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钱老头之死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不能杀,不能杀,只有他知道秦叶下落,杀不得,杀不得~~”
    疯癫痴狂的高长安也要冲上去,腾空百米后摇摇欲坠的又掉落下来,他才刚入先天境实力比不上三人,腾空也很勉强。
    轰隆~~
    三道狂暴的身影在半空中相撞,一道流光轰然被击飞,好似燃烧的流星坠落在山巅,引起一阵地崩山摇满天灰尘遮目。
    两道流光紧随其后落下,李清风嘴角带血气息混乱,身边一柄血色飞剑悬浮环绕,王自在轻摇山水扇,狂风大作吹散遮目灰尘。
    “五百年,整整五百年,十八万两千五百个日夜,师兄,你可知道我有多想杀你。”
    李清风眼带血光,脸色狰狞,低吼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忘情河内的固灵阵是你所设?三十年里我被困在忘情河里,看着你夺走我女人,看着你们这对狗男女苟合,看着你们逍遥自在,你可知道我的恨意?”
    李清风眼眸布满血丝,情绪激动嘶吼:“五百年前我便发誓今生必斩你,先杀了那贱人,再将你挫骨扬灰,挫骨扬灰。~”
    “你被困在忘情河?”
    披头散发钱老头满脸愕然,突然指着他大笑,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哈哈哈哈,那固灵阵是你亲自为五行宗所布置的,你竟然把自己困了三十年,真是天大的笑话,当年你不过后天境,我要加害于你易如反掌,我何需这样下作,哈哈哈。”
    “这些不重要。”
    李清风深吸一口气平复了情绪,冷漠盯着他:“重要的是我被困三十年是事实,你夺我女人也是事实,今天你要死在我的手上也是事实。”
    “呵呵,此处甚好啊。”
    山巅崖边,视野开阔,钱老头整理凌乱的头发,从容不迫笑道:“我死于此处,一望之下山川美景尽收眼前啊,别……”
    “师尊,师尊我错了,我错了。”
    高长安呼啸而至,扑通跪在钱老头哀求道:“师尊,求你告诉我秦叶的下落,他在哪里,师尊,我是你最疼爱的长安啊,我不能没有婵娟,我不能没有她啊,求你了,我给你磕头了磕头了。”
    砰砰砰~~
    他额头硬生生磕在石块上,如同捣蒜般,磕得砰砰作响,道冠歪斜,披头散发。
    紧盯着狼狈不堪的高长安,钱老头眼中怒火、失望、心痛交替,心中更是五味陈杂,这是他最爱的弟子啊,为了一个女人竟然不堪到如此地步。
    他没有理会高长安,而是将目光投向李清风。
    “我胜了你一辈子,怎可死于你手。”
    钱老头脸上浮现抹讥讽,李清风大感不妙,身边血剑激射而出,嘶吼:“钱步满,你不能这样~~~”
    “师尊,你告诉我秦叶下落再死,告诉我啊~~~~”
    “死于敌手,不符老祖仙仪,李清风,你永远没机会杀我,哈哈哈哈哈。”
    在李清风暴怒的眼神中,高长安绝望嘶吼中,钱老头猖狂大笑,浑身真元逆转瞬间爆发。
    轰隆~
    震撼气机直冲云霄,以钱老头为中心,狂暴沸腾的真元形成波浪圆环扩散,碾碎了山巅岩石树木。
    “该死的,该死的,啊~~~~~”
    李清风逆行冲到钱老头面前,只见他生机散尽,脸上还凝固着讥讽的笑容,似乎嘲笑他的无能,嘲笑永远没有机会杀死他。
    “师尊~~我要秦叶还我婵娟,还我婵娟……”
    被掀飞高长安绝望的爬起来,时而哭泣时而狂笑,疯疯癫癫扑向钱老头。
    “滚开~”
    李清风愤怒挥袖将高长安劈飞,阴沉盯着钱老头尸体,神情不停变换,半响后才冷哼一声腾空离去。
    “想死的痛快?痴心妄想,将这老东西的尸首悬挂震天宗山门。”
    “可悲、可叹。”
    王自在合扇感叹,五百年的恩怨就这样落幕,世俗眼中的神仙最后落得如此凄凉的下场。
    这一场争斗没有胜者,一老一少,一痴一疯,钱步满死了,李清风也并未赢,高长安的疯也是可以预料的,一个疯疯癫癫的外道修行者,竟然能误打误撞突破至先天境,不得不让人惊叹他的天赋。
    婵娟的尸首就葬在墨玉宗后山,倘若有天他能正视接受这件事,醒悟过来前途将不可限量。
    五百年的死敌震天宗覆灭,对王自在来说不值得贺喜,在他决定牺牲一个女儿勾搭上高长安时,震天宗覆灭就是注定的事,他的瞭望早已经越过震天宗,投在了真正仙门。
    五行宗!
    那是才是一个能纵横天下的仙宗,能真正翱翔宇内的仙途,而不是在这北域的一隅之地争夺霸主杀得死去活来。
    蝼蚁群中称王,亦不如雏鸟展翅一震。
    震天宗半山腰一处荆棘丛生的杂草堆处,地上两具残破尸体后方,秦叶死盯着王自在一剑将钱老头尸体钉在震天宗牌匾处,紧握的拳头骨节发白。
    终究没发生奇迹,钱老头死了,死的很凄惨,堂堂的一宗之祖,金丹境大修被钉在牌匾上曝尸,既不风光,也不隆重。
    秦叶知道自己必须做些什么,尽管有暴露的危险。
    一脚踩碎两具墨玉宗弟子尸首,他往赤练洞潜行去。
    “你是谁~”
    林间两名持刀墨玉宗弟子发现了秦叶庞大身躯,惊骇的欲示警,却见那冷峻的脸已经近在咫尺。
    砰~
    巨大、磅礴的力量轰然而至,照面之下两名普通的后天境直接打爆,血雨飞溅,零零散散碎落在树枝草丛。
    秦叶冷着脸直冲赤练洞,洞中满地污血,两名白天干活的记名弟子头颅稀碎的倒在血泊里,一片狼藉。
    踏着血液大步走进洞穴,洞穴中温度凉了很多,没有人添加灵矿石,柱内灵焰已经摇摇欲坠快将熄灭了。
    砰~
    整车灵矿石倒入赤铜柱,灵焰升腾,洞穴温度升高。
    砰~砰~砰~
    一车车灵矿石的倒入让柱内火焰狂涨,火舌伸出柱子老高,本就漆黑的赤铜柱缓缓开始泛红,刻印在上的法纹闪烁,嗡嗡作响疯狂预警。
    洞**闷热如大火炉,木桶内的水蒸发,杂物开始燃烧。
    没有理会身上在燃烧的衣物,秦叶埋头将所有矿石铲入铜柱后才罢手,泛红的赤铜柱有些变形,周边岩石已经开始缓缓融化,柱体也颤抖不已摇摇欲坠。
    走出赤练洞,秦叶大步流星离开震天山。
    “敌~~”
    轰隆~
    还未等巡查的墨玉宗弟子喊完,倾刻间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覆盖了一切,暗红的岩浆在滚滚的黑烟的裹挟里喷涌而出,烧的通红的岩石被推到高空又疾驰落下,在烟幕的空中留下千万条火红的划痕。
    震天宗建筑群瞬间灰飞烟灭,天昏地暗地动山摇无数巨石滚落,山体滑坡,大地咆哮。
    “这场葬礼勉强听个声响吧,你也别觉得委屈,等等,再等等给你补办个热闹的。”
    眼眸凝视挂在震天宗山门牌匾上的钱老头尸首,那长满老年斑的脸上凝固着笑容中带着不屑、讥讽、桀骜。
    在漫天灰尘、哭声、哀嚎声中,秦叶转身离开震天山。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