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再见钱老头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轰隆!
    巨大石柱砸下,伴随着一阵地动山摇,前顶着乌龟壳的长老们硬生生陷地面没了声息。
    也顾不上他们是真死了还是装死,秦叶狂奔追向要消失在视野的山玄道人。
    “山玄仙长别逃了,我送你登仙啊~”
    “再拖一会,再拖一会宗主就回来了。”
    身后暴动渐渐逼近,如索命魔鬼让山玄道长快要崩溃,他眼中疯狂与残忍。
    今天是他修道以来最耻辱,最危险的一天,让他威严尽毁,数次陷入生死危机。
    他渴望杀死秦叶,无比渴望。
    只有他的鲜血才能洗刷耻辱,只有他的尸体才能重塑威严。
    感受着怀中通讯符闪烁,山玄嘴角勾勒起一抹残忍弧度,嘴里低声喃喃:“快了,就快了,秦叶,在把你交给高师弟之前,我会剥下你的皮,浸泡在粗盐水中,再把你…………”
    呼~
    突然身后一阵狂风呼啸,他勉力回头,只见根人抱粗的承重柱在眼中越来越大。
    轰隆~
    四周地面炸裂,石板断裂,灰尘飞溅,山玄猛地一震,神情痛苦到扭曲,如同一只小蚂蚱被沉重的柱子压在下面。
    这个承重柱是青冈石雕成的,浑园一体重达万斤,在秦叶奋力投掷下如同炮弹般,落地瞬间将整个地面都砸的凹下去不少。
    “仙长你跑的可真快啊,是属兔子的吗?”
    秦叶狂笑而至,一脚狠狠踩在柱子上,居高临下俯视山玄道人。
    “仙长可以好好跟我讲讲高长安了吧?”
    “咳~咳咳~我讲,我讲。”
    秦叶踏在承重柱的一脚让山玄道人身上的灵光罩又闪灭了几下,他很恐慌,没了灵光罩,这近万斤的承重柱足以将他压成肉饼。
    重重咳嗽几声后,山玄道人连忙道:“高长安小时候拜……”
    “算了,我不想听了。”
    听是从小时候开头,秦叶顿时没了什么耐心,刚准备了结山玄,便感到山脚下一股滔天煞气冲过来。
    “住手~”
    声音如雷霆轰鸣,一道身影如鬼魅般在太阳下闪现,温尔儒雅的中年人踏空激射,狂暴的气势席卷而来,周边树木草丛全部倾倒。
    “哈哈哈,秦叶呀秦叶,终究还是我赢了。”山玄道人狂笑,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你赢不了。”
    脸色凝重的秦叶直视半空中年人,脚下重重一跺,山玄道人身上光罩破灭,万斤柱子轰然压下,血水从缝隙中流出。
    “这先天……特么的还能飞?”
    秦叶脸色凝重,双眸却透露出跃跃欲试之色,他体内先天星穴点亮了一颗,算是半只脚踏入先天境,他期待与先天境一战。
    银安宗主没有理会他,只是愣愣看着柱子下的鲜血,半空中压下的气势也凝固了,现场一股风雨欲来的窒息感。
    半响过后,银安宗主满脸涨红,指着秦叶的手指直哆嗦道:“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杀了便杀了,有本事下来一战。”
    “你杀了他,墨玉宗如何接纳我们,我们所有人都要死,都要死,你知道不知道啊~~~”
    “关我屁事~”
    “该死的,该死的。”
    银安宗主满头黑发飞舞,站在半空中如魔神咆哮:“我要你死啊~~”
    只见他法决一掐,天地肃清,空气好似变成了屏障禁锢住秦叶,一道清光莹莹的灵符在他头顶幻化为一柄巴掌大的光剑。
    秦叶奋力挣脱,好似在浓稠的水中,速度下降了七八层。
    “分光飞剑~”
    这枚光剑一抖化为一模一样的两柄,两柄飞剑再抖化为四炳,在秦叶目瞪口呆中,四化八,八化十六,十六化三十二。
    不过几个呼吸间,数百炳飞剑悬浮在空中,每炳都透着刺骨的寒光,遥遥对着秦叶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头皮发麻。
    “这特么的怎么打。”
    秦叶绝望望着漫天飞剑,喃喃道“这狗日的不按套路出牌,上来就大招啊。”
    摄~
    银安宗主却不管他如何想,心中怒火再难抑制,剑诀一掐,百柄飞剑化为流光直射秦叶。
    “完犊子了~”
    面对这样实力差距,秦叶嘶吼挣扎,然而飞剑速度快,攻击面积广,他速度受限完全没法躲避。
    “该死啊~~~”
    仰头直视数百飞剑,秦叶狰狞咆哮,他远远低估了先天境的强大。
    这特么的先天境啊,就能驾驭百柄飞剑,让人如何抵抗。
    刷刷~
    眼睛都难以跟上的飞剑速度,几乎以闪烁的速度临近秦叶,感受刺骨森寒的锋利,他也能想象到一个呼吸后便会被扎成刺猬的自己。
    “此人我保了。”
    就在飞剑要将他撕碎的时候,一道佝偻的身影凭空浮现,淡淡扔下一句话抓住秦叶便消失了。
    “啊,你不能这样,你没资格这样做~”
    银安宗主怒火咆哮,发泄般挥舞百柄飞剑四射,四周房屋纷纷炸裂,碎石化为粉末。
    …………
    “老家伙~咳咳~”
    被捏着脖子提在空中极速飞翔的秦叶闻着熟悉的鱼腥味,刚开口便被风灌了满口。
    没有比大难不死再令人兴奋不过的事情,若是有那就是大难不死还能见到熟人。
    他兴奋低头看着白云下缩小无数遍的山峰、林间,无论在地球还是穿越过来,他最期待的便是有朝一日能腾云驾雾,翱翔天地,这是每个地球人刻入骨子里的情怀。
    “你这混账小子吃的什么猪食槽。”
    飞行的速度很快,数十个呼吸后,便到了附近最高的一处山峰顶端,正好对着震天宗的方向,佝偻身影一把将秦叶扔到地上,笑骂道:“你看你,长的那里还像个人,丑的跟头大猿猴一样。”
    “也不想啊,早知道有你这么牛的靠山,我才不会这么着急修炼。”
    秦叶爬起来拍拍身上尘土,对着钱老头抱怨道:“亏我还替你担心这么久,早知道你这么牛,我特么的还用去给人烧火啊。”
    “那也是你小子自找的。”
    钱老头招呼秦叶来崖边石桌坐下,恨铁不成钢道:“老头子我当初交代过让你早日离开震天宗去中州,你不听现在还来埋怨。”
    秦叶捏着茶壶连灌了几杯茶水,才诉苦道:““鬼知道中州怎么去,不是我说你,你好歹也是震天宗的老祖宗,看看你那些不肖子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尽是些不是玩意的玩意,不争气。”
    “嘿嘿,不管怎么说你也是他们老祖宗,有你当靠山,老子以后不是横着走啊。”秦叶嘿嘿一笑。
    “靠人人会跑靠山山会倒,修行终究还是自己的事,自己不争气靠谁都没用,更何况老子自己都活不过明日,想学螃蟹横着走,你想太多了。”
    “活不过明日?怎么回事?”
    秦叶放下茶杯,皱眉问道:“墨玉宗的事么?我正好有很多疑惑问你。”
    “问什么?问我作为震天宗的老祖宗,为何看着它渐渐衰弱走向灭亡?问我为何不把震天宗拉回正轨么?”
    秦叶点点头,作为一个外人都能看出震天宗走偏了,一群高层都是废物加怂货,钱老头这种精明的老怪物,活了五百年能看不出来?
    然而钱老头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愣住了。
    “如果我本就想看着它灭亡呢,一个变成我最痛恨模样的宗门留着干什么。”
    钱老头见他满脸错愕,笑道:“你可知晓墨玉宗和震天宗的恩怨从何而来?”
    不待秦叶回话,钱老头便将目光投向远处蚂蚁大小的震天宗,隐隐还能见到众多弟子在忙碌收拾残骸,他就用浑浊老眼怔怔看着,缓缓道。
    “墨玉宗也有个跟我一般的老祖宗他叫李清风,我们俩是师兄弟,当年我俩同乡走出,拜入中州五行宗作为记名弟子,记名弟子的苦你也应该尝到了,命贱如草芥,我们两人不甘心便在一天深夜逃走了,为避免被追杀只能远离中州逃到北州这偏僻角落来,接着遇到了~~”
    “然后两兄弟都喜欢上了一位美女,为了她反目成仇,太特么的狗血了。”秦叶听脑壳疼。
    “闭嘴,老子讲,你着混账小子就老老实实听。”
    钱老头瞪了他一眼,继续道:“虽然狗血,但你还真没猜错,那年我们被追杀跳入了忘情河,被一女子在湖溪镇处捕鱼所救,长久相处下来我和师弟都爱上她。”
    “滋,你个五百多岁的老家伙还说爱,牙酸不。”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