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捏爆房玉

纵横天下从铁布衫开始 作者:再入江湖

      房玉浑身狼狈,多处见血,脑海中嗡嗡作响,感觉到耳朵像是聋了一样,听不清东西,和身边的两人仓皇逃窜。
    他体表的衣衫全都被炸碎了,露出里面的软甲,闪闪发光。
    一看就知非凡。
    “该死的五毒教,你们坏事做绝,活该天打雷劈!”
    房玉一边逃一边诅咒。
    砰!
    忽然,身后的一人惨叫一声,狂喷鲜血,身躯一下子横飞出去,狠狠砸在前方的一块巨石上,发出咔嚓一声,筋断骨折,死于非命。
    房玉和身边之人大骇一惊,急忙回头。
    却看到陈宣的双手直接向着他们狂拍而来。
    “是你,剑非我!”
    “不对,你是陈宣,你是绝户手!”
    两人惊叫起来。
    他们急忙鼓动内力,向着陈宣迎去。
    砰!砰!
    闷响发出,两人的手掌与陈宣的双掌撞到一起,未见劲风四射,却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内力在疯狂外泄,消失不见。
    两人的脸色一骇。
    “你能吸人内力!”
    “陈宣,你们五毒教坏事做绝,难道不怕遭报应吗?”
    房玉惊骇大叫。
    陈宣全力运转化功大法,狞笑道:“报应?就算有报应也是该你有报应,你迷昏江海英、赵小玉,还杀人灭口,投尸湖底,今天我就给她们讨回公道!”
    房玉手臂颤抖,经脉胀痛,内力倾泻的更快。
    他惊叫一声,急忙挥动另一个手掌拍向左边之人。
    左边之人也急忙挥手,向他拍去。
    砰!
    两人掌力撞在一起,劲风四射,产生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两人的身躯全都震飞,生生脱离了陈宣的双掌,砸在远处。
    但两人砸在远处之后,顿时见到掌心发黑,向着手臂和胸口蔓延,却是剧毒物质随着他们内力撤回直接侵袭到了他们的体内。
    两人更为惊恐,急忙起身踉跄逃走。
    陈宣速度极快,八步赶蝉展开,瞬间追上其中一人,一把扭断了他的后颈,随手一扔,将那人直接丢飞,而后追上房玉,一脚踢出,将他的身躯狠狠踢飞出去。
    砰!
    房玉摔在远处,痛苦大叫起来。
    剧毒已经侵袭到了他的胸口,让他痛苦无比。
    “饶命,不要杀我,饶了我吧,我知错了,陈宣,我们家九代单传,九代单传啊,求你饶了我吧…”
    他凄厉嚎哭。
    “饶了你?小东西,老子和你无冤无仇,你刚刚差点把老子害死,还让我饶你?就算我饶你,你也肯定会去祸害良家妇女,先把你作案工具没收了再说!”
    陈宣身躯一闪,瞬间冲过。
    房玉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一把抓住身下,登时脸色煞白,惊恐无比。
    “丫的溜圆溜圆的。”
    陈宣怪笑起来。
    砰!
    啊!
    房玉凄厉惨叫,眼白一翻,活生生疼昏过去。
    陈宣随后一拳捣出,砸在鼻梁,彻底将其震死。
    “这地方不能呆了,管他什么鬼任务,先溜再说。”
    他立刻向着远处逃去。
    …
    陈宣刚走没多久,远处迅速冲来一群人影,各个无比狼狈,披肩散发,衣衫破烂,口中接连吐血,为首之人正是李泽海。
    他浑身气息紊乱,多处见血,皮肤上还有一层黑气蠕动,虽然侥幸从爆炸中生还了下来,但是四周的毒烟还是侵袭到了他的伤口之中。
    他忽然停下,迅速封住几个穴位,手掌向胸口一拍,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黑血,脸色一下恢复了不少。
    “五毒教!”
    他咬牙切齿,气得发抖。
    忽然,眼睛一闪,注意到前方多出了几具尸体,身躯一晃,出现在近前。
    “房玉!”
    他眼神中射出两道紫光。
    “是绝户手,绝户手陈宣来了。”
    旁边有人惊骇道:“房玉的死法和崔少主一样!”
    “这该死的绝户手怎么专往那地方抓?这难道真有特殊癖好不成?”
    有人大骂。
    李泽海的脸色瞬间阴沉下去,眼神扫视,向着四周望去。
    “地上的痕迹还没消,他刚走不远,你们留下,我去追!”
    呼!
    他身躯一晃,向着前方追去。
    陈宣一路逃走,虽然着重不留痕迹,但李泽海是何等人,实力已达到开玄境界,能发挥出人体少许玄异,洞察秋毫是最基本的要求。
    两人一追一跑,全都速度飞快。
    刚开始的时候,李泽海以为很快就能追到陈宣,毕竟陈宣的实力摆在那,并不算高明。
    可是他一口气追出了数十里,也没能发现陈宣的身影。
    这一路上陈宣像是丝毫没停过一样。
    转眼便追到了天黑,又由天黑追到了深夜,地上的很多痕迹都看不大清楚。
    李泽海的内伤愈发严重,忽然吐出一口鲜血,停了下来,气的脸色铁青。
    “该死的,这小子一路跑来,难道不用休息不成?”
    他伤势颇重,之前又被毒烟侵袭,虽然已经运功将毒血逼出,但依然有一部分毒素沉积在体内,随着他一路追来,这些毒素再次活络了起来,让他血气欲燃,难受无比。
    他知道今天是万万不可能追上陈宣了。
    “可恶!”
    他暗骂一声,转身找了个山洞,躲藏进去,开始全力逼毒。
    …
    远处。
    陈宣一路狂奔,依然没有丝毫停下。
    这是一贯的谨慎作风,不彻底跑出五毒教范围,绝对不能停。
    前世看过的无数小说都在告诉他,越是这个时候越是容易出事,越是关键时刻,越是要打起一百二十分警惕。
    他连夜狂奔,将钱大财给他的回气丹、疗伤丹全都吞了下去。
    转眼,奔到了天亮。
    这一夜狂奔,起码跑了两百多里路。
    他终于停下,回头看了一眼,累得气喘吁吁,脸色发白。
    “这下应该安全了,见鬼的五毒教,见鬼的正道联盟,见鬼的任务,老子再也不回去了…”
    两百多里,怎么也该出了五毒教范围了吧?
    他四下观望,找了个山洞,直接窜了进去,准备歇息。
    一夜没睡,加上徒步奔波,早已近乎精疲力竭。
    将五毒水和腐肠散倒在山洞的外面,他直接盘坐在地,以打坐代替睡眠。
    时间迅速。
    很快,已至中午时分。
    陈宣张开双目,精光爆闪,再次变得神采奕奕。
    这便是修炼内功的好处,身躯和精神状态很容易就能恢复到巅峰。
    他长身而起,看了看身上破破烂烂的衣衫,低语道:“先找个换身衣服,再好好饱餐一顿。”
    忽然,他看向自己的右臂,眼睛一闪,露出喜色。
    右臂的靛青什么时候变淡了。
    他撸起袖子,反复观看,越看越喜。
    绝对是变淡了,比之前淡了一倍不止。
    照这样下去,似乎能够彻底消失。
    他还以为永远也变不回来了呢。
    “等等,会不会出现后遗症?”
    他忽然心中一动,运转内气,向右臂、右手涌去。
    很快行走一圈,没有任何不适。
    陈宣再次欣喜。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