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唐清羽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我们平日就替无极宗运输些物资而已,很清闲的,毕竟入了无极城也没有其他人敢打劫无极宗的东西。”
    虎痴啃着不知名兽腿,含糊的向秦叶介绍日常工作。
    距离篝火酒宴已经过去了三天,秦叶靠着酒后建立的交情也顺利加入了队伍里,这三天里就没见过这家伙住嘴,除了睡觉,无时无刻都在吃,难怪长这么大的个。
    “不是听说仙家们有那什么储物戒子和储物袋之类的玩意么,何必需要我们多此一举再压送一趟。”
    秦叶疑惑,路途的两年里,他补充了不少关于修行界的知识,比如当初山玄道人用的小光剑,那是道门的剑符,用一次少一次,在后天境中很少见,很是珍贵。
    而银安宗主使用的则是真正的飞剑,只是他那一剑化百剑的则吓唬人偏多,因为分光飞剑远远不是一个先天境能施展出来的,更何况还是操作百柄飞剑。
    储物戒指和储物袋之类的则是流传甚广的,也是世俗凡人最期盼拥有的,储物法宝虽然很珍贵,但对于顶尖门派无极宗来说也算不得什么。
    “这你就不知了,我知道我们物质如何而来的吗?”
    秦叶摇摇头,虎痴则嘿嘿一笑:“无极宗是青玄大世界霸主之一,周边多少门派想要攀附这颗大树,无极宗则是来者不拒,想要投靠得到庇护,每年孝敬些物资便成,这些物质就是我们运送的,里有灵草、道符、飞剑法宝、灵石等等。”
    一听到灵石,秦叶眼睛一亮,两年了,整整两年的时间里,除了钱老头给他的几颗灵石外,他再无所获,两年里他日日夜夜都在想着这玩意。
    而那几颗灵石则在路上就被他吸收干净了,不知是系统进化了,还是他变强了,如今只需要手持灵石便能吸收。
    虎痴一巴掌拍在他肩膀,吓唬道:“你可别起坏心思,每次东西都是清点过的,你知道无极宗为何要我们运送吗?”
    “我们一群凡人推着珍贵无比的仙资路过,但凡起了心思动手的势力和个人,无极宗便顺着这只手追溯源头覆灭他们,每次仙资被劫或被盗,都会掀起一阵血雨腥风,你要起歪心思就离我们远点,我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我可不会为了这些物质坏了进入无极宗的大事。”
    秦叶反驳了他一句,拿起肉食,漫不经心的问道:“这李飞龙是什么人?他也想入无极宗吗?”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但他是我们中间待着最久,资料最老的,和大家关系都挺好的。”
    “哦,走快点吧,等会仓库那边又抱怨啰嗦了。”
    “嘿,他们就是这样,整天抱怨,都想着快点干完活了去无极崖修炼。”
    秦叶和虎痴各拖着装满玉盒的大车,时不时阵阵灵气波动扩散出来,伴随着扑鼻的药香,让人精神一震。
    这是他最近几天的工作,每天到无极城入口处,接到其他人送过来的物质,然后大摇大摆的从城中运到此处山中洞窟,等待过段时间无极山来人清点收拾走。
    其他老资格的员工则远行于雪原,与纳贡的宗派面对面对接,用虎痴的话说他们以无极宗的身份出去,那些宗门必然会给予些好处,这些东西无极宗看不入眼,也就由着他们。
    这份工作的油水和好处就在这点上,像他们这种守仓库,在城中运送物资的是驻扎地最外围,油水轮不到他们。
    之前第一次秦叶见虎痴坐在唐执事身边,还以为这家伙很有地位,后来弄清楚了,当时他不过是被李飞龙叫过去敬酒顺势坐在那边罢了,他在驻扎地带的时间不短了,却依旧混着同秦叶受仓库,显然还未混到核心人群中去。
    送完灵草药到仓库,又帮着他们清点完后,秦叶提着几坛酒又找到虎痴。
    “你说举荐信物啊,这东西可不好得啊。”
    虎痴发出一声长长叹气:“因为钱府有人在无极宗内,加上这次钱府长女也入了无极宗,双重作力之下钱府才从无极宗手中取得运送仙资的活,并且每三年都有五枚举荐信物,这是我来的第六年了,这次估计也没我什么事了。”
    “为何?你已效力六年都得不到举荐信物吗?”
    “举荐信物可不好得,你知唐府为何费尽心思去接这个运送仙资的活?若没好处谁会去揽上这事在自身,有了举荐信物便能获得入无极宗机会,那唐府是将这个举荐信物给一个散修还是往无极宗输送自己人好呢?”虎痴脸色浮现抹不甘。
    “可自己人实力不济怎么办?”秦叶知道举荐信物只是门槛而已,进去后还是要看自身。
    虎痴摇摇头道:“这个世上最不缺的是天才,只要是肯听话的天才,钱府再提供丹药,仙法,拜入无极宗的几率比什么都没有的散修更大。”
    秦叶眉头微皱,拜入无极宗比想象中的更加繁琐负责,光举荐信物就已经成了一道拦路虎,更何况后面还有天赋、忠诚等检测。
    他现在要好好思索下一步该如此走,让他听从钱府的指挥来获得举荐信物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修仙,修的就是自由,修的更是心中那股傲气。
    一个低声下气获得仙途,那还算仙么。
    接下来几天依旧照常,每天都有数车灵药从外面运进来储存在仓库里,到了晚上众人就聚在一起饮酒畅快,兴奋讨论今天所得,然后拿出大部分当众孝敬给唐执事,这是属于唐府的一部分。
    秦叶依然没有得到机会,听说最少需要守仓库和城中运药两年后才能再安排外出的活。
    这天正好到了秦叶调班镇守仓库,他身后是一座挖空山腹的仓库,里面布置了干燥、除尘的阵法,是装有大量灵草的仓库。
    偶尔几次感受到仓库内荡出的灵气,他总是有种按捺不住的冲动。
    灵石能吸收成能力点,灵药按理说应该也能,一堆庞大能力点就赤裸裸的摆在门后,对他的诱惑可不是一般的大。
    但虎痴给他说的很明白,灵药灵草数量出了他们有留底外,每个宗门把仙资交给他们后,都会书写份礼单交往无极宗,这里每一棵在无极宗都有记录的。
    无极宗本就是用运输仙资震慑潜在敌人,仙资必须清清楚楚,少上一课,谁出的问题,拿谁责问。
    正值午时,太阳高照,仓库前面土地雪被清扫掉后,土地湿润。
    正思索计划下一步的秦叶突然被叫骂声所吸引了,抬头望去,前方两道身影正向这边走来,其中一名手持山水扇的青年恼火看着白羽靴上的淤泥,不爽对秦叶喝道:“什么狗屁地方,还愣着干什么,赶快给我擦干净。”
    特么的……你一直这么勇敢么?
    秦叶显然没想到来人竟然如此狂妄,脸色一下就冷了下来。
    “唐清羽,不要做的太过分。”
    青年身边的满脸风霜的中年男子冷冷扫了眼叫做唐清羽的少年,然后拱手向秦叶道:“口无遮拦,多有得罪,还望小兄弟见谅。”
    见中年男子对一个守仓库的家伙如此客气,被称为唐清羽的少年满脸不在乎道:“李轼,你是我的护道者,何必如此自降身份的给一个看守仓库的小喽啰客气,还叫什么小兄弟,就这种货色,我不用唐府的势力,也能轻而易举的杀上千百个。”
    “闭嘴。”
    被称为李轼的男子似乎忍耐到了极限,怒斥道:“你这张嘴迟早给你带来杀身之祸,唐清羽,你以为无极城是你家开的不成?若不是你大姐,别说你唐清羽了,整个唐府都会被人灭了满门。”
    李轼毫不客气的话让唐清羽笑容一僵,手中山水扇捏的咯嘣直响。
    李轼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恶,若不是唐府长女对他有救命之恩,他才不愿当什么狗屁的护道人,按照当年游历天下时的暴脾气,这种货色他早就提刀砍了。
    铁木制造的山水扇终究没有抗住唐清羽的折磨,在他手中崩的一下支离破碎,唐清羽眼中戾气掠过,深吸一口气终究还是压住了脾气。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