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白身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不管这道号如何恶心人,但秦叶却没法不接受。
    刻字为名,当祭祖入门结束后,秦叶拿着糟心的身份令牌,正式成了一名记名弟子,比其他入门弟子身份还要低上一等。
    秦叶很明白,他的实力是山玄道长看重的,但身份来历却不清不白,就算日后立下汗马功劳成为正式弟子,也永远不可能踏入震天宗核心圈子,执事长老便是他在震天宗的天花板。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看重的,既成了记名弟子,便可以传道法,入藏经阁,接触修行所需的物质,但让秦叶失望的是,藏经阁内需要长老手谕才可进,并且其中没有他所想的法器、符箓等相关信息,想必这些放在更加隐蔽的地方。
    在回到自己的屋舍后,秦叶有些发呆,虽然知晓不可能入了山门便能找到系统所需的宝物信息,但难度明显比想象中更大。
    本想从周边人打听下,却无奈发现这些小孩子一个个傲气无比,楞是看不上他这个低人一等的记名弟子,年纪轻轻架子极大,开口便是呵斥。
    师弟你问题太多了,师弟你年龄这么大了,还不好好修炼,净瞎琢磨。
    秦叶郁闷不已,就这些才入门的家伙,他一拳不把他们屎打出来,算他们拉的干净,嘴上毛都没长齐,摆什么谱。
    幸好震天宗内不止他一个记名弟子,其中有一人三十来岁,入得震天宗数十年,却一直没有气感,留在宗门内做杂活。
    而记名弟子永远只能用最低的道号。
    此人名叫李强,以前道名广月,现在道名为沙月,满脸络腮胡,性格豪爽。
    此时,沙乐远远看到正在发呆的秦叶,高兴呼道:“师弟,赶紧来,赶紧过来,老子弄了些好东西,过时不候啊~”
    秦叶好奇的凑了过来,惊讶的发现竟然是满桌子酒菜,有酒有肉的。
    “嘿嘿,惊讶吧,我在震天宗这么多年可不是白混的,这伙房吃食方面老哥可还是有些脸面,只可惜这些美酒了,若能弄些猪头肉过来,想必是极好的。”沙月咂咂嘴,有些遗憾。
    两人碰杯喝了一壶,秦叶笑道:“小弟到认识湖溪镇的张屠夫,若有机会下山便带上些送给师兄便是,只是小弟刚入宗门,正好有些问题想请老哥解惑。”
    沙月乐呵呵的笑道:“那有劳师弟了,师兄我能没什么爱好,就吃食这一块委屈不得,至于师弟心中疑惑,我大致也能猜个七八,你问,师兄我知无不言。”
    秦叶也不客气,人际交往便是花花轿子人抬人,你敬我一分,我敬你三分,你欠我一顿饭,我还你一壶酒,你来往我之间交情便建立了。
    “师兄,自从我们入了山门后,便得到一本秘籍,小弟我仔细翻阅后发现不过是门世俗炼体功法,门内考核的不是气感吗?为何又教导我们练习炼体功法?”
    “什么炼体练气,为何要区分开来?师弟你切莫多想。”
    沙月郑重道:“万丈高楼平地起,这身体便是基础,若基础不牢固,内练如何能出成绩?你才刚入门切勿忽略了这平地之基,其实不单单我们震天宗,包括墨玉宗也是如此,入门便炼体,若能通过炼体破入后天境,那便会被宗门纳入核心,只是这种难度太大太大了,数百年来,宗门内也只有过一人罢了。”
    “哦,不知道这人是谁?竟然还可以单凭炼体入得后天。”
    秦叶精神一震,这不就是横练后天强者吗,没想到沙月这外门弟子竟然也知晓。
    “这个嘛……算了,这个属于震天宗的禁忌,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沙月喝的醉眼朦胧,嘴却很紧,无论秦叶如何询问,都不肯再提关于外道后天境强者的消息。
    “师弟,我跟你说,宗门是真不将记名弟子当人看啊,你为何要趟着苦水呢。”
    “不知师兄此话怎么讲?”
    “关于修行啊,师弟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震天宗在北域只能算得上三流宗门,丹药物质有限,如果没有丹药相辅,感气难,突破后天更是难上级难,修行的财侣法地你一样都没有,在这修行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
    “没背景、没丹药、没法门、没天赋、你我不过普通人,再往后十年,你也不过和我一样,还不如下山作一个土财主。”
    秦叶点点头,他也感觉到了,这记名弟子还真就是放养的,没有师傅,修行上问题连请教的人都没有。
    “小弟明白,只是入得仙门,若不试试便放弃,日后恐怕心难宁,再说宗内不是每月都有发放丹药么。”
    “嘿嘿,外门弟子每月只需习武研经自有丹药提供,若得师傅看重或许还能更多,而我们记名弟子,若不赶些杂活,恐连饭都没得吃,更别提丹药了,至于干什么活,呵呵,明日你便知晓了。”
    两人交情不深,话语多半也点到为止,饮酒畅快后,秦叶便起身告辞。
    直到第二天清晨,他便明白了什么沙月话中的意思。
    清晨,山林雾气朦胧,月还在梢头,便有人在屋外呼喊。
    打开房门,走出后便看到有杂役执事带着几人在路口处将书籍分发给每一位入门弟子,并面带笑容告诉他们该去往何处学习。
    待外门弟子走完后,轮到记名弟子,秦叶刚欲过去领取,却被这名杂役执事拦住。
    “这是外门弟子早课,你一个记名弟子去凑什么闹热,从今天开始你们需要为宗门做出贡献,若表现的好才能成为正式弟子。”
    这名杂役执事斜眼扫了眼秦叶,眼中蔑视毫不掩饰:“你们都过来,我给你们安排活。”
    “嘿嘿,陈执事这是俺从家乡带来的些土特产,不值钱,不值钱。”
    “陈执事,家父贾永富,这是家父托我给你的信和礼物。”
    陈执事话音刚落,场中杂役弟子便快步挤了过来,塞礼物攀关系,丝毫不顾场中其他人。
    “哦,那行,你去丹药房帮忙打下手。”
    “永富兄的情谊我可一直记在心里,你出身书香门第可不能干苦活,就去藏书阁帮忙吧。”
    “恩,你的心意我感受到了,符箓堂那边缺个采购,你就去那边。”
    陈执事利落的将东西收好,纷纷安排好众人去向,等待半响,唯独秦叶呆在原地不动,顿时不满道。
    “你可知晓活分好坏,若有好活便能早些日入得宗门眼中,若是差活少不得劳累,你可有话说?”
    “不知道执事需要什么?”
    “哦,原来是个白身啊,呵呵,这就好安排了。”
    陈执事神情玩味的看着秦叶:“走吧,我给你找个活。”
    秦叶隐约能察觉陈执事眼中的丝丝恶意,心中稍有些不耐,表面却平静道:“白身又如何,不知道执事给安排什么活。”
    陈执事哈哈大笑:“白身又如何?能入得震天宗已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了,岂能容你挑三件事,你跟着来便是。”
    说完,陈执事带着秦叶沿着震天宗山背后走去,不多时到了宗门后山,他指着山背后一个冒黑烟的山洞道:“小子,震天宗能威震方圆千里,靠的是什么?强大的实力,而强大的实力需要锋利的兵刃才能发挥出来,我听闻你以前在世俗练了一身武力?”
    秦叶点点头,对陈执事语气中的轻蔑根本不在意,他扫了眼陈执事隐隐能感觉到身体内强大真气波动:“陈执事后天境实力,还看的上我这小小蛮力?”
    到了如今,秦叶也差不多能对自身实力有了个清晰的定位,实力应当恰恰踏入后天境,面对修道的后天境,他若能先手占的先机,就能活生生打死对方,若被他们准备充分,各种符箓,阵法等诡异手段层出不穷,他很难取胜。
    “哈哈,你们这些江湖人算什么东西,岂能入得我眼,像你们这种泥腿子,我杀了也不是一两个,不值得一提罢了。”
    “呵呵,不亏是修道的仙长。”
    “嘿嘿,修道之人的强大之处不是你们这些匹夫能想象的。”
    秦叶扯出个笑容,他实在想不明白他这股自信从何而来,修道之人,他又不是没打死过,还是个大美女。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