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乌龟壳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尽管有把握能拿下秦叶,但秦叶这怪异的变化还是让山玄惊讶不已,秦叶是师弟指名道姓要的人,银安宗主已经传讯回来了,明日墨玉宗便会到山脚下,双方已经商议好了,满足墨玉宗的条件,他们同意接纳众人。
    条件中就就有一条,必须将秦叶交给他们,还只要活口。
    只要将此符箓贴在他心口,生死便不再是他自己说的算。
    “你们都不相信我啊。”
    见无人替自己说句公道话,秦叶脸上有些难看,沉默半响才叹气道:“我行得直坐得正,也相信长老会还我一个公道的,不就是一道灵符吗,我接受就是。”
    说完,他满脸苦涩,好像是认命了般,垂头丧气的向山玄走去。
    见秦叶不情不愿的屈服,山玄道长顿时脸上浮现抹笑意。
    对他来说,一名被墨玉宗指名道姓要的人是个不错的筹码,眼前这家伙虽然能隐忍,有些小聪明,但在滚滚大势之下,只能屈服认命,没有第二条路能走。
    “沙壁,你放心,待我们找到广虎后自然会还你一个清白,不会寒了宗内弟子的心,来,贴在胸口上。”
    很满意秦叶的服从,山玄道长笑容亲切,手指夹着符箓准备贴到秦叶胸口。
    “特么的都说过了,老子不喜欢这道号。”
    刚走到山玄面前垂头丧气的秦叶突然抬头,露出满脸不爽,趁着山玄大意伸手,胸口空门大开之际,低垂的左手臂肌肉紧绷,带着尖啸拳风轰然击出。
    轰隆!
    拳风激射,这一击出乎所有人意料,秦叶蓄力已久的一拳轰击下,山玄道长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青石地板制作的台阶炸裂,碎石如箭矢乱射。
    山玄道长脸上笑容凝固,幸好防御符箓自动激发,他只觉得一股难以匹敌的力量轰然而至,那股力量震透防御符箓,让他脸色一白,吐出大口鲜血,同时整个人如炮弹般倒飞出去,狠狠撞击在背后震天宗大殿上,撞住一个大大的洞窟。
    这突然起来的一幕,让得带看好戏的长老还有执法弟子们浑身一颤,宛如晴天一霹雳落在脑袋上,整个人都呆滞了。
    一拳打飞山玄,将他打的吐血,在漫天碎片飞舞,所有人惊骇、发愣时……
    轰~
    秦叶庞大的身躯再次开始膨胀,原本就紧绷的外衣瞬间被胀裂,一块块宛如浇筑而成的肌肉上面布满了小指母粗的血管。
    《通玄横练》第三层!
    气血狂涌,眨眼间,秦叶身躯膨胀,浑身隐隐泛着白玉光泽,强悍肌肉在阳光下宛如坚硬的白玉石,身高已经超过两米的他身骠悍强壮不似人类。
    咯嘣~咯嘣~
    秦叶扭扭脖子,发出令人牙疼的骨骼爆响声,他盯着被木块杂物掩盖的山玄道长,脸上露出抹狰狞笑容:
    “想抓我讨好墨玉宗那群人?真当老子是沙壁?吃屎把你。”
    轰隆~
    没有再废话,完全无视呆滞,惊恐的长老团,秦叶庞大身躯以完全不相符的速度,压爆空气一步七八米的距离,狂野爆炸的扑向山玄道长所在的地方。
    狂暴气流四射,众多呆滞的执法弟子被吹的东倒西歪,此时,秦叶能感受到强大力量在肌肉内跳动,点亮的穴道好似一个个油泵每次闪烁都喷涌出动力之源,让他力量更加狂暴,速度更加迅猛。
    不止对山玄来说这场战斗来的太突然,对他来说也是如此,在他预料中广虎事情不会这么快暴露,秦叶这个身份这么久没动静也应该没事了,然而通过山玄道长的态度,他能看的出来广虎死活其实并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他早就知晓秦叶这重身份,并打算下手了。
    当他拿出血蛊符的时候,秦叶知道说今天不能善了了,一个能给他带来威胁感的符箓怎么可能会是单纯禁锢气血这么简单。
    撕破脸皮已经避免不了了,他故意装作不甘心的屈服靠近山玄道长,在他放松戒备的时候暴起伤人。
    广场上,长老团和执法弟子都在,秦叶这一拳打的山玄道长生死不知,也击垮了他们的反抗心理,能为了活命能屠杀自家弟子的凉薄之人,怎么会为了他人而与秦叶搏命。
    山玄道长那口鲜血给了秦叶极大信心,震天宗主银安不在,那神秘莫测的老祖宗也不知踪迹,现在谁也无法阻拦他。
    想要加害我,那就先夺你狗命。
    轰隆!
    完全不顾震天宗雄伟大殿,秦叶整个人宛如一位人形暴龙,直线撞断支柱,在一片轰塌声中扑向山玄道长掉落的位置。
    “精精灵灵,头截甲兵~”
    就在秦叶冲入大殿之时,带着怨毒的声音响起,数道符箓激射而出,轰然一声化为二个身高六丈的金甲将士,持刀凶悍劈砍过来。
    二名金甲将士正好将秦叶围住,他能透过缝隙看到不远处的山玄道长正阴冷的盯着他,手指上正掐着数枚道符寒声道:“你可隐藏的真深啊,很可惜费尽心思也要丧命于此了。”
    “哈哈,就这些破烂也想拦我。”
    秦叶身形不停,狂笑直扑山玄道长,眼前视野一暗,泛光金刀已经劈了过来,那种威视让秦叶心头警钟大作,一步窜入金甲将士怀中,两条手臂化为利爪凶悍插入金甲将士身体中。
    呛~
    宛如精铁铸造一般,秦叶十指艰难插入金甲将士腰部一寸。
    正欲再近一步,余光之间山玄道长手指中的灵符闪烁,强大爆破瞬间而至,秦叶眼前火光闪过,连人带着金甲顷刻被炸飞,接着连着数道符箓炸来,秦叶宛如河中扁舟,不停的炸飞。
    “爆裂道符?”
    被炸的狼狈不堪的秦叶吐出口中砂石,这种符箓勾起了他极不好的回忆,凶神恶煞的脸上尽是狰狞。
    “可惜还不够啊。”
    不得山玄道长回话,秦叶双臂条条肌肉臌胀,低吼一声暴力的将手中金甲将士撕扯两半砸向山玄道长,庞大身躯撕破空气,两条手臂没有任何技巧带着沉闷气流,向山玄道长暴力锤下来。
    “摄~”
    早已准备多时,身上贴满防御符箓的山玄道长,脸上也浮现出前所未有的狰狞,手指一弹,五张符箓在秦叶胸口处爆裂。
    轰隆~轰~~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整个大殿摇摇欲坠,木屑石块激飞,秦叶倒飞而出,胸口一片焦黑。
    山玄道长身上防御符箓连连碎裂,口鼻中的鲜血更是喷射而出,整个人下半身被狂暴力量锤的陷入地面中。
    他本就是内修道法,身上符箓充沛,按理说不应该如此狼狈,但眼前这家伙不知道是哪里蹦出来的怪物,战斗方式没有任何技巧,莽,纯粹的莽,一身蛮力强大的不可思议,震得他内脏都受了重创。
    “摄~”
    下一瞬间,山玄道长眼泛红光,猛然张口,一道灵光激射而出,凶悍无比。
    秦叶心头狂震,侧身一闪,千钧一发之际险险躲过这突如其来的一击,但却脖子处留下了一道血痕。
    秦叶惊怒,扭头看了眼那道灵光坠落在不远处化为一枚巴掌大的利剑,摸摸脖子处流出的血液,眼中闪过抹后怕。
    飞剑?灵剑?
    连爆裂符都不能伤的身躯在这枚巴掌大的剑下如纸糊的一般,若不是躲闪及时,这一击足够将他头颅搅的稀碎。
    见山玄道长手指掐动,那剑颤颤巍巍漂浮起来,秦叶连忙恶狠狠直扑过去。
    轰~
    硬抗爆裂符的冲击力,秦叶一把抓住防御符箓所形成的光罩,咧嘴一笑,笑容说不出的凶神恶煞。
    “看老子打烂你的乌龟壳。”
    此时阴沉着脸看着近在咫尺的秦叶,五张爆裂符箓轰炸的胸口除了漆黑一片,竟然没有一丝伤口,他双眸中尽是震惊和狂怒。
    他实在想不出一个月前接到师弟的消息说眼前这家伙不过刚入后天,短短时间内实力竟然跨越这般大,他想不打这家伙竟然敢在宗内对他动手,他更没想到,没有任何技巧仅靠蛮力能就能震伤自己。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