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三大势力

纵横天下从铁布衫开始 作者:再入江湖

      砰!砰!
    声音沉闷,陈宣的双掌撞过去的刹那,化功大法已经运转起来,掌心处浮现出一片无比可怕的黏力,牢牢黏住两人手掌,开始疯狂消融。
    两人脸色一变,觉察到自身内力在迅速消失,急忙意守丹田,用力的挣动手臂。
    但陈宣黏住他们的手掌,落地之后,直接在原地旋转起来。
    刷!
    一刹那转了不知道多少圈,将这两人转的头晕目眩,难受无比,原本还能守住的丹田顷刻间再也无法守住,内力狂泻,疯狂消失。
    啊!
    两人痛叫一声,身躯直接瘫软下去。
    陈宣的身躯也终于停下,不再旋转,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麻蛋,转的他自己头都晕了。
    再这样下去,非转吐不可。
    好在这两人被自己一直牢牢抓住,终于将他们的内力给化干。
    “敢袭击朝廷命官,罪同谋反,来人啊,给老子关起来。”
    陈宣喊道。
    话音刚落,不见动静,这才反应过来。
    可恶,整个衙门貌似只有自己一个捕头!
    光杆司令!
    砰!砰!
    他点了两人的穴位,直接丢到一边,准备过会再进行拷问。
    随后他捡起自己的官刀,看向众人,凶狠的道:“格老子的,谁让你们在衙门胡作非为的?”
    众人更为惊骇,蹭蹭倒退。
    连蓄气九层的【云西双鬼】也不是这捕头对手?
    他们赶忙跪下,苦苦求饶。
    “饶命啊,大人,我们知错了!”
    “饶了我们吧!”
    他们砰砰磕头。
    “格老子的,要我饶你们也简单,给你们一天时间,把衙门里里外外给老子清洗一遍,谁要是清洗不好,别怪老子这口官刀不讲情面!”
    陈宣脸色凶恶,轻轻抚摸官刀。
    “是,我们这就做,这就做。”
    “大家快动手。”
    他们赶忙起来,开始忙碌。
    “记住,你们的长相,老子都记住了,谁要是敢偷偷跑路,老子就杀他全家、鸡犬不留,老子乃堂堂朝廷命官,正义使者,你们都是王八蛋、臭虫、乐色、寄生虫…本来该统统处死,是本捕头给你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谁要不珍惜,老子就杀他全家!”
    陈宣继续凶恶道。
    杀全家这种事,他自然只是说说而已。
    有的时候,坏名声办事远比好名声要强得多,尤其是对待坏人方面。
    所以,他不介意装一个凶恶的坏人!
    一群混混打了个冷颤,更是不敢多想,迅速干活。
    陈宣收了官刀,向着林则栋那里走去。
    远处的小房间内,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陈宣推门进去的时候,林则栋双手扒着木桶,正泡在热水里面,浑身大汗淋漓,被两个小混混认真的搓着后背。
    看到陈宣走进来,两个小混混赶忙向他谄笑一声,搓得更加卖力了。
    “好了,好了,别再搓了,再搓得话在下真吃不消了。”
    林则栋苦苦说道。
    “龟儿子,听到没有,搓得林大人不舒服了,还不伺候林大人更衣?”
    陈宣瞪了一眼两个小混混。
    两个小混混赶忙从水桶里架起林则栋,其中一人迅速拿来毛巾,给林则栋狂擦起来,擦完之后,赶忙取来官服,给林则栋套在了身上。
    好不容易,一切才统统穿好。
    两个小混混谄媚一笑,看着陈宣,道:“大人,我们能走了吗?”
    “不准走,一会还有其他事情要你们做!”
    陈宣骂道。
    “是,是。”
    两个小混混只得留下,暗暗叫苦。
    陈宣直接大马金刀的坐在了一侧的位置上,看着林则栋,道:“林大人,下官刚刚上任,对于这里还不熟悉,林大人来给下官讲讲?”
    “好,好,在下这就讲。”
    林则栋连连点头。
    他本来想在陈宣面前自称‘下官’,但一想自己官阶比他高,不能这么称,想要称‘本县’,也觉得不合适,毕竟眼前这捕头可是杀人如麻,万一激怒了他,谁知道会不会一刀砍死自己,所以还是自称‘在下’比较好。
    林则栋叹息一声,略有苦涩。
    “吴捕头,你初来乍到,不知道这清风城的黑暗,一句话,山高皇帝远啊,在下上任之前,此地已经连死四位县令,还有一位县令,上任不到三月便主动告老还乡,在下忍辱负重,才苟活到今天。”
    他说到这里,语气戚戚,潸然泪下。
    “奶奶个熊,连死四位县令,就算山高皇帝远也得调集大军镇压吧?”
    陈宣问道。
    林则栋苦涩一笑。
    “吴捕头有所不知,清风城表面虽是个小城,但暗地里却有三大超级势力在角逐,明争暗斗,水深火热。朝廷几次想插手都无法进入。
    第一个势力是平南侯府,平南侯乃先皇亲封,世袭爵位,侯府内高手如云,专好网罗各地落难的江湖豪客,在这里几可一手遮天,
    第二个是桂州郑氏,真正的名门望族,威震西南,族内传承六百余年,始终不衰,西南三州各方势力无不卖给他们一个面子,再加上郑氏幕后还有【凤凰山庄】的支持,更是无人敢惹,那【凤凰山庄】的庄主乃是地榜第一人,年仅六十岁,距离天榜只有一线之隔!
    第三个则是荒州大荒剑派,也是无人敢惹的超级势力,与桂州郑氏、云州李氏不相上下,大荒剑派幕后有崆峒派撑腰,势力之大,遍布三州各省各城!
    就算朝廷有心镇压,一时之间也要仔细衡量,况且今日朝廷不同往昔,朝廷之内已有两百余年没出过天榜的高人,对于天下的掌控日渐衰微,很多事情都心有余而力不足。”
    陈宣摸着下巴。
    听起来确实挺有道理。
    三大势力,除了平南侯府没有太深的底蕴,剩下两个都是不得了,更关键后面还有更强的在支撑,而且就算平南侯府也是先皇亲封,传承到现在估计已经快成为割据势力了,想要动他也不容易。
    所以,朝廷明显不想闹大。
    不过那吴天德又为何会接到委任状,到这里上任?
    兽皮古图他准备交给什么人?
    交给平南侯府?
    陈宣陷入思索。
    反正他见势头不对,就掉头跑呗。
    “吴捕头,之前的那些人,你…你有没有动过手,可千万不能杀他们。”
    林则栋开口道。
    陈宣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放心,就杀了两三个,说什么是王九爷的人,王九爷是谁?”
    “你真杀了?”
    林则栋露出惊骇,道:“王九爷乃是平南侯府的人,平日里负责掌管清风城的黑白两道,专门给侯府网罗江湖豪杰,你杀了王九爷的人,他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陈宣眉头一挑,拍着桌子。
    “奶奶个熊,本捕头乃堂堂朝廷九品命官,谁敢造次,谁敢造次?”
    林则栋苦笑连连。
    真不知该说这位吴捕头什么好?
    还九品命官?
    他从来没听过这种称号!
    小小的九品算什么命官?
    他有种预感,恐怕要不了几天朝廷又得新派一位捕头过来了。
    陈宣再次询问了几个问题,其中就包含青峰山的事情。
    林则栋老实的回答。
    根据他口中所言,青峰山从十天前开始飘来异香,神秘古怪,像是兰花香气,闻起来让人精神大振,不过这香气不是时时都有,只有月圆之刻才会出现。
    据说还有人专门到青峰山深处查看过,见到神秘光柱冲天而起。
    但具体情况是什么,却无人能够解释。
    陈宣习惯性的摸着下巴,静静听完。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