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高长安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我们…成功了?”
    陈勇激动到颤抖,望着天地一片白,寒风雪飘,雪花落在身上的冰凉都浇不灭心头激动,他由衷佩服道:“这一切多亏秦兄弟,要是没有你,这一次绝对没有这般容易。”
    “嗯。”
    秦叶抬眸看了眼太阳,捏着婵娟的手没有丝毫放松,尽管脸色血肉模糊,但都能察觉到他似乎没有丝毫欣喜和放松。
    “找到那些恶犬没?”
    “没有,我先出来后寻了一遍,没发现那些恶狗的踪迹。”陈勇惭愧道。
    “跟我来。”
    秦叶深吸一口气,强忍身上伤势剧痛,带着众人不往外逃走,反而深入山谷,寻到附近那座精致竹屋躲了进去。
    “其他人翻看下有没有能用的东西。”
    随手将如破布的婵娟扔在地上,秦叶在墙上扯下地图,招呼陈勇过来研究。
    陈勇只是扫了眼地图,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因为根据地图,他们离最近的城池将近一百多里路,在冰天雪地中几乎不可能逃出看守者的追捕。
    特别是高长安不知道何时返回,要是逃跑的路上正好碰到他,岂不是自寻死路。
    “附近最近的势力是往南一百三十里的震天宗,只要进入震天宗范围,高长安必不敢追入,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按照我们情况,在这冰天雪地中,一百三十里路需要三天的时间,足够高长安等人追赶上来。”
    “近百人分散四方,高长安没办法确定我们方向,事不宜迟,现在往震天宗的方向出发。”
    翻箱倒柜的秦叶撕开床单将额头伤口包扎,目光扫了眼外面骨骸桃花林,眼神微动。
    “这臭娘们怎么办?”
    “进气没有出气多,不用管。”
    一阵吵杂声中众人快速离开了房间,只剩下残破不堪的婵娟躺在地上,唯有胸膛还在微微起伏代表他并没有死亡。
    “秦叶,这边。”
    数十秒后,秦叶等人冲到山谷口,陈勇等人都咬着牙准备玩命冲刺,接下来三天里是生与死,争分夺秒的较量,然而这时却突然被秦叶拉住。
    “不,先不着急。”
    秦叶拉住他们,指着温泉道:“跟我来。”
    说完,秦叶不顾众人的疑惑,率先跳入温泉池中,跟着僻静地处游去。
    温泉池中蒸汽腾腾遮住几人身形,特有的硫酸味扑鼻掩盖住了血腥味,陈勇刚欲开口询问为何不抓紧时间逃走的时,只听见一声怒吼隐隐从矿洞附近传来,让他心头猛地一颤。
    “该死的~秦叶~我要杀了你。”
    一声蕴含无边怒气的咆哮声惊空遏云,山涧风雪都瞬间停滞。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
    呜~
    “旺~旺旺~”
    一声哨响,山林间窜出数十条凶犬,看守者们迅速组织起来。
    “是赵坤,他们出来了,还有恶犬…”
    听到这个犬吠声,陈勇勃然变色,原本逃出来的喜悦瞬间消失殆尽,冰天雪地中身体虚弱的他们如何能逃得过猎犬和看守者的追捕。
    逃出地狱的瞬间,他们又陷入了绝境。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在一片嘈杂中,满怀煞气看守者们在猎犬的带领下纷纷扑入风雪中,一路向着雪中痕迹追杀下去,似乎没想到他们会藏在这里。
    “这里充满了硫磺,恶犬嗅不出我们的气味。”
    稍微解释了一句,秦叶清洗了脸上血水,疲惫的靠着石壁休息。
    在地牢内步步为营好不容易走到现在这一步,所幸系统给他带来了强大的力量的同时大大增强了体质,额头骨碎裂若放在前世地球上,恐怕颅内出血肯定避免不了,少不得icu住几天。
    但现在他除了有些头晕外,状态却无比的好,一股由肌肉、神经、细胞内发至外的力量给他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双掌更是宛如铁汁铸造而成,青岩黑石握力而碎。
    然而就在获得这样恐怖力量后,他顷刻便被婵娟的符箓炸飞,危机时刻他那几记头颅砸已经拼劲全力了,单纯轮力量已有数千公斤,在地球上不管你是什么人,面对这样的撞击力都会化为肉泥,然而他却用了数次才将婵娟的肋骨撞断。
    后天境强者的体质实在恐怖。
    看她用符箓的熟练,应该并不熟悉近身战,就这样依然将自己逼到了绝境,若是那高长安在场,恐怕今天结局会很凄惨。
    后天强者应为军队万人敌,战场绞肉机。
    自己实力暂时做不到,最起码面对强弩,他能感受到强烈的危机感,特别是在地洞内,数把强弩连射,再强大的人也会变成筛子。
    天空白雪飘飘,还未落在温泉中,便被热气蒸发成白雾。
    白雾中陈勇等人看着天色渐黑,心神不宁的他们有些骚动,也不知秦叶究竟在等什么,辛苦逃出山洞后就为了在这里泡温泉吗?
    这浑身都泡的发白了,也没下一步行动,若不是秦叶成功主导这次计划,恐怕他们早就按捺不住了。
    “秦兄弟,天色要黑了。”
    见天色渐黑,被秦叶交代过的陈勇将他喊醒。
    “看守者回来了?”
    “回来了一些,每个人浑身染血,腰挂头颅,有数十人之多。”
    “恩,应该差不多要回来了。”
    潜伏在白雾中的秦叶眯起眼睛望向山洞,果不其然见到期待已久的身影。
    …………
    硫磺刺鼻的矿洞前,每一个看守者浑身染血,头颅垂落,浑身紧绷,神情紧张到极点。
    寒风刺骨,却抵不过眼前人的目光。
    “持着利器的你们被一个浑身腐蚀的矿奴劫持了娟儿,并且安然无恙的逃出去了?”
    一堆被追杀斩首的矿奴头颅前,高长安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众人。
    他如同万里冰原的目光扫视所有人,如寒风中的冰刺,直接插入心中,让所有人心中都涌起一股寒意,寒彻入骨。
    这些看守者无一不是杀人如麻,此刻却也宛如被猎人盯住的野兽,战战兢兢,汗毛倒立,没人敢抬头。
    “大人,是我们大意了。”
    高长安前面,一名看守者满头大汗,紧张道:“那个秦叶拿婵娟大人做盾牌,我们也……”
    撕!
    话还未说话,强壮有力的手臂闪电般捏住他脖子,直接扯下脑袋。
    断脖处鲜血如喷泉涌出,喷洒在面无表情高长安脸上,令所有看守者噤若寒蝉,浑身发毛。
    “那为何她会落在秦叶手里?”
    高长安在尸体衣上慢条斯理的擦拭血液,声音没有丝毫感情:“娟儿是什么身份,你们都知道,你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保护她,她若活着,你们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她若死了,你们一家老小全部陪葬。”
    看着同僚无头尸体在前,看守者心生悲凉,当初跟随着婵娟大人胡闹逃离宗内,本以为能成为心腹,谁知晓弄成这样,这下事情闹大了。
    “大人,大人,婵娟大人在这里。”
    总算有人发现了竹屋内的的婵娟,看守者声音刚传出,高长安瞬间弹射出去,地面雨雪瞬间炸裂,眨眼间他身形已经出现在了竹屋前。
    “嘶!”
    藏在温泉雾中的陈勇眼前一花,一道身影如闪电般掠过,待看清楚后,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高...长安。”
    几人顿时脸色苍白,见微知著,光着速度就是他们望不可即的,这要是被发现了岂有活路?
    暗自对比,秦叶脸色顿时凝重,顿时想爆粗口。
    特么的……同样后天期,为何实力差距如此大。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