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暴露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心事重重的长老们望向汇聚的执法弟子,眼中情绪变幻不停,时而杀机丛生,时而羞愧难当。
    “诸位放心,你们都是长安的长辈,到了墨玉宗不会受苦,客运安安稳稳的安享晚年。”
    山玄长老居高临下扫视所有执法弟子,喝道:“一百零七名执法弟子可到齐?”
    执法弟子中一名黑衣汉子抱拳走出禀报道:“铜钟响已过半柱香,执法弟子到场一百零六名,赤练洞执法弟子广虎未到,派人到住所已寻找,没有发现。”
    山玄道长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扭头望向长老们,寒声道:“可是你们传讯了?少一人便不算灭道统,还需我强调不成?都不想活了?”
    长老们相互对视纷纷摇头,凌驾众多弟子头上作威作福多年,现在年纪大了,他们比谁都怕死,涉及到自家生命问题,如何能儿戏?
    “前天开始禁止下山,广虎必然还在宗内,可有人见过广虎?”
    众多执法弟子面面相觑,然后其中两人对视了一眼,两人中的高个子站了出来禀报道:“昨儿傍晚我与广虎师兄检查完阵法后便返回住所,中途师兄说要去赤练洞看看,但今早却发现他昨夜未归。”
    “那还不去赤练洞找找,这点事……”
    其中一名长老呵斥话还未说完,山玄道长拦住他,皱眉问道:“赤练洞?可有名叫做沙壁的弟子在劳作?”
    “是的,他是负责晚上给赤铜柱添加矿石。”
    “也该替师弟拿下他了。”
    山玄道长闭目思索片刻,对高个子执法弟子吩咐道:“去赤炼洞找广虎,再将沙壁叫来问话。”
    “是。”
    …………
    早已回到住房的秦叶自然不知晓事情有变,他一直留意着宗内动静,众多弟子惶恐紧张如往日般人人自危。
    广虎深夜来窥探自己显然是临时起意想要将秘密占为己有,应该没人知晓此事,加上大战将至,广虎的失踪不会引起太大波澜,更不会有人想到一位记名弟子有能力将后天境的执法弟子杀死。
    透过小窗扫了眼惶恐不安的外门弟子,秦叶微微摇头。
    “这宗门完全没有血气,大战临头人人惶恐,畏畏缩缩没有自信,此战必败啊。”
    早有离意的他也不在乎震天宗能否扛过这一劫,待大战开启,躲在暗处找寻机会干掉高长安后他便会扬长而去。
    斩杀墨玉宗高手一名,也算报了震天宗的恩。
    秦叶正欲出门清洗,便听到一阵吵杂声音,声音越来越近。
    “沙壁可在?”
    “见过广永师兄,不知道寻我有何事?”
    “你……你是沙壁?怎么变成这样了,可曾见过广虎师兄?”
    “昨晚在赤练洞见过,交谈了几句他便离开了。”
    “知不知道他去……算了,山玄长老招你问话。”
    见到广虎的跟班广永,秦叶眉头微皱,没想到这么快就东窗事发了,昨日他察觉到广虎的怀疑,便心生了离去之意。
    但经过打探知晓哪位活了五百年的老祖宗已经数十年未露面,极有可能不在宗内,银安宗主也出现在了前线,好像是去与墨玉宗商谈些什么,宗内现在是以执法堂主山玄道长做主。
    清楚知晓最忌讳的两位都不在宗内后,秦叶转变了想法,没有这两位在,就算杀死广虎的消息败露,他也能从容不迫的离去。
    若没有败露,他更能潜伏在此继续吸纳能力点,寻找机会斩杀高长安。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暴露了,难道山玄道长要对自己下手了?
    他忌讳身材变化,一直深居简出,避免和人接触,招他相见是对他极为不利的,然而他不能不去,否则不打自招。
    思绪闪烁,瞬间判断出了局势,秦叶回屋里批了件外衣,跟着广永身后向震天宗广场赶过去。
    一炷香的时间后,广场整整齐齐的百名执法弟子映入眼帘,现场气氛有些凝重,前方高台上数名长老脸色难看,正低头交谈。
    “禀告堂主,沙壁已带到。”
    山玄道长一眼就看到广永身后身形如铁塔的秦叶,双眸顿时充满了惊讶。
    如今的秦叶身高近乎一米九三,比众人高出不少,就算披着外衣,但浑身肌肉轮廓还是清晰可见,站在台阶上的山玄道长比下面秦叶看上去还要矮上不少。
    “这家伙是记名弟子?”
    “这……这身形有点太恐怖。”
    感到惊讶的压迫感的不止这些执法弟子,诸多长老也是上下打量秦叶,一脸惊疑。
    台阶上,山玄道长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秦叶,他与秦叶面对面,以他灵敏的感官能隐隐察觉那臌胀的外衣下蕴含的爆炸性力量和浩瀚如海的气血,却深不见底,像是风暴来临前夕卷起的微风。
    但可以确定一点,眼前的家伙比师弟传回来的消息更加强大,更加危险,实力不会弱于在场的任何一位长老。
    山玄道长是万万没想到,这才十来天的时间,秦叶竟然有如此大的变化,简直就颠覆了他的认知。
    心中隐隐后悔没有早日拿下他,留到现在似乎成了个隐患。
    现场气氛凝重,无论是执法弟子还是长老们都察觉到了不对劲,以一种诡异的目光紧紧盯着秦叶。
    “沙壁,看来我们震天宗的伙食似乎不错啊。”
    盯着秦叶,山玄道长意味深长笑道:“你变化有些反常啊。”
    “我可不喜欢这个名字。”
    秦叶咧嘴一笑,他平视山玄道长,肆无忌惮笑道:“喂养记名弟子的猪食算什么好伙食?只是刚好身体再次发育了而已。”
    “呵呵,看样子你对记名弟子身份很是不满啊,可有兴趣作为执法堂的弟子?”
    山玄道长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睛死死盯着秦叶,也没追究他无礼的态度,微微一笑道:“不过这些稍后再谈,昨天傍晚听说你见到广虎了,你可知晓他现在在哪里?”
    “这我可不知。”
    秦叶双手一摊,坦荡的对视山玄道长,一副我也不知道的样子。
    “可广虎在见你之后便消失不见了,我愿意相信此事与你无关,但现在长老和执法弟子却不相信啊,你嫌疑很大。”
    “仙长,你可不能污蔑好人啊。”
    秦叶一脸气愤填膺,不服气指着众多执法弟子道:“这些人比我嫌疑更大,我就一个烧火的记名弟子,哪有能力左右广虎的去向,更何况我与广虎无冤无仇,他是我的顶头上司,我巴结他还来不及,他傍晚来了赤练洞转了一圈,赤练洞又不是翠香楼,他岂能久待,我看啊,这广虎指不定是~”
    “好了。”
    见秦叶越扯越远,山玄道长眉头微皱,他盯着秦叶平静道:“广虎消失终究与你有关,我愿意相信你,其他人也不愿意,我有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说完,山玄道长手掌一抖,一枚灵符凭空出现在指间,与青光隐隐的其他符箓不同,这枚灵符用血所画,血液形成的条条纹路隐隐在扭动,细看之下好似一条条小蛇,久观之后至欲作呕。
    台阶上,众目睽睽之下,山玄道长夹着枚灵符,微笑道:“这是枚固血符,能封制气血流通,你只需将这枚符箓贴在心口,我会派人好吃好喝伺候着,待找到广虎后便放你自由,也可以吸纳你入执法堂,你看如何。”
    长老们都紧盯着秦叶,这枚道符执法弟子可能不认识,但作为长老可不陌生,这枚道符并不叫做固血符,作用也不是封住气血这么简单,它的符名应该叫做血蛊符,是一种臭名昭著的蛊符,只要贴在胸口,血蛊就顺势窜入身躯心脏处扎根繁衍,以吞噬气血为食,在这期间宿主将时时刻刻承受着噬心之痛,直到心脏气血被吞噬完,宿主衰竭而死,血蛊才会破体而出。
    而且此符无解,气血越强,血蛊繁衍速度越快,肉身越强大的效果越好。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