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愿意死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寒冷、饥饿,如同满腹的硫酸,一直翻腾,没有停止的意向。
    秦叶蜷缩在潮湿的地牢中一动不动,好似一具没有温度的尸体般。
    迷糊中,隐约听到嘈杂的声音走近,停在了地牢门口。
    “啧啧,竟然还活着,天天挖掘灵石,一般人不到一个月身体就会被腐蚀垮,你都快两个月了吧。”
    “我记得当初抓到你的时候,你是个连矿镐都拿不起的废物,就这样还能活到现在,真令人惊讶。”
    “不过...也快了。”
    砰~~
    两个黑黝黝的圆形饼落在秦叶身上,牢前身影渐渐远去,声音隐约传入耳中。
    “那小子还活着?”
    “废话,我还扔了两个草饼给他,赶紧的,一块灵石。”
    “晦气,那家伙绝对撑不过三天了。”
    “嘿,要不要赌一赌,这次两块灵石。”
    …………
    模糊的声音传入耳中,秦叶无意识的抓住草饼塞入口中,腹中的饥饿舒缓,混乱的意识渐渐有了感知。
    咳...咳咳~~
    干涩的苦味在味蕾上弥漫,他宛如一条饥饿的疯狗,疯狂的啃食着手中的草饼。
    趴在地上腐臭的水坑里喝了几口,腹中的饥饿感渐褪,冰冷潮湿的空气渐渐让他清醒了。
    眼皮微颤,秦叶一点点睁开双眼。
    昏暗微弱的光线,冰冷潮湿的地面,坚固的木栏将他紧紧困住。
    残破的石墙上布满了血手印。
    地牢味道恶臭,是潮湿发霉加上已经干涸的血的味道。整个空间十分昏暗,只有两边几盏油灯闪着微弱的光。
    整座地牢里,一座座低矮的牢房,宛如棺材般充满死亡。
    “嘿.…杂碎们,老子又活了一天。”
    地牢里,秦叶脸上一片狰狞,浑身遍布着还未消散的痛楚,身体尚在颤栗。
    挖掘灵石的腐蚀和阴冷潮湿的环境早已摧毁了他的身体,他能感受到体内好似有无数蚂蚁在攀爬。
    痛、痒、如同凌迟般一点点将他啃食,千刀万剐般的痛楚侵蚀着他每一寸血肉和神经,每一日都能感受到自己距离死亡越来越近了。
    秦叶艰难的爬坐起来,感觉到饥饿消退,恢复了少许的力气,他咧嘴一笑,消瘦的脸颊和因疼痛笑容略显狰狞。
    “这特么……的穿越有毒啊。”
    “神豪纨绔流、凡人资质修仙、废材少年俏侍女、重生过去补遗憾,穿越历史弄潮儿,那一个不能穿,凭什么老子就穿越成个阶下囚。“
    “我大概是穿越潮流里面混的最差的吧。“
    暗自低骂了几句,秦叶揉揉胳膊腿,痛的浑身大汗。
    这种游离在死亡边的感觉,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体会了。
    作为一个糟糕的穿越者,在蔚蓝星球虽然混得也很差劲,但至少衣暖饭饱,偶尔略有余粮的时候还能到小巷口支援些丰盈妇女,日子过得倒还滋润。
    然而这滋润的小日子在一场雷雨中结束了,一道闪电击中了他,突如其来的就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在荒芜的冰天雪地中,茫然失措的他见到几个古装汉子,他兴奋的挥手打招呼,却只来得及说了句妈卖批就被打晕带到了这地牢开始了挖矿生涯。
    原本想着依靠造纸、造玻璃、背诗词混个地主老爷当当,却没想到成了矿奴,整天挖着他们叫着灵石的玩意。
    这玩意外形类似前世的钻石,坚硬无比,带有强烈的辐射,跟他同期被抓进来的一部分人在前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皮肤肌肉纷纷溃烂而亡。
    他凭着前世营养均衡的身体抗到了现在,一次次的在生死之间徘徊,硬生生的坚持到现在,但如今身体各处也开始出现了水肿、溃烂现象。
    整座地牢中,所有的囚徒都需要挖灵石,承受着辐射,如同蜡烛般,慢慢的融化,当再无法发光发热的时候,便失去了价值,仍入漆黑的矿洞中,在黑暗中等待死亡,在黑暗中慢慢腐烂。
    对于许多人来说,死亡是种解脱。
    或许听到了他的喘息声,隔壁牢房中的干瘪矿奴靠在栏杆边低声问道:”嘿,秦叶,你到底在挣扎什么,这样痛苦活着,死了不好么?”
    “死?“
    秦叶揉脚的动作一缓,抬眸看向他,一字字道:“老子不愿意。“
    隔壁的矿奴讥讽的笑了笑,刚欲反驳几句,却对上了秦叶的眼神,心中一颤。
    那是种他从未见过的眼神。
    如沉寂火山下流动的岩浆,又似惊涛骇浪中的礁石,
    疯狂而又凶悍、狂暴而又坚韧。
    矿奴被吓到了,挖矿的人应该是麻木无神的,而他却见到秦叶如同嗜血疯狂濒死的野兽目光,在等待着机会露出獠牙,给予猎人致命一击。
    正前面牢笼的另外一个矿奴却惨笑开口道;“哈哈,死不死是你愿不愿意能决定的吗?”
    秦叶扫了眼他,缓缓靠在墙角,嘿笑道:“老子不愿意死,只要老子不死迟早活着出去杀光这群畜生。”
    “活着出去?哈哈哈。”
    其他的牢房中的人听到这话,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有人笑着笑着就嚎哭起来,有的人满脸麻木无动于衷,一干瘦的矿奴情绪激动的嘶吼道:“秦叶,整个地窟有着五十个带兵刃的监工,高头领更是一名强大的武者,空手就能开碑碎石,他只身就能屠杀我们全部,活着出去?你……告诉我怎么活着出去?”
    “就算活着出去了又能如何?“
    另外一个眼神麻木的矿奴低声道:“外面如今下着大雪,这处矿洞十有八九在荒山野地,没有食物,没有御寒衣物,出去后能逃多远?最恐怖的是在没找到人类城池之前遇到游荡的妖兽,呵呵,比起丧入妖腹,或许死在矿洞会是更好的选择。“
    他苦笑继续道:“在这里最少不会被冻死或饿死,也不会担心妖兽的袭击,就算死也能留个全尸。“
    牢狱的其他人都是各大城池的底层居民,在危机四伏的荒野上狩猎寻找食物的时候被抓进来的,对他们来说饿死或者冻死在雪天里跟在死在矿洞里并无区别。
    “秦叶,我看你身体已经开始腐烂,没多少时日了,与其放狠话,还不如留点力气多活些时日吧。”
    矿奴们神情麻木,没有再说话,缩在墙角与阴影融为一体,寂静的牢狱中偶尔响起矿工犯病低呻声外,再无声响。
    显然对他们来说,早已放弃了一切希望。
    “放弃就真没希望了。“
    扫视这些行尸走肉,秦叶艰难靠在墙上。
    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几个月了,所见之人都是黑眼黑发黄皮肤,穿着古装留长发,武器也是冷兵器。
    但这个世界似乎并不是他已知的历史朝代。
    日常通过矿奴透露出的信息,这个世界似乎正被一种叫做妖兽的怪物肆虐着,到处都充斥着难以想象的恐怖和危险,强大的武者,恐怖的妖兽,这些都是拥有远超常人得了力量,普通人完全无法抗衡,这也是众人放弃逃生的主要原因,没有强大武力,逃出这炼狱也不过是进入另外一个炼狱。
    他们放弃了,默默在这里等死,秦叶却一直在等待着机会。
    默默扫视了四周,他不动声色的将大腿内侧伤口撕开,从血肉中挤出三枚灵石颗粒。
    伤口愈合处鲜血流淌,肌肉硬生生撕扯的剧痛引起大腿不听使唤的颤抖,他面无表情,只是深邃如深潭的眼眸越发冰冷。
    恐怕没人会想到有人将避之不及的灵石埋藏血肉中,无时无刻承受着灵石的腐蚀。
    悄然挖开草堆泥土,只见地面赫然藏着数百颗染血灵石颗粒。
    “加上这些,应该差不多了。”
    他抬眸扫向空中无人可见的光幕。
    姓名:秦叶。
    武学:无。
    能力点:0.1。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