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生吞灵石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暴动之后,是逃生成功还是埋尸矿洞一切听天由命,秦叶,我们是一类人需要合作才能最大可能逃出去,请告诉我你的计划。”
    收回心神的秦叶看了眼四周,低声道:“第一,我们挖坑的人共有一百多人每天吃食消耗很大,这些看守者不会做草饼,那么大量的草饼是从哪里来的?”
    “第二,矿奴的人数平时在150左右,低于100的时候高长安都会从外面弄人进来,现在只有105人了。”
    “如果草饼没了,人数又快见低了…”
    陈勇猛地一颤,他并不是蠢人,在秦叶提醒下顿时明白了。
    这个世界妖兽施虐,人类苟延残喘,强者互相残杀,多少人饿死荒野,有多少人为了一点食物而争抢厮杀,所以高长安绝对是和外面有联系购买草饼,甚至有势力帮他往这里输送矿奴。
    陈勇眼神猛地一亮,激动道:“草饼库存的在地牢旁,只需要我们动动手脚将灵石污水引进去,草饼被污染有了剧毒,又到快要补充人员了,高长安会提前离开。”
    秦叶点点头,从第一天起他就在观察记录身边环境,原本他有着自己的计划,不过和陈勇一番交谈后,他改变了计划。
    “接下来,我需要你们毫无保留的相信我,由我来安排计划。”
    就在山谷另一侧,一座精致竹屋内。
    高长安盘膝坐诡异图案中,四周洒满了密密麻麻的灵石。
    此时,他身上的气息极不稳定,时而上涨,时而低落,窗边一位女子正忧心的望着他。
    这女子正是高长安的妻子婵娟,她身材凹凸,肤如玉石,长相艳美,眼眸流转间散发着令人着迷的妩媚。
    所有人都知道她才是矿洞的核心,在这里惹恼高长安还能死的痛快,惹恼了她却想死都难。
    婵娟咬着红唇,叹声道:“又失败了,都怪我没用,这阵法漏洞还是没完善。”
    “呼,别这么说,外道突破先天本来就不是易事先。”
    高长安平复气息,如鹰眼般锐利的双眸此刻柔情似水。
    “师兄,我们放弃了一切来到此地挖掘灵石,冬季过去后震天宗就会发现这里,我们没多少时间了。”
    高长安走到窗边牵起女子手心,坚定道:“婵娟,无需担忧,为了你,我一定会突破,一定会让宗内认可我,等突破了先天,震天宗又如何,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去。”
    婵娟展颜一笑,紧握高长安的手,柔声道:“那我需要更多的躯体来研究筋脉,推演阵法。”
    “哦,人我会去想办法,几天前送来的七个人用完了吗?”
    “喏,在那边呢。”
    婵娟嫣然一笑,纤手遥指窗外。
    窗外骸骨如林,人皮肉化泥,种的桃树在寒冬中开的正灿然。
    “在这冰天雪地中,这一片桃花林可真美。”
    ……
    交谈的时间极为短暂,在看守者劈死几个企图逃跑的人后,所有矿奴都重新排好队,陆陆续续被压制回地牢。
    当回地牢后,所有人拿起矿稿分批下了地洞,洞口被看守者守着,地洞内灵石污染严重,他们惜命不敢深入监督。
    在火把微弱幽光下,秦叶挖出块灵石,然后寻得块石头,将灵石放在上面用矿稿奋力砸,一下,两下,三下。
    剧烈的敲击声被挖矿声掩盖,他执着疯狂的砸着灵石上。
    这灵石不止长的像钻石,硬度也是有的一比,没有长时间敲打根本无法碎,之前发现系统后他尝试各种方法吸收灵石,最后暴怒下砸了点碎末吞了下,系统才有了变化,打那以后他每次下来都会这样做。
    经过半个时辰的反复敲击,灵石终于出现了裂痕,脱落下两块碎片。
    收拾好后,他老老实实的挖灵石,直到快要结束时,才撕开伤口将灵石藏入血肉,被看守者检查了后回到地牢。
    回到地牢的时候,陈勇对他示意了下,示意了下草饼的事情正在进行,关于整个计划,秦叶并未对他们说的太过详细,他只要执行者,知晓的太多了免得出纰漏。
    第一天照常度过了,而在傍晚分发草饼的时候高长安咆哮大怒,怒骂一群人蠢货的声音传遍整个地牢。
    他当场将离草饼最近的矿奴揪出来,让他说出原由,矿奴自然不知,被吓得瑟瑟发抖,崩溃跪地求饶,然而任他磕的头破血流,哭喊的歇斯底里,哀求的凄凉可怜,依然逃不过被恶犬分尸吃肉的结局。
    秦叶面无表情旁观一切。
    在地牢内他见过太多灭绝人性的惨剧,哀求,祈祷一无用处。
    人如蝼蚁命如草芥,想要活下去,只能靠自己用拳头去打,用牙齿去咬,拿血拿命去拼,才有一线生机。
    第二天,挖灵石归来,却没换来草饼,众人饥肠辘辘,在陈勇引导下地牢内开始闹腾起来,所有人拍打着栏杆大喊要吃东西。
    这次动静有些大,惊动婵娟带人亲自入了地牢,却被气味熏了鼻不愿意踏入地牢,只是指挥者看守者镇压。
    在看守者恐吓,恶犬狂吠下,暴动很快被镇压,毕竟昨天就有位老兄被当众分尸。
    “时机到了。”
    火把幽光,寂静的地牢中,避开看守者视野秦叶挖出埋藏的灵石颗粒,整整一把握在手心。
    他深吸一口气,幽暗中目光逐渐便的锐利,犹如暗中野兽终于亮出了獠牙。
    “闹这么大动静,高长安都没出现,他应该不在矿洞,只有这一次机会,失败了可没有从头再来的时间。”
    深吸一口气,秦叶一把将所有灵石碎片塞入口中,强行吞入腹。
    0.1、0.2、0.3……能力点缓慢稳定增长着,直到变成了1.6。
    姓名:秦叶。
    武学:碎碑掌(未入门)
    能力点:1.6。
    碎片如腹瞬间犹如化为开水,痛的他大汗淋漓。
    “提升,提升,提升。”
    刹那间,面板上的碎碑掌发生了变化,未入门变成了第一层。
    接着第二层,第三层…
    1.6的能力点瞬间见底了。
    “果然能提升,第三层了。”
    秦叶脑袋一阵轰鸣,碎碑掌的三招涌入脑中,变招,拆招,劲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滚瓜烂熟。
    就在此刻,腹中灵石碎片犹如成了岩浆,灼烧着他的五脏六腑,刺痛着每一个根神经,他发出惨叫倒地,身躯抽搐,痛苦嘶吼。
    啊~~~啊啊~
    嘶吼咆哮声彻底打破了寂静的地牢。
    “怎么回事?”
    “又疯了一个?”
    所有人一震,目光齐齐投向秦叶所在地牢。
    “是秦叶,那个最早来的。”
    秦叶发出的嘶吼太惨烈了,犹如濒死的野兽,将所有人都吓到了。
    陈勇紧捏着栏杆的手指骨节发白,无比紧张,心都悬起来了。
    “在这关键时候他疯了?开什么玩笑?”
    因为秦叶一直在他们面前表现的智珠在握,分析计划也是头头是道,他们也给予了足够的信任,由秦叶一手策划,他们执行。
    只是经过千方百计确定了高长安不在矿洞后,秦叶就闹腾出这么大的动静。
    就在陈勇等人患得患失的时候,几声怒骂从地牢外传来。
    “该死的杂碎,给老子闭嘴。”
    三个看守者满脸恼怒的赶过来,手中抽出长刀,目光残忍的扫过一个个矿工:“好死不死的东西,以为除了高头领外无人能治你们吗?不管是谁,这次你死定了。”
    “不是我,不是我,是那边,那个矿奴。”
    矿奴门恐惧的连连后退缩在角落,手指秦叶所在的地牢。
    激烈的嘶吼再次响起,看守者怒上心头,骂骂咧咧的走向秦叶所在的地牢。
    地牢中,秦叶整个人如熟透的虾米,蜷缩在地上翻滚、抽搐着,喉咙间的嘶吼如地狱恶鬼咆哮。
    扭曲的面容上青筋暴起,嘴里吐出的白沫中混杂着几颗闪烁的灵石碎片。
    “娘的,他王八蛋吞了灵石!!”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