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纠结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秦叶并不气馁,他已经做好失败多次的机会了,系统内虽然已经将《青玄道功》录了进去,他却没有能力点去升级。
    不入震天宗就接触不到系统能吸收的宝物,没有宝物就没能力点,没有能力点就推演不了《青玄道功》,没有《青玄道功》又入不了震天宗。
    没有鸡就没有蛋,没有蛋就没有鸡。
    俨然已成了死循环,他本想趁着夜幕试试潜入震天宗,但是幸好今天知晓了震天宗内还有个老祖宗,这老祖宗实力已经惊天地泣鬼神,神仙中大人物,惹不起。
    盘坐在忘情河边,秦叶静下心来反复思索一些问题:“好不容易逃出生天,腰间寻觅符在醒来的时候就没有了,只要自己离开墨阳宗和震天宗的范围,是不是就彻底安全了,震天宗进不去,其他宗门难道也这么困难吗?”
    但是他厌倦了漂泊,自从来到这个世上后,一直忙于求生逃命,他喜欢这个小镇,喜欢这里的人们,不需要勾心斗角,不需要担心被抛尸荒野。
    除了震天宗难进!
    在冰凉的河水里洗了把脸,他脑袋更加清醒了。
    那个宗门不一样?他这辈子注定没法说清楚自己的来历,先参加震天宗的考核再做打算吧。
    “咦,我还以为你这混账小子走了呢。”
    刚回去,便听到钱老头的苍老声音,他端着饭菜正准备开吃。
    “你救我一命,我替你送终,你还没死,我走哪里去?”
    “童言无忌,狗子放屁,你死了老头子我都不会死,我替你送终还差不多。”
    “你替我送终?只有晚辈送长辈啊。”
    “滚,大逆不道的玩意。”
    吵归吵,钱老头多拿了副碗筷,嘴里还是骂骂咧咧不肯吃亏。
    “这是什么玩意?豆腐脑?老头你还会做豆腐脑?只是你这放的啥玩意?哪有豆腐放盐的,放点糖多好。”
    秦叶好奇的用筷子扒拉了几下,才发现盘里黑不溜秋的玩意是豆腐,再看了眼院子里有些年头的磨盘,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慢着,钱老头,这玩意恐怕有些年头没用了吧?你这年纪也搬动不了磨盘清洗,不会没清洗直接磨的吧?”
    “放屁,你这天杀的家伙,老夫老当益壮,清洗一个石磨算什么,再说豆腐脑就该是咸的,没吃过别瞎说。”
    钱老头大怒,手指点点,差点戳到秦叶脑袋。
    “好好好,豆腐脑就该是咸的,是咸的。”
    见老头急了,秦叶也不跟他计较,越老越小,跟老头讲道理,那本来就是没道理的。
    “豆腐脑本该就是咸的,你这毛都没长齐的小东西知道个什么。”钱老头一如既往的张嘴喷人。
    秦叶低头扒饭,他发现了,这老家伙就是个喷子,说话也不能客气:“你说咸就是咸咯,改天我做个甜的出来给你尝尝。”
    “你会做饭?”
    “什么叫会做饭,那是叫做绝世神厨。”
    “你个天杀的小东西,老头子我一把年纪了,还要伺候你每天做饭给你吃,你这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还替我送终,你是巴不得我早死吧?”
    “我这不是身负重伤才好吗,再说你刚才说要活的比我久。”
    两人好一番争吵,却谁也不肯服输。
    “以后每日三餐都你负责,鱼你去捕,渔网你负责晒,你负责修,鱼也你负责去卖。”钱老头大吼道。
    “老头你疯了?那张寡妇是不是也我负责去爬墙?”秦叶回吼道。
    “你个狼心狗肺的家伙,怎么好意思欺负一个糟老头?”
    “我怎么狼心狗肺了?怎么就欺负你了?”
    “那活你干不干?”
    “干,张寡妇我也一起干~~”
    “干你娘~~”
    …………
    秦叶闲日子终于到头了,每天一日三餐给老头准备的妥妥当当,天晴出河捕鱼,下雨在家修补渔网,其实他靠着一身蛮力可以赚的更多给老头更好的生活,但他还是选择老老实实接过老头的活。
    什么原因他也不是很清楚,也许是这安宁的生活环境,也许是钱老头越来越苍老的身影?
    他的修炼也变得规律起来,每天迎着日出感悟灵气,或在市场上卖鱼闲逛,看能不能遇到系统能吸收的东西,或者偶尔躲在僻静的地方练习《碎碑掌》。
    这掌法其实已经练到了尽头了,他试着想靠自己推演深化,努力了半个月才接受不可能做到的现实。
    一套掌法无非挥拍,横击,掌力分外柔内刚,内蓄刚劲,外现绵柔等几种变化,这些变化他早已经掌握的滚瓜烂熟,能在出手瞬间随意变化,无论从那个方面来看,这门掌法的潜力已被挖的干净。
    “这豆腐脑刚刚不是说放点糖嘛,怎么你又放盐了?”
    午饭秦叶买了些猪头肉回来,钱老头又做了咸豆腐脑。
    “白吃白喝还堵不上你的嘴,你懂个屁豆腐,哪有豆腐脑不咸的。”对于秦叶的话,钱老头非常不满意。
    “臭老头……”
    秦叶喝了口咸豆腐,把碗往桌上一扔,起身开始推磨磨黄豆:“等着明天吃大餐吧,让你见识下什么叫豆腐大全席。”
    “就算你说破天了,这豆腐脑就该是咸的,吃甜豆腐脑的都是异类。”钱老头美滋滋啜了口,鄙视道。
    下午秦叶做豆腐忙的不可开交,钱老头却吃饱喝足的去镇口老树下抽旱烟去了,只是那双贼兮兮的眼睛在来往路人身上直溜溜转动,这也是他最大的爱好之一,或者有时间就去村里浪荡出了名的张寡妇家慰问。
    起初知道时,秦叶惊为天人,这老家伙一把年纪了竟然还能瞟偿,还有能力嫖,也不怕猝死在女人肚皮上,敬仰之情顿时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那张寡妇他也见过,长得倒是白白净净,五官却并不出众,唯一能拿的出手的便是那波涛汹涌,浪的很。
    第二天,秦叶去市场卖鱼回来,带着酱油,香菜、葱花、辣椒油等调味品,见秦叶将挤出豆浆的豆渣扔掉,钱老头不由怒道:“天杀的小贼,白吃白喝也就罢了,还浪费这么多上好的黄豆,你不知道这玩意卖的贵吗,以后你休想再碰黄豆。”
    “算啥珍贵的玩意,明天用水泡着,我给你种上一亩地,收成够你吃好几年了。”
    秦叶也不理他,烧火蒸煮豆腐,钱老头气恼的看他胡闹,转身回屋休息去了。
    不过一会,秦叶喊他出来吃饭,只见桌上摆满了白花花菜肴,红烧豆腐、麻辣豆腐、麻婆豆腐、鲫鱼豆腐汤、豆腐炒青椒,最重要的还有两大碗甜豆腐脑。
    看着眼前红红绿绿的菜肴,甚是养眼,看着秦叶吃的贼香,钱老头迟疑的端起碗夹了菜,这一入口,便再未停过筷子。
    秦叶扒拉了两大碗白米饭,看着钱老头将桌上菜肴吃的干干净净,不由浮现抹揶揄笑容。
    吃饱了饭菜,钱老头喝甜豆腐脑,呸的一声吐出来。
    “都是些什么玩意,浪费豆子。”
    说完起身,腆着肚子抽着旱烟出了门散步。
    “这老东西,真不可爱。”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