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银安宗主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寒冬已过,地里已经长出嫩芽,湖溪镇的人忙碌起来,走在碎石铺的街道上,秦叶慵懒的伸伸懒腰,心情愉快了很多。
    养伤已经有一个月了,伤势在前几日就已经彻底痊愈了,若在前世,这种伤势不死也会彻底残废瘫痪,不过体质非人的他恢复能力变态,伤势日益见好。
    这一个月里,没有车水马龙,没有行色匆匆的陌生人,没有打打杀杀的看守者。
    或许,生活本就该如此。
    前面拐弯处,几个小媳妇带着小姑娘,端着装有衣服木盆去忘情河边洗涤衣服,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湖溪镇中人生活习惯完全离不开忘情河,吃的是忘情河的鱼,喝的忘情河的水。
    秦叶当然也如此,若是来到这个世界第一站是在镇内,或许他会融入镇中和大家生活一辈子,但他是从炼狱里逃出来的,见识过恐怖、强大力量后,他自然不再甘心做任人碾压的蝼蚁。
    只是有些郁闷的是经过一个月的琢磨系统依然没有任何进展,犹如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没有任何提示,没有产品说明,没有系统指导的三无产品。
    与她们打了声招呼,在嬉笑中欢快的擦身而过,秦叶笑着点点头。
    “赵大哥,身体可恢复好了?”
    一位年轻的小姑娘笑嘻嘻的凑了过来,小麦色的皮肤谈不上多漂亮,出落的大大方方,这是镇里鲁渔夫家的大闺女,年芳十七八,常年陪伴鲁渔夫捕鱼农作,勤快能干,在镇里是有名的好口碑。
    “多谢鲁家妹子挂念啊,怎么了?”
    “赵大哥,这是我昨天捕到的青鳞鱼,煲鱼汤特别补身体呢。”
    镇里女子勤快能干,性格也很直爽,敢说敢做,大大方方的,可不会扭扭捏捏故作姿态。
    “青麟鱼稀少又昂贵,我…………”
    “鱼我放在这里了,婶婶还等着我去洗衣服呢,你记得煮鱼汤喝哦。”
    不待秦叶拒接,鲁家妹子便急匆匆的放下鱼,转身快步追上人群,远远的传来妇女们打闹嬉笑声。
    “待会还是让钱老头送回去吧。”
    秦叶摇摇头,女孩心思他如何不知,前世充沛物质生活养出来的他外貌自然比庄家人好上不少,加上突破后天境的脱胎换骨,身材挺拔的他气质魅力对没见过世面的女孩来说,自然是有着强大吸引力。
    倒不是他嫌弃人家长的不够惊艳,他还没庸俗到以貌取人,这个时代的女子拥有的勤劳、善良、忠诚是在地球物质至上的环境下成长的女孩所欠缺的,谈婚论嫁不用车、不用豪宅,只要有个遮风挡雨的木屋便行,而一座木屋只要是个四肢健全勤劳的年轻人都可以做的到。
    只是自身前途未卜,未来也不会局限在这乡镇里,两人之间不可能有结果,感情最忌讳拖泥带水了,既然无意,就早点干脆拒绝,才不会伤人。
    走过街道,在一条小巷里有几家铺子,是镇里几位读书人开的,铺子里卖书籍,卖古玩字画的,只是在这种鱼乡农地里卖书籍文物,生意自然可以想得到,常年不开张,靠着教人识字做学问来养活自己。
    书铺掌柜正摇头晃脑的念诗作词,见到秦叶后笑道:
    “哟,赵小哥来了,今天还是只看不买么?”
    “买不得买不得,读书人一辈子的学问都在书里,岂能用铜臭之物来买卖?”
    “哈哈,你呀,学问不深,脸皮到厚实。”
    掌柜笑骂了几句便不再管他,这一个月两人早已经相熟,他知晓秦叶来镇的时候差点命都没了,不可能有钱财来买书籍。
    但所有读书人都有一个臭毛病,对好求学之人不拒绝,如同私塾不得赶走旁听放牛娃,更何况秦叶每次都是洗手后才拿书翻阅。
    这个态度看得掌柜很满意,也就由着他在店内翻阅书籍,偶尔还会邀请他来共饮一杯茶水。
    “额,请教张师,此字如何读和解?”
    “此字乃念“宗”,可姓,可为尊,姓宗者极少,如湖溪镇数千人,姓宗者也不过三四耳,为尊称者为主,比如宗主,执一宗之为主,所以叫做宗主。”
    秦叶转头望向窗外青山,隐约能看见几栋宫殿,疑惑道:“宗主?就如同咱们震天宗的宗主吗?”
    张掌柜也顺着他的目光遥望青山,连上浮现抹仰慕,感叹道:“对,就如同咱们震天宗的银宗主,执掌震天宗称主,所以叫做宗主。”
    “银宗主?他很厉害吗?”
    “厉害?呵呵,能执掌震天宗岂能不厉害,传说银宗主是先天境的高手,你可能不知道什么是先天境,你只要知道先天境寿长两百又五十余岁,拳能开山掌能断河,最重要的是银宗主还很年轻,去年才办了六十岁大寿,差不多他还能活两百年,两百年啊,我曾孙的曾孙都死了,银宗主依然会健在。”
    “那要如何拜入震天宗呢?”秦叶露出满脸向往。
    “再过一段时间,便是震天宗招收入门弟子的日子,只需要递交当地官府开的户籍证明,就能参加,但是要被挑选中拜入震天宗,那可不容易”
    …………
    告别了张掌柜,秦叶满腹心事的走街道上。
    想要弄清楚系统如何增强能力点,加入宗门肯定是好的,毕竟世俗中很难接触到灵石这种珍贵宝物,只是现在入宗门的第一关就把他难住了。
    这户籍证明是最难弄的,镇上大部分人都知道他是被钱老头在河里捞上来的,身份来历有问题,这是宗门最忌讳的,毕竟震天宗与墨玉宗正剑拔弩张,来历不明的人不会招入宗门。
    直到回到钱老头的家,秦叶依旧没想到好办法,钱老头撇了他一眼道:“怎么舍不得青麟鱼还是舍不得人家姑娘?”
    “跟这事没关系。”
    秦叶闷头扒拉着饭,含糊不清道:“我想拜入震天宗当入门弟子。”
    “你?拜入震天宗当入门弟子?”
    钱老头楞了楞,随后耻笑道:“谁不知修道习越年轻越好,入门弟子大都十几岁的童子鸡,像你这样毛都长齐的家伙,那个门派瞎了眼招你入门?”
    接连被这老家伙怼,秦叶忍无可忍:“老子还风华正茂,怎么不能求道习武了?老子不偷不抢,不奸不盗,凭什么不让进去,不就是年龄大了些吗?大器晚成不行吗?什么狗屁身份证明,凭我天资还非要什么身份证明不成?我特么还不信进不去了。”
    秦叶一顿老子长老子短的发泄,听的钱老头脸如锅底般漆黑,这混小子在老子面前称老子,活得不耐烦了。
    “你说天资,嘿嘿,震天宗还真给了你这种自命不凡的家伙机会,只要能入了门,练出了内力,就能无条件入得门。”
    钱老头讥讽了几句,扔出本泛黄秘籍示意秦叶拿起来。
    秦叶拿起秘籍,上面龙飞凤舞写着四个大字《青玄道功》,署名标注的是震天宗,他不由疑惑这色老头怎么会有震天宗的秘籍,莫非这老头是隐士前辈?
    “这是震天宗内的秘籍?”
    “书店有卖的,弄坏了一两银子。”
    说完,钱老头出门散步去了,大概率是如往常一般蹲在路口看路过的波涛汹涌。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