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恩怨情仇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娘的,再打岔老子一脚把你踹回震天宗。”
    “好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
    钱老头脸上浮现抹回忆之色:“其实说倒不如说他们两情相悦,多余我一人。”
    “你下药做龌蹉事了?”
    “滚你大爷的,生死兄弟和心爱女人在一起,我只能祝福,发自内心的祝福”
    秦叶撇撇嘴,这老家伙真够虚伪的,不过想想也是,一个五百多岁还想着嫖…娼的老家伙,那个女的会瞎了眼看上给他。
    钱老头自然不知道他所想,继续回忆道:“后来我突破先天境,李清风好强,觉得是感情拖累了修行,不辞而别出去游行修炼,然而这一去就是二十年,二十年里音信全无,伤心欲绝的欣儿等待了二十年,等到绝望依旧没见他回来,便与我成婚。”
    “成婚十年后,李清风回来了,他修为如愿所偿的突破了先天,见到我与欣儿在一起生了一对女儿,他感觉遭到了背叛算计,那一天,我们发生争执大战,他依旧打不赢我,怒急下杀了欣儿和孩子们。”
    钱老头老脸浮现抹凌厉杀机:“我不知道他三十年经历了什么,变得心狠手辣极度偏激,他觉得我背叛了他,觉得欣儿背叛了他,但他千不该,万不该杀了他们。”
    “这五百年,我修成金丹,他也成了金丹,我创建震天宗,他创建墨玉宗,五百年的时间里,我们使用浑身解数想杀死对方,现如今他徒孙已破了金丹境,这场持续几百年的争斗也该结束了。”
    “你讲故事的本事可真烂。”
    秦叶吐槽了句,又安慰道:“没事,大不了我们提桶跑路,等老子突破金丹了再杀回来。”
    钱老半眯着眼,朗笑道:“老头子我这辈子从未输给他,这一跑就是晚年不保咯。”
    “那你可有底牌大招?”
    “没有。”
    “有援兵?”
    “没有。”
    “我看你是老糊涂了,跟着我一起跑路,老子给你保证,最多两年的时间,我们就杀回来。”
    秦叶拍拍钱老头肩膀指着远处震天宗豪气万丈道:“反正你不心疼这玩意灭了就灭了,回来后我们再重建,你继续当老祖我来当宗主,把什么狗屁墨玉宗给灭了。”
    “没大没小的东西,老子知道你有些秘密,金丹境岂是这么容易突破的,更何况你还是走的外道横练更是难上加难,面对谁老子都能逃,唯独在李清风面前,老子不想怂,不能怂。”
    见他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秦叶也有些心烦吼道:“狗屁的不行,不怂你这糟老头子就真得死。”
    “本来就活不了多久了,死就死了,你只要记得日后将老头子埋到院子里坟旁,然后再办一场热闹的葬礼就足以。”
    “一个将死的糟老头子事还挺多的。”
    “最后还有一事,我需要拜托你。”
    钱老头认真盯着他,缓声道:“你可知我当初为何救你?”
    “难道因为我帅?”
    “因为你中了老头子我的灭掌。”
    秦叶扭头,疑惑不解道:“我是被高长安打了几掌,你的灭掌?什么意思?”
    “因为高长安的灭掌是我所传授,他本是我准备培养的震天宗第二个金丹境。”钱老头脸上浮现抹自嘲。
    噗~咳~咳咳。
    秦叶一口茶水喷的老远,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可高长安不是墨玉宗的人么?还是带队来灭震天宗头头,震天宗的死敌啊。”
    “这与他是我弟子并不冲突。”
    钱老头叹息道:“他是震天宗几百年来最出色的弟子,与你一样都是外道横练天才,他横练天赋令人惊叹,若不是局限在这荒凉的区域恐怕早就一飞冲天,我本欲将他培养成才协助我灭了墨玉宗后送入中州,但英雄难过美人关啊……哎。”
    “王婵娟想必你见过了,一个美艳的骚狐狸,高长安痴迷于她被迷惑的神魂颠倒,抛弃师门抛弃师尊也要紧紧跟随,甚至为了表忠心,斩杀震天宗门徒更加积极,更加心狠手辣,已经鬼迷心窍了。”
    秦叶惊呆,震惊道,:“为了爱情六亲不认的绝世……奇葩。”
    “在忘情河见到你伤势时,我就好奇什么人会被王婵娟和高长安合起来追杀,后来细查才知你竟然把王婵娟给宰了,前凸后翘这么漂亮的女人你也能辣手摧花,真是丧心病狂啊,。”
    “娘的,我帮你出了口气,你还骂我。”
    “嘿嘿,王婵娟那股妩媚劲,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你们没发生点什么?”钱老头话锋一转,露出猥琐的笑容。
    秦叶翻个白眼,无力道:“什么凹凸有致的身材,老子一拳把她胸都锤爆了,后背凸前胸凹,能有什么兴趣?”
    钱老头露出抹满意笑容:“心狠手辣,能进能缩,不贪美色,不惧强敌,你比高长安更适合横练外道啊。”
    “小子,记得离开这里前往中州的无极山,哪里才是你该去的地方。”
    “行,那我们现在收拾东西赶紧上路吧,我可不识路,路上又危险,一起搭伙走,你不走,我可走不了。”
    “老子不是你爹,爱去不去。”
    “你不走,这次可真的会死。”
    “人死鸟朝天,老子从不怕死。”
    无论秦叶如何劝,钱老头都是摇头拒绝,坚定的要留在这里与李清风最后一战。
    山峰很高,夜风很大。
    远处的震天宗依旧夜火通明,钱老头把珍藏多年的酒都搬了出来,两人痛快畅饮。
    “嘿,有好戏看了。”
    钱老头示意秦叶看向震天宗,灯火通明的宗内正发生的惨绝人寰血腥屠杀。
    杀人者是震天宗主和长老,杀的是震天宗弟子,惨叫声、怒骂声顺着夜风都能隐隐传到这边。
    “都疯了?”秦叶惊讶。
    “李清风要断我道统,这些人都活不成,银安这些怂货想要活,先斩杀自家底子,断了根才能攀附墨玉宗。”
    钱老头灌了口酒,讥讽道:“只是这些怂货没想明白,既然是断道统,宗主长老不死,这道统又如何能断的干净,可悲、可叹啊。”
    “你是说墨玉宗会杀了他们?”
    “待我死后他们一个都活不成。”
    浓郁的血腥似乎顺着夜风飘荡了这边。
    人性、修行界的残酷血腥在此时赤裸裸的呈现在秦叶面前,这些弟子有什么错?
    震天宗与墨玉宗的仇恨是钱老头与李清风仇恨延伸,数百年的你来我往厮杀,已经分不清楚对与错。
    但这些与普通弟子有何关系,宗内说要战,他们便冲锋在前,宗门说要降,他们也无条件服从。
    然而就是这群弟子在这场战斗中最先被舍弃,最残酷的还是被自己服侍尊敬的师门长辈所杀。
    “这边是修行界么?”秦叶狠狠灌了一口。
    “这只是修行界的一个缩影,弱小是罪,强大才有理。”
    钱老头遥指远处的灯火,那是墨玉宗驻扎地,平静道:“白天我说让你帮我办件事,就是日后有机会宰了高长安这头白眼狼。”
    “不用你说,我必杀他。”
    秦叶犹豫了下,沉声道:“老头,这次你听我的,我向你保证一年,最多一年的时间我帮你屠了墨玉宗,什么李清风,高长安任由你处置,没必要逞强白白送了性命。”
    钱老头浑浊眼中闪过抹柔和,轻笑道:“我知道你小子讲良心,我已经活了五百八十多年了,这场战斗我期待了一百多年,若不是为了等待最后与李清风一站,早就化成了杯黄土,你就让我安安心心死在这片土地上吧,有心以后就多来祭拜烧纸。”
    秦叶没有说话,仰头将坛里的酒一口饮完。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