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屠杀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在广虎看来,秦叶极力隐瞒的秘密便是他最大的把柄,只要捏住这个秘密,秦叶便任由他搓揉捏扁,乖乖听话。
    至于秦叶会不会宁死不屈,亦或者恼羞成怒杀人灭口,广虎都早已想好了。
    这家伙潜伏在此隐忍不发的修炼,显然也是心机深沉之辈,他会愤怒,会后悔自己大意,也会心生不舍,但最后会在诸多因素中衡量一番,最后无奈的选择妥协.
    至于恼羞成怒他更不怕。
    他修行了三十多年,在后天境中也是一把好手,更是经历多诸多凶险厮杀,强者从来不是单轮境界的,秦叶不过一速成的后天境,就算实力强大却又能发挥出几分,除非他已经强大到能堪比先天境,以绝对碾压的实力秒杀自己,否则只要动起手来,杀不死自己,那么惊动到了他人,他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怎么样,师兄我可是在为你考虑啊。”
    广虎眯起眼睛,露出危险笑容:“沙壁师弟若是要拒接我的好意,可是会伤了师兄我的……”
    “老子忍你很久了。”
    广虎话还未说完,只见原本满脸不忿、不甘的秦叶突然打断他的话,恼火道:“特么陪你演一场戏,你这家伙左一个沙壁,又一个沙壁,你特么才是沙壁,什么狗屁好意,老子不接受,我现在想做的只是……”
    “锤死你~~”
    轰隆~
    刹那间,不等广虎回答,地面猛然一颤,无数碎石飞溅。
    秦叶左腿前踏,地面塌陷,无数裂痕如蜘蛛网般延伸,同时他雄伟身躯狠狠撞开空气,瞬间冲到广虎面前。
    足足有普通人两倍大小的拳头带着凶悍尖啸的气流,向着笑容凝固的广虎头颅锤了过来。
    那姿态,就像通天修为的擎天巨人手持天塌地陷紫金锤,狂暴的一塌糊涂。
    狭小地洞内,时不时有铜柱内摇曳出来的火焰,空气高温粘稠,秦叶这一拳似乎成了风暴中心,拉扯空气形成令人窒息的拳风。
    雷霆万钧的拳势扑面而来,万万没料到秦叶竟然敢率先动手,广虎心脏猛地慢了半拍,浑身真元疯狂涌动自觉遍布全身防御。
    这是他在无数次生死危机中锻炼出来的反应。
    挡不住,会死!
    “该死的~~”
    死亡阴影笼罩,气血倒流,原本智珠在握的自信荡然无存,广虎愤怒低吼,两人距离太近,这一拳也太突然了,就算他身体反应过来了,却来不及做太多反应,只能堪堪激活携带的防御符箓后,双臂泛光的架在头颅前。
    轰隆~!
    风暴降临,拳头锤在双臂上,清脆骨骼爆裂的声音响起,广虎涨红的脸双目暴凸。
    “这力量~怎么可能。”
    风暴炸裂,这是他的意识陷入黑暗前,最后的念头。
    强烈气流扩散,拳头锤双臂上,臂骨断裂,拳势没有半分减弱锤在防御符箓形成的光罩上,光罩炸裂。
    无法匹敌的锤击带来恐怖的冲击力,广虎再难承受,膝盖断裂,狠狠跪在地面。
    噗~!
    火焰摇曳,广虎猛然的突出大口鲜血,然后他身躯无数地方炸裂,鲜血喷涌而出,眨眼间便成了一个血人。
    这一拳,不止打破了光罩,更是将他脊椎关节打爆了,五脏六腑也震碎了大半,再无幸免。
    “不可~~能。”
    广虎脸上尽是惊恐、后悔、难以置信,他用尽全力抬起手来想要抓住秦叶脚,似乎想要求救。
    然而在他手指快要触碰到秦叶的时,终究无力再向前伸,脸上的悔恨、疑惑、不甘等情绪凝固了,手臂重重落在灰尘中。
    他死了。
    在他自信满满,瞭望未来的时候,被秦叶一拳活活锤死了。
    带着他的野心、贪婪永远沉睡在了这里。
    秦叶居高临下看着他伸手向自己求助,看着他慢慢断气,狞笑道:“废物,我还没用力,你就倒下了。”
    嘭~
    为断绝广虎可能留下的后手,秦叶一脚将他尸体踹入赤铜柱内,火舌将尸体吞没,短短数十秒内赤练洞执法弟子广虎便被烧成了灰烬。
    …………
    赤练洞在后山,战斗又发生在地洞内,时间极其短暂,到没有什么动静传出去惊动他人。
    秦叶静立在铜柱前,凝视自己双拳,眼中是难以掩饰的惊喜。
    “我……已经这样强大了。”
    在傍晚时分见到广虎的时候,他预料对方会起怀疑来探查,便将计就计的在这偏僻的地方做好杀人灭口的准备。
    果不出其然,广虎如期而至了。
    墨玉宗正在外步步紧逼,震天宗内气氛惶恐,听闻宗内银安宗主和老祖宗去往了前线谈判,宗内再无人能制约他。
    死了个广虎而已,没有人会在意一个执法弟子的去向。
    并且在这个时期,大概率会往临阵脱逃、叛宗方面去想。
    他也正好借此机会测试下现在实力强度,尽管他已经突破《通玄横练》第三层,也有极强的自信,但他对内修的后天境手段知晓甚少,一直无法准确定位自身实力。
    结果还是远远超出秦叶预料,能担任执法弟子的无一不是后天境中的好手,广虎更是执掌一洞的执法弟子。
    没有任何拖沓,没有任何技巧,单凭速度、力量,广虎防御符箓都用上了连他一拳都没挡住。
    盯着柱内盘旋的广虎骨灰,秦叶目光闪烁,暗自思索:
    “广虎算是后天境中的好手了,而我杀广虎毫不费力,现在体内也有先天之力,不知道能否与内修的先天强者过上一招。”
    他从未见过先天强者,也未感受过先天强者的实力,但现在力量在身,底气十足,他到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将地面修理平整,抹掉了战斗痕迹,再将广虎骨灰扬飞,所有的痕迹都消失了。
    做完这一切,秦叶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也没有再吸收铜柱内灵石,而是静静在赤练洞口等待着。
    一直到东方微亮,赤练洞外依然寂静无声,并没有什么人来探查。
    “看样子是我想多了,并没有什么小说中魂灯类的玩意。”
    打消了心中顾虑,秦叶披上外衣,继续回洞内烧铜柱,等待其他两人过来换班。
    …………
    清晨时分,震天宗铜钟大响。
    伴随着刺耳的钟声,彻夜未眠的执法弟子们起床了,他们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不安。
    墨玉宗在外即将杀来,所有人都对未来抱着极为悲观的态度。
    宗内态度模糊不清,封山禁行,前几日有人忍受不了想要离开震天宗,被执法长老山玄道长血腥斩杀数十人后才稳定下来。
    在宗内宗外执法修行数十年,以自己为震天宗执法弟子身份骄傲的他们从未向现在这样后悔。
    震天宗广场,几名高冠博带的长老静待众人集齐。
    “明日,墨玉宗就将到达山脚下,两名金丹境如何抵挡,宗主出山谈判,现在还没回信,想必已经失败,我们莫非还想负隅顽抗吗?”
    衣着华丽辈分最大的长老叹息,作为震天宗地位崇高的大长老,他脸上没有丝毫为刚刚话里投降之意表示出羞愧,仿佛投降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老祖宗还未出现,现在投降难以善终。”
    山玄道长看着远处执法弟子集合,面无表情缓缓道:“想要墨玉宗接纳我们,这些弟子至少斩杀三分过二,如此庞大数量的弟子吸纳进墨玉宗,必然会引起猜疑,既然投降了便不能再三心二意,震天宗道统必须灭了。”
    众多长老浑身一震,难以置信的望着平日年高德劭的执法长老。
    “长老以下,入门满一年的弟子都杀。”
    众多长老呼吸沉重了几分,艰难开口道:“可……可这些都是我们辛苦培养的衣钵弟子啊。”
    “这是墨玉宗给我的承诺,做得到便接纳我们,做不到就屠宗,大家一起死。”
    说到这里,山玄道长停顿了下,又补充道:“真传弟子、入门弟子、执法弟子,活一个都不算灭道统。”
    气氛死一般凝重,长老们脸上清白变换,时而咬牙狰狞,时而扭曲恐惧,半响后才如泄气的皮球道:“什么时候动手?”
    “先从这些执法弟子开始吧。”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