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逃生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赵坤怒目而视,指着秦叶喝道:“你别得寸进尺。”
    “我送你条腿?”
    “你…”
    在看守者狂怒中,陈勇等人快速将所有人释放了出来,矿奴们意识到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心中狂喜,满脸激动。
    “很愉快的合作,让他们都过来。”
    秦叶眼神示意,陈勇便明白了,迅速组织安排矿奴们集中在秦叶前面,将他和婵娟身形彻底淹没,阻碍了弓弩手的视线。
    秦叶有着婵娟令赵坤投鼠忌器,但在地牢中有限的空间里,数十把弓弩却是极大的威胁。
    现在有人肉墙挡着,弓弩的威胁降到了最低。
    而且逃出地牢后,看守者追捕的话,众多矿奴也能帮他引走部分看守者。
    赵坤察觉到事情逐渐失去控制,脸色阴沉的可怕。
    刷刷!
    数十名弓弩手对着矿奴,缓拉弓弦,发出弦声如催命恶魔,引的挡在前面的矿奴一阵骚动。
    “呵,我似乎告诉过你收起愚蠢想法了?”
    藏在阴影中的秦叶冷笑:“想威胁驱散他们?你射一箭我断她一条腿,射两箭我直接扯了她头颅,你不妨试试看?”
    这该死的蛆虫!
    赵坤额头青筋暴起,只觉得对面是个油水不进,无耻的疯子。
    他挥手叫停弓弩手,厉声道:“你的要求我做到了,你什么时候可以放了她?”
    “让通道关卡的看守者全部进来,我还需要五把弓弩,放心,我们只求自保,也不想与你们不死不休。”
    陈坤心中一沉,这家伙实在太阴险了,关卡看守者进来后,他们逃离出去便是一路畅通,再无法牵制住他了。
    一旦逃出地面,婵娟死活完全存乎他一心,营救将极为被动。
    他此刻肠子都悔青了,当初在冰天雪地抓到这家伙的时候还以为是个痴傻,不曾想到竟然这家伙是个如此残忍,狡诈的疯子。
    早知今日,当初就该一刀砍了他。
    “叫人进来,弓弩给他。”
    看守者面面相觑,犹豫不决。
    双眸已经布满血丝的赵坤咆哮:“给他,五把弓弩还能翻天不成。”
    看守者阴沉着脸抛出五把弓弩,陈勇等人接手,快速拉弦检查,没问题后对秦叶点头示意。
    几分钟后,关卡看守者们懵逼的进来,知晓局势后一阵恍惚,全副武装的他们被一群废物翻盘了?
    秦叶扫视一个个看守者,狞笑道:“赵坤,你可好好清点下看守者人数,要是待会有人躲在暗处放冷箭,这些狱友们可不介意弄死这位大美人呢。”
    赵坤铁青着脸,几分钟后,阴沉在暗处的五名看守者走了出来。
    而此时已经隐于后方的陈勇悄然离开人群,潜入阴影中,急速往外奔去。
    “赵坤,你守信,我秦叶自然也不是失信之人,放心,出去后我自然会放了婵娟,现在所有人以我为中心,出去。”
    矿奴们激动不已,也知道机会来自不易,所有的都来源于这名叫秦叶的男人,筹码是他手中的血淋淋的婵娟,所有人自发供卫在他身边,齐心往通道外走去。
    踏踏踏!
    十分钟后,激动的面色涨红的矿奴们终于安全走到第三关卡,前面泛白的洞口便是通向自由,他们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队伍隐隐变得躁动不安。
    整条通道洒落着婵娟的血液,可怜的她已经变成休克状态。
    赵坤沉默不语,只是带人紧紧跟随,距离秦叶他们不过数米距离。
    “赵哥,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他们…”
    “你有办法?”
    赵坤脸色冷如万年寒冰:“你当劳资不想砍死那家伙,但要是婵娟大人死了,大家伙都要完蛋,那该死的家伙太奸诈了,每一步都算计到了,只能随机应变了。”
    赵坤气息极不稳定,浑身戾气波涛汹涌,双目中的怒火好似欲喷涌的岩浆,恨不得将秦叶焚肉毁骨,但被挟持的婵娟让他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忍气吞声等待机会。
    现在局势已经被秦叶掌控,他的残暴、冷酷、凶残使得赵坤很被动,不可理喻的疯子谁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只能一步步被牵着鼻子走。
    就在这时,众人踏着满地硫磺穿过第三关卡,在他们不远处就是出去的洞口。
    透过洞口隐隐能瞧见外面皑皑白雪,一阵风卷过,是冷如刺骨的寒风。
    矿奴们满怀激动,心潮澎湃,这是日思夜想的自由,现在近在眼前了。
    在希望面前,队伍再难保持统一,所有矿工都开始蠢蠢欲动,只要有人带头,瞬间会轰然散开,各奔东西。
    “现在,可以放下婵娟大人了吧!”
    “不着急!”
    秦叶扫过众多矿奴,狞笑道:“各位,此时不跑,还在等什么?”
    “跑啊,快跑!”
    “去你娘的,劳资终于活着出来了。”
    刹那间,早已经按捺不住的矿奴们纷纷咆哮散开,拼尽全力的奔向洞口,完全没有丝毫留恋和感激秦叶。
    不到半分钟,除了四名持着弓弩的矿工还在秦叶身边,其他矿奴早已跑的不见踪迹。
    而这四名就是陈勇留下来的班底。
    “你叫秦叶是吧,很好,很好。”
    眼神冰如寒刀的赵坤盯着又缩回婵娟背后的他,沉声道:“你可知道婵娟大人是高头领的女人,趁着现在高头领还未回来,放下她,我让你逃。”
    “呵呵。”
    秦叶目光微闪道:“一个后天强者而已,我自然有办法对付。”
    “一个后天强者而已?”
    赵坤好似听到了天大笑话,脸上尽是讥讽:“或许你有什么手段能对付普通后天境,但那些废物如何能与高头领相比较,连提鞋都不配,高头领可是半只脚踏入先天境,将来注定主宰一方的巅峰强者,就你不入流的手段注定没用。”
    后天境、先天境、实力相差悬殊。
    秦叶目光闪动,分析其中有用的信息,不停推翻修正接来下的计划。
    “你现在逃走还有一线生机,等高头领回来了,你没有丝毫机会,你绝对不想要看到他疯狂的样子。”
    “不,我非常想看到。”
    面对赵坤“好言相劝”秦叶突然狞笑高喝:“放火。”
    刷刷!
    刹那间,潜伏在暗处已久的陈勇猛地投掷出几根燃火木材落在看守者面前,赵坤瞬间脸色大变。
    该死的!
    话音还未落,燃火木材落在硫磺上,经过特殊处理的硫磺瞬间明火大作,浓郁烟雾刹那间升腾,整个洞穴里充斥着刺鼻的气味。
    浓郁的烟雾遮住了视野,呛鼻的气味在风吹下,直接灌入看守者口鼻,顿时咳嗽的鼻涕眼泪直流。
    赵坤咆哮声响彻地洞:“给老子冲出去。”
    “啊~”
    话还未说完,几位刚冲进烟雾的看守者脑袋上插着数只箭直溜溜滚落回来。
    “秦叶~”
    终于明白索要弓弩为哪般了,赵坤眼角迸裂,如濒死野兽般咆哮响彻地洞。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