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激斗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人是群居动物,除了自我情感封闭的人才能忍受独居,正常人情感都需要有个寄托。
    在矿洞朝夕不保的日子,多余的情感之会让他变得脆弱,只有自己武装起来咬牙硬撑才有生机,到了湖溪镇后或许是钱老头年岁已大没有多少日子了,也或许是钱老头无儿无女与他一样孤苦伶仃,也有可能是因为他的救命之恩,秦叶渐渐接纳了这个怪脾气的老家伙。
    这是秦叶在这个世上第一个认可的人,第一个可以说上话的。
    然而这老家伙明日就要死了,虽然这种死法是钱老头期待已久的,他不愿意默默无闻在山野中去世,他想在生命最后一刻绽放,最后再与李清风斗上一次。
    无论如何粉饰这种死法,依旧是生死两隔,这个世上他再也没相熟的人了。
    这一夜,秦叶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强大身躯已经不允许他再喝醉。
    钱老头拉着他叨叨絮絮讲述了以往高光时刻吹牛逼,他说到了小时候家乡的老黄牛,说到了五行宗里最漂亮的弟子,说到了李清风偷看人洗澡,说到了装作书生与人抢夺花魁,说到高长安小时候多可爱,说到了银安是个多么怕死的废物…………
    秦叶时不时嘲讽他没高人风度,钱老头便吹胡子瞪眼,气急之下甚至摔酒坛,大骂什么狗屁高人风范,不过都是群男盗女娼的勾当而已,自己是真性情,是活的真潇洒。
    说到兴起之处高歌两声,不爽之处则怒骂不止,整一个喜怒无常的老流氓。
    吵闹笑骂一直持续到东方微亮,地平线的尽头也能看见群穿着黑衣,浑身煞气修行者,缓缓往震天宗方向来。
    这群人领头的两人虚踏半空气势恢宏,隔着老远,秦叶都能感受到。
    “差不多了。”
    钱老头喝完最后一口酒,拍拍秦叶肩膀笑道:“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怪异的人,明明根骨天赋就是一废物,修行外道速度却快的吓人,一本垃圾的《通玄横练》也能被你练成这模样,也算是造化,切记别着急突破先天,不妨先去无极山看看再作决定。”
    “嗯,你……”
    “好了,别劝我了,也别假惺惺搞恶心姿态,老子活了五百多年早就活够了,有时间回来给多烧点事,身后事办的风光些比什么都强。”
    钱老头摆手打断秦叶要讲的话,不耐烦道:“客人要上门了,可不能怠慢失了礼数。”
    说着一把薅住秦叶衣领,踏空激射飞行。
    “我特么是想说换个姿势~~”
    秦叶悲愤的张口,又被风灌了满口。
    “嘿嘿,对面两个家伙锁定我了,待会打起来你自己找机会跑路。”
    说着,钱老头将秦叶扔到震天宗半山腰,佝偻的腰缓缓挺直,浑身气势轰然大涨,仰头大笑,声浪响彻半空。
    “李清风啊李清风,数百年了你还是这么废物,打不过我,女人也抢不过我,老子永远瞧不起你啊。”
    “哼,为了杀你,我可是煞费苦心啊师兄。”
    只见空中两道人影激射而来,其中名身材高大的老者眼中满脸杀机,冷漠盯着钱老头,正是李清风。
    他身边一名持着风水山的男子面带笑容,恭敬的对钱老头行礼道:“晚辈王自在见过前辈。”
    “哦,原来是亲家啊,不知道那劣徒和你闺女过的可还好?”
    钱老头笑眯眯,一张嘴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直接戳痛点。
    “你是说我们墨玉宗的弟子高长安吗?”
    王自在也不恼,笑道:“对了,差点忘记感谢钱老辛辛苦苦替我宗培养的先天高手了,高长安还不出来与你师尊见一面。”
    “见过师尊。”
    只见山脚下一男子踏空而至,消瘦脸颊和如鹰眼的双眸正式秦叶日夜惦记的高长安。
    他很平静的对钱老行了一礼后,才缓缓道:“长安请求师尊交出秦叶。”
    “你这没脸没皮的白眼狼啊,以后自然会有人来收拾你。”
    钱老头看向他的眼神有些复杂,这么多年的师徒关系,要说没有感情太假,毕竟从小带在身边祖孙之情远远超过师徒之情,可当初看中高长安的认真也成了他的致命弱点,对待一段感情太过认真,认真入了痴,入了魔。
    “废话够多了,师兄,你该为你的背叛付出代价了。”
    “背叛你大爷的,战吧。”
    没了兴致闲扯的钱老头率先出手,布满皱纹的手臂一挥,方圆二十米的土地猛地直冲高空,携带着狂暴罡风压顶而去,端是刚猛的一批。
    “数百年了,师兄你手段还是没有长进。”
    李清风同样衣袖一挥,三十米的大地被撕裂扯腾空,蛮横撞碎土块之后压向钱老头。
    “哈哈,长不长劲岂是你这狭隘的家伙能评论的,跟我来吧。”钱老头大笑冲进云霄。
    “哼。”
    李清风冷哼一声,跟着冲进云霄。
    两道凶悍人影在空中碰撞到在一起,时间好像停顿了那么一瞬间。
    随后不断响起惊天霹雳,云朵以圆形呈现炸裂开来。
    眨眼间,一片狼藉的地面半空中就剩下王自如和高长虎,还有躲在地下大气都不敢出的秦叶。
    “我接手震天宗,你去寻找那叫秦叶的家伙。”
    “是。”
    高长安神情扭曲,眼眸中疯狂开始燃烧,直接往钱老头的平台寻去。
    王自在转身飞向震天宗倒塌的大殿。
    原本宏伟壮观的震天宗广场一片狼藉,雄伟的建筑纷纷倒塌,地面到处都是尸体,他们脸上凝固着惊恐、错愕、愤怒,不难想象他们在死前经历了多么难以置信的事。
    王自在背负双手踱步在一片凝固的血迹中,看着周边凄惨景象,满脸的惊叹道。
    “虎毒不食子,究竟是多狠的心才能下的了手灭自家满门,心狠手辣,贪生怕死,正适合当条看家门的好狗。”
    恭敬跟在身后的银安浑身带血,沉默不语。
    王自在进入祠堂,将地上牌位一脚踏的稀碎,银安看了眼,没有流露任何表情。
    “你呀,以前还觉得你有些傲气,现在看来无趣的很。”
    …………
    等待了数分钟,秦叶才从土里爬出来,钱老头这招太高明了,直接将他前面的泥土挖起来,当着众人给他弄了个藏身之处。
    “这老头……”
    秦叶担忧看了眼天空,偶尔能见到两道人影闪烁碰撞,云彩被纵横扫荡的罡风裹挟吹拂四方。
    山下的墨玉宗弟子则分散清扫接手震天宗,遇到残留的震天宗弟子不管记名还是入门弟子,不管有没有能力反抗,直接刀剑加身砍杀。
    “秦叶,我知道,我知道你还在这里,你给我滚出来,滚出来。”
    突然远方半空,高长安激射而来,形若疯虎,嘶吼咆哮的声音响彻震天宗半空:“谁能告诉我秦叶的下落,我让他成为真传弟子,谁能告诉我~~~~”
    浑身激荡的气势笼罩半空,所有人都能看出来他的状态极为不稳定,在入山之前便知晓了寻找秦叶的内幕,无论是真传弟子的吸引还是替宗主报仇都值得他们大力搜寻秦叶。
    人群纷纷散入山林,震天宗内有宗主和高长安在,秦叶肯定不在,那必躲藏在山野林间。
    “这家伙还真是条疯狗。”
    秦叶强行按捺住心中杀意,在两个金丹境的附近出手无疑是自寻死路,他甚至视野都不往高长安看,他不知先天高手能不能隔空感受到杀气而寻过来。
    轰隆!
    突然晴空一霹雳,钱老头张狂的笑声响彻天空。
    “哈哈,老东西,五百年了你依然只能在老子面前吃瘪,痛快,痛快。”
    “哼,你真元已尽,自在过来,与我共同斩了这老家伙。”
    “哈哈,今日就以钱老之血,庆我登仙途。”
    李清风吃了亏,声音带着难以抑制的怒火,王自在大笑的划光腾空而来。
    “不能杀,不能杀,只有他知道秦叶下落,杀不得,杀不得~~”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