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山玄道长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钱老头是真难相处,在镇里更是为老不尊的典型,是妇女小姑娘共同敌人,若他再年轻个数十岁,也不知道要挨多少揍。
    虽然难以相处,不过人到不坏,嘴贱心软,起码自己受伤期间用的草药在药房里卖的都不便宜,是老头掏出了棺材本买的。
    “为什么没法感受到天地灵气?”
    秦叶一直在思考,按理说努力冥想感受,只要这玩意存在就一定就找到,一次不行,千次万次总会有瞎猫碰上死耗子的时候。
    然而他现在不由开始怀疑,这玩意是不是跟水里的氧气一样,鱼有鱼鳃所以能感受到,他没灵根所以再努力也是蹉跎。
    还真没修仙资质啊。
    秦叶眉头紧皱,气结道:“这特么的是个死结啊,没有灵根,就入不了震天宗,进入不了震天宗,就没法寻得够系统吸收的宝物,这不是逼着我潜入震天宗去做一回梁上君子么?但风险太大了,后天境实力真不够看啊。”
    秦叶对后续规划没有丝毫进展,他甚至生出潜回矿洞再寻他法的念头,不管怎么说那边最起码还有灵石。
    “你这小家伙,现在正是鱼肥肉美得季节,怎么可能只补这些鱼来,你定是偷懒耍滑了,活该被人打的半死抛下水。”
    在钱老头一片抱怨中,秦叶推着木车跟在身后往市集赶去,湖溪镇里忘情河极近,鱼产品卖的都极其便宜,现在钱老头想趁着镇外人来收购将鱼干卖到镇外去,卖个高价。
    镇外来的是个大商队,听说十几匹马车进不来停在镇外峡谷,这商队干的是倒卖土特产,当地收购便宜货物,然后一路上转卖给其他镇的居民,赚取差价。
    “一个商队收什么不好,会收这些不值钱的破鱼?你这老头也太瞎胡闹了。”秦叶抱怨道。
    “什么叫破鱼?这可是湖里的青麟鱼,很补身体的,只有湖溪镇这边的河水里才能捕到,你没见鲁家闺女都用来示爱嘛。”钱老头很不满。
    “她都嫁了人,别瞎说话了名声。”
    “哟,你这是后悔了还是心疼了?”
    “放屁。”
    “没大没小的东西,干点事就叽叽歪歪的。”
    “什么叫干一点事啊,这车装了多少鱼干,推这么远,这是我推过最累的车。”
    “你还没取媳妇,这话说的还早。”
    “…………”
    出了镇,钱老头依旧叨叨絮絮没完,秦叶听的头大,放下木桶,有气无力道:“老头你声音太催尿了,我先撒泡尿。”
    说着跑到树林旁一处野草杂多的地方尿尿。
    “懒人就是屎尿多,向你这么不懂事的年轻人可不多了,以后怎么讨媳妇,怎么成家啊。”
    “老头你是怎么活到现在还没被人打死的?”
    秦叶气的牙痒痒,见到前面一个大树,情绪激荡之下,水枪直射,忽然树后猛地窜出一个人躲避尿道。
    秦叶吓的一条,连忙后退戒备在老头前面,钱老头却还在瞎嚷嚷:“你这家伙,听过尿血,尿石头的,你怎么还尿出个活人来了。”
    秦叶紧盯着那人道:“闭嘴,又没女人,老子怎么尿出个活人来?”
    这个身材精瘦的中年人,身穿灰袍,腰挂长刀,气质阴郁,目光凶悍,卖相一看就不是好人,最主要的是秦叶一眼便看出那刀与矿洞的看守者用的刀一抹一样。
    墨玉宗的弟子?巧合?还是专程来寻自己的?
    “啊,这个人的刀是墨玉……”
    好死不死,钱老头嘴快,话刚说出口便发现似乎闯了大祸,连忙住口缩在秦叶身后。
    “瞎说,这位大哥明明就是上山砍菜的,你这老家伙真是老糊涂了,说些不着边的话,大哥,很抱歉,刚刚小弟没注意到树后有人,冒犯大哥之处还请多多见谅。”
    呵斥完老头后,秦叶满脸笑容拱手道歉。
    自从知晓湖溪镇便是震天宗的山脚下后,秦叶便不自觉的放松了警惕,没了寻觅符,高长安墨玉宗寻找自己无疑是大海捞针,更何况这里是震天宗的大本营所在,安全自然无碍。
    只是似乎自己想的太过理所当然,眼前这人绝对不怀好意,在钱老头无意点穿他身份后,能明显感觉到他眼中闪过的凶芒和悄然激起的杀意,只是应当不认识自己。
    不然不会等到被识破身份后才起杀意。
    “哈哈,这是什么话,最近家里缺些木材烧,站在树后小兄弟看不见也是当然,没有冲撞,没有冲撞。”中年人哈哈大笑,自然的向两人走过来。
    震天宗与墨玉宗这两年厮杀不断,他是墨玉宗安排在震天宗这边的重要探子,现在任务完成了,他本欲将埋藏在此的武器取出后扬长而去,却不曾想到来了一老一少两人,躲在树后等两人路过后再离去,谁知晓着混小子竟然差点尿到自己身上。
    这对爷孙是一定要杀的,两个渔夫而已,杀了也引不起太大波澜,至于尸体么,直接用烈火符烧毁便是。
    珍贵的烈火符用两条贱命上,这两人应该感到荣幸。
    两人心里都在妈卖批,面上却是笑嘻嘻,秦叶满脸羞愧,中年人一副不以为意,反而做出一副安慰他的姿态。
    后面人老成精的钱老头却看出问题,大骇道:“小子,快跑,他要杀人啦~~~跑啊~~”
    “瞎说什么,是我们先冲撞了别人。”
    秦叶头也不回的摆摆手,还未等手落下,猛地横批向中年人胸膛。
    几乎同时中,年人手中长刀出鞘,嘴角扬起抹残忍弧度,完全不顾秦叶的劈掌,挥刀砍向他脖子。
    刀比掌利!
    中年人从小便懂得这个道理,更何况他潜伏在震天宗范围,墨玉宗给了他块防御符箓,遇到法力袭来自动激发,可抵挡后天高手一击。
    就算这小子打娘胎里出来就练道经也不可能突破后天境,终究他伤不到自己,而自己可斩头颅。
    然而结果却让中年人无比错愕,直觉胸口一阵剧痛,眼前这年轻人的手掌毫无阻碍击穿他的胸口,震碎心脏脾肺。
    到死前他都不明白,为什么符箓没有激发,为什么这年轻的小伙子能有如此匪夷所思的掌力。
    或许是钱老头尖锐的叫喊声引起了其他人注意,很快便围了一群路过的居民,不多时震天宗几名执法弟子也赶来了,他们检查了下尸体,低语了几句,之后有一位白须老者过来问话。
    “老夫道号山玄,这人可是你所杀?”
    “正是我杀的,我发现了他墨玉宗探子的身份,他欲灭口,我先下手将他击毙了。”
    “不知小哥如何发现他知晓他来自墨玉宗的?”
    钱老头挤了过来,炸呼呼道:“是老头子我发现的,他那刀是墨玉宗的刀,我见过,我见过。”
    山玄道人点点头,湖溪镇的老不羞在震天宗都是出了名的,能识别墨玉宗的刀并不稀奇,不过他心中也有疑问:“我观小哥指节粗大,似乎是习武之人,不知可否展示一番?”
    秦叶点点头,抓起几块石头,双手搓揉成粉末展示给他们看,几位老道大惊,仔细看石头彻底成了粉末,不由赞叹道:“这位小哥一身世俗武学惊世骇俗,世间少有,不知尊姓大名?”
    “山玄仙长客气了,在姓赵,名强,不过一普通武夫罢了,经历江湖血杀情仇,被钱老头所救,在湖溪镇养伤。”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