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疯魔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横练肉身外道,皮肉,筋骨都会大幅度强化,如练碎碑掌,手指骨节会变大,皮肤会粗糙。
    按照这样下去,秦叶只要继续炼体,时间久了之后,他的躯体会越来越强硬,但体型也会膨胀,异于常人。
    “不过只要突破先天境,就能控制身躯肌肉,到时候便不再是问题。”
    秦叶捏了捏拳头,感受身躯内浩瀚气血和强大的力量,没有太纠结这个问题。
    对于他来说,现阶段最重要的便是变强,变得比谁都强,只要不变秃……体型强壮一点也能接受。
    预计早课的外门弟子将要回来,秦叶没有再修炼,而是缓缓比划拳脚适应新的力量。
    实力的增长分位两方面,第一就是自身力量,也就是自身境界、气血强度,第二便是能将这股力量发挥出去的技巧。
    一眼扫过系统武学栏,秦叶不由叹了口气。
    《通玄横练》只是单纯淬体功法,不涉及拳脚技巧和身法等,他现在会的依然只有碎碑掌里面的三招。
    身处震天宗内,身份却极为尴尬,一个专门做杂活的记名弟子,能接触到的秘籍太少了,通过赤铜柱变强的方法他有了,但身法战斗武学他却接触不到。
    “还有0.4的能力点。”
    扫了眼系统面板,秦叶心中琢磨起来。
    “高长安固然境界比我高,但都处于后天境却能打的我毫无还手之力,未必没有武学压制,必须再想办法寻找。”
    秦叶思索片刻,最终继续以收集能力点为主,至于秘籍等有机会再说。
    见窗外太阳高照,叽叽咋咋的外门弟子陆陆续续返回,秦叶倒在床上便睡,偶尔透过窗户看到他蒙头大睡的执法弟子不禁摇摇头。
    ……
    与此同时,震天宗后山湖边,简单别致的凉亭里。
    摆满茶具的石桌前,一书生模样的中年人正慢条斯理的沏茶,他身后有位白须老人正躬身汇报。
    “既然墨玉宗要找秦叶,你便找出那叫秦叶的交给他们便是,这点事情何须找我禀报。”
    温文尔雅的中年人轻抿茶,微闭眼仿佛细细品味般,片刻后才舒坦叹了口气。
    “妙极,妙极了,你也来尝尝。”
    他招呼山玄入座,挥袖让其饮茶,动作温文儒雅,宛如白面书生,丝毫看不出来这位是便是执掌方圆千里的震天宗霸主,银安宗主。
    “按照墨玉宗给的消息,那个叫做秦叶的身中长安的灭掌坠入忘情河,应当有迹可循,但附近寻了一遍暂未有所发现。”
    “长安师弟的掌力威力绝伦,灭掌所形成的掌印可不好消除,伤势也难痊愈,你查询过新入门的弟子?”
    山玄道人犹豫道:“倒是有个从忘情河里捞出来的家伙,时间符合,只是伤势和实力对应不上。”
    银安宗主也不以为意:“既然对不上便算了,可不能因墨玉宗的仇恨让自家弟子寒了心。”
    “是,还有长安有消息传来~”
    山玄道长眼角皱纹挤在一起,犹豫道:“长安说,墨玉宗主王自在突破到了金丹境。”
    砰~
    银安宗主手上价值连城的碧玉杯猛然炸碎,本灿如星河的双眸中闪过抹惊恐。
    “消息属实?”
    山玄道长慌忙起身道:“基本属实,王自在数年未露面,直到婵娟死讯传回后才现身,想必是这几年是在闭关突破。”
    “金丹境,金丹境啊~”
    银安宗主踱步到湖边,负手而立喃喃道:“先天脱凡,化丹为仙,他怎可如此快就突破。”
    “还有一事,长安说墨玉宗的老祖宗也破关了,欲倾兵杀过来。”山玄道长满脸苦涩。
    轰隆!
    此话一出,宛如黑云压城城欲摧,空气瞬间凝固了几分,银安宗主身上气机跌宕起伏,湖水开始无风起浪,别致精美的亭子轰然一声炸裂。
    山玄道长愁眉苦脸,在汹涌的气机中身体更加佝偻了。
    “问问长安,有没有缓和的余地。”
    半响后,背对山玄的银安终于出声了,声音平静:“还有那个从忘情河捞出来的家伙多加调查,宁可抓错,不可放过,抓捕秦叶,无论死活。”
    山玄道长恭敬道:“是。”
    …………
    并还不知道已经被墨玉宗和震天宗通缉的秦叶依旧按时到了赤炼洞,当秦叶来到赤炼洞时,正有一群穿着黑色袍子的正式弟子正气愤填膺的怒骂广虎,秦叶目光扫过装扮,似乎是练器堂的。
    “墨玉宗都要杀过来了,你们烧火都烧不好,如何能锻炼出好的兵刃,如何能杀敌抵御?”
    “这……从现在开始,每一炉都多添加灵石矿,保证火力充沛。”
    广虎点声下气的连连赔礼道歉,再三做了保证之后才将练器堂的人送走。
    他现在憋了一肚子的火,扭头冲着推矿石的三人怒骂道:“你们这几个废物,这么简单的工作都做不好,是不是谁偷懒少投了灵石矿?”
    “我……我们就按照平时,每隔一小时三车灵石矿弄得啊。”
    “哼,还敢狡辩。”
    广虎手指灵光一闪,刚刚说话的记名弟子宛如遭到雷击,浑身一颤横飞出去,撞在石洞壁上摔落,口中鲜血狂吐。
    广虎眼中凶光闪闪,盯着众人冷道:“若再有一次,你们全都得死。”
    在一旁低头顺服的秦叶目光闪烁,心中估摸着什么,目光转到那趴在地上抽搐的记名弟子身上,鲜血已经染红了他胸膛,眼中神采开始涣散,人应该快不行了。
    毫无疑问,那名弟子实力并未入得后天,广虎这一击速度太快了,快到秦叶都未反应过来,也没看明白他攻击方式,如何伤的人。
    秦叶默默同自身比较。
    广虎应该是资深的后天境了,秦叶估算应该没有高长安强,但攻击方式更加难以琢磨,在还未修行《通玄横练》的时候,自己未必是对手,不过修炼《通玄横练》后肉身淬炼,连带着反应能力也不同于以往,也许依然看不透这招,但强行硬抗近身应该能做到。
    作为横练肉身的修行者,近身后以他狂暴的打法,内修真气的道士还真不如他,只要疯狂连续攻击将其打懵,让他使不出道法,秦叶便无所畏惧。
    “哼。”
    广虎扫了众人一眼,便转身离去,其他两名记名弟子这才敢露出愤怒之色。
    “狗屁的仙门,这等草芥人命,还算什么仙门。”
    “算了吧,记名弟子不过是专做杂役的奴才罢了,算什么弟子,听说墨玉宗就要打来了,到时候看这仙门如何自处。”
    秦叶依旧沉默不语,震天宗是仙门还是魔门与他何干?
    墨玉宗和他有着不可调和的仇恨,而敌人的敌人震天宗也不一定是盟友。
    按照他的观察,震天宗对待墨玉宗的这件事上,似乎想以和为贵,前线弟子被杀也只是派遣几名记名弟子去当炮灰敷衍,宗内却大力寻找自己。
    他们找自己肯定不是为了栽培,而是送给墨玉宗发泄怒火,示好息战。
    他只想低调的吸收能力值,等到足够强了便离开此地,只是看来昨晚吸收灵气值还是对铜柱带来了些影响,以此下去迟早会被发现的。
    到了赤铜柱,秦叶老老实实的推车到矿石休息,直到深夜已过,他才拆掉手上纱布。
    深吸一口气,秦叶眼中闪过抹坚毅,双手狠狠印在滚烫的铜柱上。
    一股狂暴的灵气骤然从铜柱内流窜而出,形成一股股宛如虚幻的火焰涌入他的身躯,开始灼烧他的每一寸肌肉。
    0.5、0.6.0.7能力点开始缓缓增加。
    待双手被烫废掉时,秦叶便会开始推动《通玄横练》,虽然不足以强行推动到第二层,却能使得伤势快速愈合,筋骨肌肉更加结实和坚韧,贴着铜柱的时间也能更加长久。
    就这样,秦叶像个不知痛疼的怪物,当铜柱内灵焰不多时,便多添加几车灵矿石,当伤势过重时,便推动《通玄横练》修复身躯,强化肉身,然后继续吸收铜柱内的灵气,每晚都如此,不停循环。
    哪怕疼痛,那么枯燥,秦叶依旧能够坚持下来。
    他能每时每刻感受到自己在变强,这种感觉让他痴迷,为此他展现出一种疯魔般的专注和决心。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