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钱老头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忘情河是北域范围内最大河流,河网密布,是北域货运的主要水路,也是农业灌溉水源。
    最近北域临近春季,雪水融化,忘情河一改往日慢吞吞的作风变得张扬舞爪、汹涌澎湃水位直逼湖溪镇,让当地居民忧心忡忡,日日夜夜查看水位。
    冬闲耕地,空旷的土堤坝上,都或站或坐着数十几个村民,他们抽着抽着旱烟,聊着家常,时不时眺望标记水位,记载几时几分涨了几分几毫。
    不多时,一个老态龙钟身影背着渔网走来,老人已是耄耋之年,两鬓发白,一双粗糙的手爬满了蚯蚓般的血管,脸上布满皱纹,皱纹使得他的脸皮像树皮一样粗糙,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
    闲聊居民一见到他,顿时哈哈大笑道:
    “钱老头,水流这样急,出河捕鱼,你真不要命啦?”
    “嘿嘿,老头子我命硬着列,这忘清河收不走,收不走。”
    “我看你这老不羞是昨夜又爬了张寡妇的窗了吧?这是去抓鱼付过夜费嘛?哈哈”
    “你情我愿的事怎么能叫老不羞,张家小子,你这是嫉妒我老而弥坚,老头子我可听过你家婆娘抱怨过房事不痛快,你要是不行,可请老头子我请教请教,哈哈。”
    钱老头浑身没有多少肉,干瘦的像老了的鱼鹰般,可斗起嘴却丝毫不肯落下风,说起老而弥坚时,那双深陷的眼睛特别明亮。
    明亮的眼睛配上得意上翘的嘴角,显得很为老不尊。
    “别冲动,别冲动,这老家伙嘴臭又不是第一天了,打不得,打不得啊,你这一拳下去,钱老头肯定没命。”
    俗话说骂人当众不揭短,这张家小子闻言顿时炸了,涨的满脸通红欲要与他拼命,却被众人拦住,只能隔着人群骂骂咧咧。
    “你放屁,你这老东西休要胡说。”
    “嘿嘿,放屁就放屁,老夫放屁你爹都要老老实实的闻着,更别说你这兔崽子。”
    钱老头掏出旱烟袋,美滋滋抽上一口,得意晃脑的解开渔船跨了上去,嘴里还得理不饶人说着。
    “可惜水里没有壮阳的玩意,不然老夫给你捕上两条补补身子,好让你重振雄风好好做回大老爷们。”
    “老子跟你拼了啊~~”
    不顾岸上的叫骂,钱老头哼着小曲驾着船向河中驶去,此时河上水流喘急,他手中的竹竿左撑右捣的,船却平稳迅速,作为经验丰富的老渔夫,他知晓冬季哪里的鱼肥,熬出的鱼塘鲜美养人。
    “咦,那是什么玩意。”
    只见不远处有个东西随着波浪起伏,隐约似乎是个人,正随着水流荡漾的撞向他的船。
    “刚出来就碰到这倒霉玩意,滚蛋吧。”
    见那尸体快要撞倒自家渔船,钱老头不爽嘟囔几句,手中竹竿啪啪啪的打在尸体上,将其拨开,随着水流远去。
    “这鬼天气,尸体都软的不痛快。”
    没有再理会那具尸体,钱老头驾着船快速往下游捕鱼点去,顺着风浪速度飞快,不多时便到了处两岸高竣且布满针叶林和阔叶林的峡谷中,水流到了此处平静了许多,这里正是捕鱼的好地方。
    只是刚到这里,看到岸边水中翻滚的尸体,钱老头无奈的翻了白眼。
    有着玩意在附近,这鱼还能捕么,捕上来的鱼还能吃嘛。
    这片区域水流比较复杂,水浪撞击到岸边后来回旋转,不出意外的话,这具尸体将在此处腐烂喂鱼,这是钱老头不可容忍的,他可不想白白胖胖的张寡妇那可人的小嘴吃着人肉鱼。
    “你这不昌盛的,死了还来祸害……咦,还有口气。”
    驾船靠近后,见这具“尸体”胸口隐约有些不明显的起伏,钱老头叹气,手中竹竿摆动,欲将他拔弄上岸。
    “老头子我可不想惹什么麻烦,弄你上岸已是天大功德了,其他不敢贪图,是死是生,听天由命吧。”
    竹竿精准插入这人衣服,钱老头刚发力,噗一声衣服断裂,露出这人浑身伤痕,胸口肋骨断裂凹陷,双臂不规则弯曲。
    扫了眼他身上伤势,钱老头脸上顿时露出抹诧异。
    “这家伙命真大。”
    …………
    “想当年老夫走南闯北去过多少地方,一双招子从未看错过人。”
    “真的假的?真有哪么大?”
    “废话,别看她裹在里面,我说那小娘子比张家媳妇的大,那就一定比张家媳妇的大,而且奶过娃,最少奶过两个。”
    “啧啧,张家媳妇是我们乡最大的,那小娘子还能比她更大?”
    “所以说张家小子废掉是有原因的,不大能废的这么快?
    嘈杂的声音从窗外传来,秦叶猛地惊醒,刚欲翻身起来戒备,浑身剧痛让他不禁一声闷哼,满头大汗重新跌在床上,细看之下才发现浑身被包扎成了木乃伊,空气中充斥着刺鼻的草药味。
    似乎安全了?
    抬眸打量四周,陈旧木屋顶,隐约还有蜘蛛在横梁之间织网,透过纸糊的窗户能看到院子里晾晒的渔网渔具,还有几条破洞的裹裤。
    窗外隐约能看到两个猥琐的身影正畅畅而谈。
    “我跟你说,老姑娘和小姑娘就是不一样,风韵这玩意不是小姑娘能模仿出来的,这需要长经……”
    “咳~咳咳~”
    “怎么识别老姑娘和小姑娘?嘿嘿,这个就需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了。”
    “咳~咳~~咳”
    正在院子里讨论眉飞色舞的钱老头,扭头往窗里毫不客气的骂道:“咳个屁啊,你又没伤到腿,有事滚出来说。”
    尴尬的秦叶费力爬了起来,走出简陋的房屋。
    屋外太阳高照,鸟鸣声声,庆着春天的到来,简朴的院子里干净整洁,墙角晒着渔网,渔网旁还有灰石磨,院中还有颗百年榕树下,榕树下立着个古朴墓碑,碑前两人正乘荫闲谈。
    一人正是叫骂的钱老头,他满头白发也没打理整齐,如枯树败叶般乱七八糟,另外个是位中年人,面容憨厚黝黑,双手粗糙,一看就是常年干粗活的农夫。
    两人身穿长袍,裤腿却拉到膝盖,腿脚上还有未清洗干净的泥土。
    渔具、农夫。
    “读什么书?嘿嘿,这个就需要看你悟性了,这种书店里可买不到,只有在书店旁小巷子里,神色鬼鬼祟祟的小贩手里才有,一般人我可不告诉他,至于行万里路,这个就需要先读书,再实践,我跟你说,每个城里都有百花坊,里面的女人个个都貌美如花,不过只要有银子,谁都可以去,这种最没意思了。”
    相谈正欢的两人撇了眼秦叶,继续畅谈,老头说的眉开眼笑,中年人满脸向往,就差流出口水了。
    两位聊的越来越起劲,甚至交换有交换经验姿势的想法,听的秦叶目瞪口呆,这都是什么奇葩。
    纯朴的农家人,一老一少不应该是聊的庄稼收成,不应该聊子女儿孙吗?再或者村里八卦之事也可。
    但坐下细听,这最少是古稀之年的老人,聊的全是怎么搞黄色,说的头头是道,比手划脚间更是眉飞色舞、性质盎然,笑起来下巴颏高高地翘起,因为嘴里没有牙了,嘴唇深深地瘪了进去,笑起来很是滑稽。
    而中年人晒得干黑的脸充满了向往神色。
    “咳咳,在下赵强,感谢两位救命之恩。”
    “行了,最受不了你们外乡人的礼节了,鱼粥在厨房过大锅里,自己去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