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追杀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横练修行者强大到如此不讲道理么?
    山玄道人想起以前打交道的外道强者,似乎也没有这般变态,完全不惧爆裂符,一拳就能破碎灵光罩。
    灵光罩外,秦叶咧嘴看着他,双臂如狂暴的打桩机般疯狂击碎灵光罩,层层可怕的力量震的山玄道人口鼻中的鲜血跟不要钱似乎狂喷不止。
    山玄道人脸庞扭曲狰狞,震天宗堂堂的执法堂主何时如此憋屈过,但那强大体魄让他实在难以招架,对方就向一个刀枪不入不知疲惫的铁人,仅仅是力量震荡的余波就让自己重伤。
    其实山玄道长也是身经百战,只是横练修行者太过稀少,近百年来他也之见过一个,若是内修与他厮杀,只论他身上百张灵光罩符箓便可耗光对方真气,然而秦叶力量大的不可思议,还持久耐战,每一拳都是震得他内脏破碎,若不是他一直运用真元护着,五脏六腑早就稀碎了。
    他承认继续下去,直到灵光罩全部破碎之时便是他丧命之时,现在状态继续与秦叶厮杀下去必败而亡。
    不过他并不慌张,因为他有把握再拖下去必能取胜。
    抬眸见如同蛮牛般轰击灵光罩的秦叶,山玄道长咳嗽吐掉口中鲜血,艰难道:“沙壁~我觉得~”
    “你特么的还敢骂我,干不死你~”
    见秦叶怒火上升,攻击力度加强,山玄道长连忙道:“秦叶,秦叶,我觉得这是个误会,没必要分出生死,要不就此作罢。”
    “知晓我是秦叶还装作不知,你这个老头坏的很,先搞死你再说。”
    轰~
    似乎察觉到山玄道人在拖延时间,秦叶一屁股骑在灵光罩上,如同银背大星星般举起铁拳,携着狂暴力量向山玄道长劈头盖脸的砸下去。
    秦叶不想再给他机会出手,谁也不知道这老头还有没有口吐灵剑底牌,修道的手段太过莫测了,给他施展开来会给自己造成不小的麻烦。
    现在对他有威胁的两人都不在,只要打死了山玄老头,足以震慑其他人,再从容不迫的离开也不急。
    灵光罩内被震得死去活来的山玄道长脸皮抽搐,再这样下去坚持不了太久,眼中闪过抹狰狞,吐出口精血,手中在血雾中划动。
    秦叶见状,心头一凛,下意识的翻身闪过。
    唰~
    一道灵光掠过,正是诡异灵剑激射。
    山玄道长没有去关注灵剑有没有伤到秦叶,在秦叶闪躲之后,他便身形猛地一窜,直接从大殿后方窜逃,在建筑内夺命逃窜。
    震天宗赫赫有名二把手、执掌法度门规的执法堂主,面对凶悍的秦叶逃了。
    见到山玄道长开始逃窜,秦叶毫不犹豫开始追击,生死之仇已结,他不喜欢有人在后背惦记谋害自己。
    大腿肌肉紧绷,脚下一蹬,本摇摇欲坠的震天宗大殿轰然倒塌,秦叶在一片废墟中激射而出,狂追山玄。
    两人一前一后冲入建筑群中,山玄道长如头负伤的野兽,腿上贴着灵符闪烁,如脚下生风般每一步跨越十米远,时而窜巷,时而跃屋消失在眼前,但他那波动的灵气对秦叶来说却如同路标,无论他如何左转右躲都摆脱不了他。
    轰隆~
    秦叶直线狂奔,路上所有抵挡物皆被撞飞,墙烈石碎,紧紧咬着山玄道长,他张狂的笑声响彻整片震天宗:
    “哈哈,仙长别跑了,好好感受老子的爱吧。”
    广场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当秦叶那张狂至极的笑声在上空回荡时,长老们阴沉着脸对视一眼,沉声议论道。
    “山玄师兄手上好像有通讯符能联系上宗主?”
    “宗主回来后见我们没出手,我们将难以自处,更何况投靠墨玉宗的事也需要山玄师兄操作。”
    短短交流几句便明白山玄必须支援。
    几人在身上贴上了数枚防御符,激荡法衣后齐齐往秦叶方向追了过去。
    广场上,执法弟子们则脸色相当精彩。
    后天境巅峰,震慑宗内宗外的执法堂主逃了?
    这个难以置信的念头让他们不禁惊呆了,对秦叶他们并不熟悉,但对山玄堂主的手段和修为都是敬畏不已,那是货真价实震天宗二号人物。
    就算秦叶体型看上去庞大凶悍,那山涧野兽还有更庞大更狰狞的也不过是待宰杀的肉食,修仙人的手段岂是用外表来衡量的。
    在他们看来秦叶也不过是占了阴险偷袭才占的先手,待堂主回过神来自然有很多办法收拾他。
    他们对堂主有着百分百的信心,所以听到半空中回荡着秦叶张狂的大笑,顿时傻眼了。
    …………
    “该死的,该死的~~”
    此时山玄道长披头散发,衣衫蓝缕的在复杂建筑物内逃窜。
    五脏六腑剧痛,口中鲜血狂吐,山玄道长满脸血水,扭曲五官和狰狞双眸再难看出道骨仙风,反而像一头地域爬出来的恶鬼。
    耳边传来身后巨大动静如跗骨之蛆一点点在逼近,山玄已到山穷水尽了,眼神怨毒,扭头咆哮道:“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宗主不会放过你,高长安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果然与高长安有勾结,今日就让我来清理门派。”
    身后劲风袭来,山玄道人身上灵光罩一闪破碎,同时如断线风筝般撞倒一片墙壁。
    “别跑了,讲清楚高长安的事,我饶你一命如何?”
    山玄道人吐出大口鲜血,一个激灵便跃起再度狂逃,脸色扭曲的他再也不敢说话了,闷头狂奔。
    出手狠辣,行事张扬,他根本不敢相信秦叶的话啊。
    “山玄仙长别跑,你要相信我啊~”
    伴随着秦叶狞笑,整片雄伟的建筑群一阵阵轰然倒塌,他极速追击的同时还扯下一根根柱子砸向前方的山玄道人。
    山玄道人的速度越来越慢了,已经能慢慢跟上,秦叶知道对方撑不了多久了。
    “住手~”
    然而就在秦叶准备一鼓作气的时候,突然从一旁激射出数十丈爆裂符,将他炸的灰头土脸的。
    这群人正是跑来支援的长老团。
    扭头看了眼师兄弟们来支援,山玄道人眼中露出狂喜,高喝道:“给我杀了他。”
    说完低头不再管身后发生的事继续埋头狂奔,自家师兄弟几斤几两他再清楚不过了,这些人不是秦叶的对手,待他们看清楚数十张爆裂符并未伤到秦叶时,立马会放弃逃窜,挡不了多长时间。
    秦叶不想跟这些废物们浪费时间,这爆裂符威力连山玄道人的一半都不到,他压低身子在漫天灰尘中野蛮冲撞。
    “继续~”
    见灰尘中身影冲来,长老团肃立在前,手中爆裂符不要钱的轰向秦叶,覆盖住了他前行方向。
    这么多爆裂符,在他们看来无论对方有多少防御符箓都能炸的粉碎,而且能逼退对方。
    轰~轰~轰~轰~轰~轰~轰!
    炸裂的火焰四射,地动山摇时周边建筑轰塌,然而在中心的秦叶只是皮肤有些焦黑,冲势微微有些受阻外并无大碍,他皱皱眉头,就继续以狂野姿态冲向前面长老团。
    外道修炼者的强大之处正一点点显露出来,只要肉身够强,便不惧围攻。
    当秦叶冲出灰尘中时,长老团这才见识到他的恐怖,漆黑如铁塔般的肉身没有任何伤口。
    “这还怎么打?”
    见秦叶不退反进,以霸道绝伦的姿态冲了过来,他们头皮一阵发麻,体内真元拼命涌入防御符箓中。
    途中秦叶一把抓起根承重柱,压爆空气竖劈砸向众人。
    凶猛的一塌糊涂。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