善凝重道。
    他担心陈宣毕竟是少年心性,做不出这种狠辣之事。
    虽然他拜在了五毒教,但毕竟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积年魔头,杀一两人可以,但一下坑这么多人,只怕多少心理有些抵触感。
    陈宣轻吸口气,心头翻滚。
    不用刘大善说,他也知道那群正道之人没有多少好鸟。
    就像不久前刚杀掉的那几人一样,时时刻刻都在窝里横,王书天更不用说了,纵容手下,强抢民女…
    但是正道也是有一些好人的,不能一概而论。
    “陈师侄,五毒教一旦灭亡,你也会很快被他们查出身份,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正道之人素来喜欢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刘大善看到陈宣沉默,再次低沉开口。
    “好,我知道该怎么办。”
    陈宣点头。
    刘大善轻轻颌首。
    只要陈宣明白就行。
    “这是解药,你把他们引入山谷后,自己服下,可以保你不死!”
    刘大善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紫色玉瓶,低语道:“记住,五毒教不管何时都是向着你的。”
    陈宣暗暗撇嘴。
    呸!
    鬼才相信。
    之前他可是被人拿去引毒的。
    若不是自己展露出了足够的价值,恐怕早就死了不知多少次了。
    所以,他还是喜欢当一个自自在在的散修,管他什么正邪!
    “刘大善人,我听说正道联盟围攻我们是为了得到一件机缘,不知是真是假?”
    陈宣一抓住机会便开口询问。
    “是真的,但那机缘我们都弄错了,他们也错了,不在五毒教出世,而是在云州以北,他们来错了。”
    刘大善说道。
    “来错了?”
    陈宣眼睛诧异。
    “我们也才刚刚弄清,之前那处机缘是记载在一处古老兽皮纸上的,上面的文字是数万年前的字体,破译的时候出现了差错,但当时却并没有发现,结果消息走漏,被三大家族知晓,这才联合云州之内各大门派围攻我们。”
    刘大善说道。
    “那到底是什么机缘?”
    “天地神异复苏的第一波奇遇!”
    刘大善语气低沉。
    “嗯?”
    陈宣眼睛一闪。
    好高深!
    神异复苏?不会是灵气复苏吧?
    嘶!
    就知道这个世界不简单!
    不然怎么会出现青色怪婴!
    “得到之后会怎么样?”
    陈宣问道。
    刘大善眼神眯起,道:“你知道上古之时,武者的寿命有多长吗?蓄气大成的强者,轻轻松松可达两百岁,苏醒境的更是能活千岁不止,
    而中古以后,天地剧变,武者的寿命如同遭遇封印,蓄气大成者的寿命和普通人没什么差距,八九十已是极限,天榜的苏醒境强者最多三百岁就会尘归尘,土归土,这次神异复苏,很有可能会将这个时代再次推回上古,所以第一波奇遇,重中之重!”
    陈宣吃惊不已。
    “位置到底在哪?”
    “现在还不清楚,只知道云州以北,好了,你不要多问了,把手头的事做好,今后自然会让你知道的。”
    刘大善说了一句,转身离去。
    看着他的身影,陈宣心头难宁。
    貌似他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还是太少了。
    分为了上古、中古和现在。
    忽然,他看向手中的玉瓶,心头迟疑。
    话说这真的是解药吗?
    事成之后,刘大善不会杀人灭口吧?
    他出了破庙,四下观察,直接击落了一头飞鸟,将玉瓶里的丹药倒出一粒,给飞鸟服下。
    观察良久之后,他才将飞鸟再次放飞。
    看来应该没毒。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