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沙……壁?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山玄仙长客气了,小子姓赵,名强,不过一莽撞人,经历江湖残酷,所得钱老相救,跟随身边赡养送终。”
    山玄道长看了眼满脸不屑的钱老头,又转向秦叶,语气客气了许多:“武道艰难,你苦练数十年才有今日实力,不应埋没在此,不知可有意入我震天宗寻觅仙缘?”
    “小子自然愿意,待我将钱老安置后便沐浴拜山。”
    “哈哈,好好好,老夫在门中静待你到来。”
    山玄道长抚须长笑两声,带着尸体快速离去。
    钱老头听闻秦叶有意离去,骂道:“你这忘恩负义的小子,入什么震天宗,你以为他们看中你什么,马上要开战了,你上去也是个凑数的。”
    秦叶不理会他,推着鱼车就走,日思夜想的机会就在眼前,他怎会错过,就算上战场又如何,谁说上了战场就一定要拼命。
    “蠢货。”钱老头扭头边走。
    “放心,我会给你养老送终的,不会扔下你不管。”
    “滚滚滚。”
    卖完了鱼,一路上钱老头反常的没吵闹,回到院子里便坐在墓碑前沉默不语。
    秦叶勤快的将水缸装满,做好饭菜,发现老头依然坐在无字墓前,不由有些担心上前问道。
    “这里面埋的你老相好吗?发什么呆呢?”
    “人生在世,如白驹过隙,我这忙忙碌碌活了一辈子,死后能埋葬在她身边便满足了,小子,你记住,老子死后不可悄然下葬,必要人前显赫,风光热闹。”
    见他说话的语气有些异样,秦叶不由宽慰道:“你在说些什么胡话,什么死不死的,按你看张家媳妇的精神头,再活个十来年不成问题。”
    “哈哈,你这是诅咒我早死啊。”
    老头哈哈大笑,第一次认真的对秦叶说道:“你去中州无极山吧,哪才是适合你的地方,震天宗近期恐有巨变,老夫也要做逃难的准备了。”
    “你在胡说些什么,中州,这里离中州数万公里,去个鸡毛,还有你一个糟老头子怎么会知道震天宗会有变化,”
    秦叶总觉得他话里有话,皱眉道:“再说你这把老骨头能逃哪里去,别瞎想了,赶紧去吃饭。”
    “不吃咯,不吃咯,我要去逃难,你也抓紧离开吧。”
    见老头颤颤巍巍站起来往门外走去,秦叶也懒得理会,就这个年纪这身子骨,能单独走出湖溪镇都算硬朗了,逃难能逃到哪里去。
    嘴里扒拉了一口饭,他含糊道:“别走远了,饿了赶紧回来吃饭。”
    “不回来了,不回来了。”
    …………
    直到月上树俏,依旧没见到钱老头的身影。
    秦叶这才觉得不对劲,这老头莫非被哪家娘们勾了魂,亦或者老年痴呆不记得回家的路了?
    联想到白天老头反常的言语,秦叶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老头不会真的离家出走了吧?
    秦叶转遍整个湖溪镇,询问了很多与钱老头有接触的居民,包括张寡妇的家也翻了个遍,结果没有一个人见过他。
    莫非这老头知晓自己要离去,气不过自寻短见去了?
    秦叶摇摇头,一个独自生活近百年整日跟人斗嘴对骂的老家伙,没有这么脆弱。
    可一个年近百岁的老人又能去哪里?莫非是墨玉宗的人做的?也不对啊,人是我杀的啊。
    秦叶一时间满腹疑惑。
    往日相处他也发现了些钱老头的不同寻常之处,比如那个石磨最少五六十斤了,连走路都颤颤巍巍的他竟然能推磨磨豆腐,平日吃饭挑三拣四的饭量也极大,最不可思议的是这么大年龄的老人竟然还能深夜爬寡妇的窗。
    想起往日心中起的些不合理,秦叶心中升起了个大胆的猜测。
    莫非钱老头是墨玉宗安插在震天宗山脚下的探子,潜伏了大半辈子,平日里蹲在镇口处不是为了看路过姑娘,而是找的一个借口借机观察山上的震天宗?然后半夜借着张寡妇的借口将消息传送出去,所以他会知晓震天宗会有变动,隐晦的暗示自己后就快速的离开了。
    这老东西……
    秦叶不由感叹,本想他年岁已大恐难活过今年冬季,还想以后辈身份将这有救命之恩的老头送上最后一程,烧点纸磕个头,免得这嘴臭的老家伙孤苦伶仃的死在家里发臭,只是看样子是自己想多了。
    秦叶没有第一时间去震天宗,距离招收外门弟子考核时间也就三四天了,他打算利用这三四天的时间再找找钱老头。
    与其说是寻找,倒不如是挖掘钱老头的秘密,要是早知道钱老头也是修行界的人,他肯定无所不问,定能知晓到很多修行界的消息。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钱老头既然是探子,能察觉到危险主动离开,秦叶也就能放下心来按计划行事,至于震天宗会发生的巨变危险,再危险能有矿洞里危险吗?再说人生地不熟的,去往其他宗派地盘,谁能保证中途不会在发生什么幺蛾子。
    自从在湖溪镇发现自家弟子竟然是墨玉宗的探子后,震天宗反应很是剧烈,湖溪镇挨家挨户的查询有没有发现陌生人口,若不是山玄道长事先知会过执法弟子,秦叶这来历不明的人定然会被带离问话。
    三月初三龙抬头,湖溪镇开始热闹起来,很多与朴实小镇格格不入的豪华马车驶入,亦或者江湖气息浓郁的武者入住,这些人都有个共性,身边带着个器宇轩昂的少年,来到小镇后表现很是文质彬彬,对待泥腿农庄人也是平等交流很是友好,生怕遇到哪位仙人的后代获罪于仙人。
    震天宗的开派收徒很是简单,若《青玄道功》入了门,运转体内真气经过探查便登记入册算是考核通过,亦或者每人分发一颗丹药,当众打坐练化,若能炼化后能诞生气感,依旧算考核通过。
    近乎千人的少年不过一天的时间便全部考核完毕,喜出望外的有,痛哭流涕的也有,通过《青玄道功》入门的不过十二人,其他近百名弟子皆通过丹药炼化感应到了天地灵气。
    众人对秦叶都很惊讶和敌视,一眼就能看出他年龄已过双十,却没经过任何考核便与众多考核通过的弟子站在一起,除了说明是走后门外,实在没有更好的解释。
    秦叶眼观鼻鼻观心,耻笑也好,嫉妒也罢,不过是庸人自扰,在仙长带领下登上震天宗踏入山门,虽然期待已久,他倒没与身边其他少年一样表现的特别激动,看在山玄道长眼中也正好符合年纪轻轻经历江湖大风大浪的人设故事。
    这些入门少年都已经登名入册,待拜了祖师爷后便算正式入震天宗的门,而秦叶却没考核也没人来询问相关信息登名入册。
    对于这种待遇秦叶早已有所预料,他很清楚震天宗的态度,之前与湖溪镇上的执法人员也聊过,任何一个核心宗门弟子都是从头培养起,就算带技拜师也需要身世清明,三观尚未形成时洗脑培养宗门认同感。
    他秦叶年过二十,来历不明,久经江湖风雨心已冷,隐患太大,对于这样一个弟子,想要入门登册还需再观察一些时日。
    在一名大长老带领下,祭祖静听门规,大概就是些不能欺师灭祖,不能同门相残,不能奸淫掳掠等繁琐规定,大致概况起来就是一门正派修士的自我修养详细版。
    待祭祖完后,秦叶静等长老发放道袍和身份令牌,每发一人长老都会在令牌上刻上道名,这些秦叶事前都经过执法弟子有所了解过,震天宗前几辈死的死老的老自然不用说,从宗主开始,震天宗主银安,往下便是二代弟子“山”字辈,比如执法堂长老山玄道长,往下第三代弟子则是“广”字辈,而现在他们则第四代弟子,是“沙”字辈,再往后入山门的便以“山”字取道号。
    沙烈、沙息、沙火……轮到秦叶时,长老可能有些词穷,扫了眼秦叶,健硕身材在众多少年中如堵墙壁,顿时有了注意,大笔一挥,赐字为壁。
    沙壁?
    秦叶:?????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