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仙门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这么说这本真是你店里的出售的?”
    书店内,张掌柜瞥了眼秦叶手中泛黄书籍,缓声道:“你是想问之前为什么没看到是吧?这本破书全镇几乎家家都有,摆在书架也是浪费位置,震天宗每年都会免费发放,早就流传方圆数百里外了,早就烂大街了,只要是个人能练出气感来就能拜入震天宗。”
    “张师莫要恼,小弟我也是没办法,你是知晓我情况的,只有勉强试一试了。”
    “没什么,谁没有做梦的时候,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一样还在努力练。”
    秦叶耸耸肩,无所谓道:“总要试过才会死心,死心里才会踏踏实实娶媳妇生娃。”
    张掌柜哈哈大笑:“秦兄弟你有这心态,也许未必没有机会,在我看来你身体结实有力,能言善辩聪慧过人,认真练习未必不能拜入震天宗。”
    这些话很敷衍应付,秦叶也没想太多,良药苦口忠言逆耳,人际交往就是这样,花花轿子人抬人,就算打心底不相信对方会练成,也要说些漂亮话鼓励一番。
    两人闲聊喝茶之余,秦叶又问道:“师兄,震天宗散播这本秘籍,想必入门很难,却不知实情如何?”
    “比你想象中的还要难,震天宗招人日,方圆千里无数聪慧伶俐,天赋惊人之辈汇聚一起,近万人中挑选二百余人,难度可想而知,然而练习《青玄道功》至少数百万,每年能成功练气者不过三十上下。”
    “这么少?”
    张掌柜似笑非笑看着秦叶:“你呀,还是江湖人的老毛病,你以为震天宗只是江湖上那些三教九流势力?震天宗是仙门,有仙法修成长生不死,传闻宗内有位活了五百年的老祖宗,上入青天下入幽冥无所不能,岂会有人不神往?这收徒门槛自然会高些。”
    “这本《青玄道功》练习人数不止百万之数,练就者大部分都不过刚识字的十岁孩童,如赵兄弟这般年过双十的,那是数十年都难出现一位。”
    张掌柜很能打击人信心,秦叶没有接过他的话茬:“张师刚说到了震天宗还有位神通广大的老祖宗?”
    “那是,哪位老祖宗是我爷爷的爷爷亲眼所见,至于我嘛,可是亲耳听闻过老祖宗的声音。”
    张掌柜斜了眼秦叶,满脸得意:“三年前,夏宗主接位时,全镇都听到了老祖宗的声音,宛如晴天霹雳般,地动山摇的。”
    “老祖宗说了什么?”
    “这……”
    张掌柜犹豫片刻,又看了下四周后才压低声音道:“那声音太轰鸣,大多数人都没听清楚,但是我感觉老祖宗很生气,是在发怒,在怒吼,喊的好像是“孽徒”二字。”
    “孽徒?”
    秦叶皱起眉头:“那可知晓老祖宗收了哪位徒弟?”
    “这个就不清楚了,只是听闻十几年前有个小孩子被老祖看中收入门下,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至于那小孩姓什么叫什么,那就不得知了。”
    “好吧,《青玄道功》可有什么捷径或者方法?”
    “捷径倒是有,就怕你负担不起,震天宗内每年都会放出一批感气丹,一枚大概数百两银子,这感气丹可是好玩意,能提高感气的几率。”
    “那多吃几枚药效可叠加吗?”
    “要是能叠加,我卖了祖宅倾家荡产都要去买回来,成了震天宗弟子多少家产挣不回来?”
    “数百银子一枚,还是挺贵的,那这感气丹能提高几成感气几率?”
    “几成?嘿嘿,最好的感气丹也只能提高一成,提高几成?别痴心妄想了。”
    提高一成?有鸡毛的作用?
    秦叶心中吐槽,他没有问张掌柜有没有服用过感气丹,这位读书人显然过的并不如意,生活只能算是刚解决了温饱,问出来只会让他难堪,何苦呢。
    没多久,茶水喝了几壶,两人天南地北的闲聊,秦叶了解到了不少东西,他忽然想起一事,问道:“张师,这练气到底算什么?为何有人可以练成,有人练了十几年未入门?”
    “嘿嘿,既然你想入得震天宗这等仙门,自然就应当知晓,何为资质。”
    张师端着秦叶倒得茶吹了吹,姿态做足之后才缓缓道:“所谓资质,因人而异,若目标只是后天境,那资质高低只能决定你修炼速度,但想脱了凡躯,进入先天,踏入仙途,那资质便是第一道坎,有灵根便有资质,无论好坏,无灵根则无仙缘,终生不得脱凡化仙。”
    “什么是灵根?”秦叶有点懵。
    张师拿起一片熟茶叶,嘿嘿一笑:“比如这片茶叶,在树上生机勃勃,摘下来后炒熟埋入土还能种活?如你在胎腹中生机盎然先天之气充沛,这先天之气便为灵根,临世后经过红尘浊气污染,一口先天之气散尽,污身垢体,怎能再踏仙途?”
    “我怎么就污身垢体了?你还能观相看灵根不成?”
    “我哪会看什么灵根,但跟钱老头能聚在一起的又有几个好东西,恐早已是烟花红尘之地常客,”
    秦叶大怒,却又发现辩解苍白,只能继续问道:“那你怎么知晓这些东西?”
    “这些东西不是什么机密,每年各地豪门贵族送子弟过来参加考核都会聊到这些,常年耳目熏陶下自然明白。”
    张掌柜看秦叶吃瘪,顿时得意洋洋道:“往日你总笑我死读书,现在好叫你知晓什么叫读书人,你可听好了,我们身处北域,这点不用多说,北域宗门林立,以仙法道门为尊,世俗皇室交接更替都需得仙门点头才行,世俗间武力值后天为尊,踏入先天则入仙途,但是……”
    说道这里,张掌柜缓缓端起茶杯抿了口,直到在秦叶脸上看到急不可耐的表情后,才满意的放下茶杯继续道。
    “但是啊,先天之境上还有金丹境,这金丹境就是神仙中人了,飞天遁地无所不能。”
    “然后呢?”
    “什么然后?”
    张掌柜眨眨眼,摊手道:“我就一书店老板,那等玄奇高妙的境界又岂是我等凡夫俗子能知晓的。”
    秦叶无语,这家伙吊足了胃口,自己也配合他恭维了半天,最后也是半罐子水在晃荡。
    两人天南地北的胡调侃,倒也快活。
    直到天色渐晚,秦叶离开书店,顺着忘情河一路走,周边很僻静,他捡起块石头双手一撮,石头被碾成石灰。
    书店里的书籍被他都快翻烂了,也数次旁敲侧击询问张掌柜关于外道强者的消息,结果没有任何收获,外道强者显然比他想的还要少。
    他也有考虑过要不要暴露自己后天境实力引起震天宗的注意,只是仔细思考后他便放弃了。
    换位思考,当一个陌生强者出现在你统辖的境内,无论对方多坦诚,接纳是不可能的,更多的是防备警惕,甚至说不出来历引起猜疑的话强行击杀也不是不可能的。
    昨晚他已经认真练习了数遍《青玄道功》,什么天地灵气,什么灵气感应,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太过于陌生。
    除了跟个傻子样呆坐了一晚,毫无所获。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