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较量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秦叶,你就陪他过两招尽兴一下。”
    唐执事不清楚两人的有冤仇,示意秦叶配合一下。
    秦叶推开人群走到中央,捏捏拳头露出抹古怪笑容:“三分人样都没长齐,口气到不小,没挨过毒打不知江湖凶险,来,我让你三招。”
    “把握分寸。”
    唐执事沉声道,秦叶知道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他没理会,而是勾勾手指,示意攻过来。
    “让我三招?哈哈。”
    唐清羽满脸讥讽:“一个泥腿子出身的散修,也敢教训小爷,上次的事情我可记得很牢,三招是吧,看小爷我三招之类废了你。”
    轰~!
    话音刚落,唐清羽屈膝弹射,带着犀利劲风瞬间就冲到秦叶面前,左腿做鞭,狠狠抽向秦叶头颅。
    砰~
    一阵金属碰撞的脆响,秦叶左手臂住了鞭腿,铁塔般的身躯不动如山,而唐清羽好似提到不可动摇的山岳,浑身一颤发出闷哼,连连颠簸的后退几步,稳住身形后,左腿隐隐作痛,不受控制的颤抖。
    “该死的。”
    唐清羽脸色一片通红,眼中凶光毕露,身形一窜,整个人再度化为扑向秦叶,右拳化锤砸向秦叶太阳穴。
    铛~
    秦叶轻描淡写的竖掌挡住他得拳头,又是阵金属碰撞声回荡,秦羽纹丝不动,唐清羽浑身一震,只觉得自己好像撞击在一个不可动摇的高山般,力量回弹震得他骨头都快散架了。
    该死得,这家伙是五行精铁浇筑的吗?
    唐清羽脸庞扭曲,额头青筋暴起,余光瞧见那群之前嘲讽的贱民们投来的嘲讽目光,仿佛无数把刀子插入他心脏。
    “唐府嫡系就这本事?别丢人了。”
    秦叶那居高临下的目光和羞怒话语让唐清羽快要爆炸了,脸色涨红,理智快要被愤怒燃烧殆尽,他发出歇斯底里的咆哮,左掌化爪犀利戳向秦叶眼珠,右脚阴毒的紧随其后踹向裆部。
    “就这种货色?”
    秦叶抬壁挡住他的手爪,轻抬腿架住袭来的腿,冷漠道:“手段比江湖人还下三流,这就是唐府嫡系?”
    “该死的~”
    唐清羽神情狰狞,嘶吼再度扑上去,状若疯魔乱拳砸在秦叶胸膛。
    砰砰砰~
    金属交击声连绵不绝,这次秦叶没有防守,任由拳脚落在胸前,身形纹丝不动,只是冷冷看着他。
    “跟娘们一样?就这点力气?用力。”
    “闭嘴啊~~~”
    唐清羽快气炸了,气息变得混乱危险,每一拳都蕴含了极大的力量,却拿秦叶毫无办法。
    “住手,清羽。”
    唐执事低喝,然而此时唐清羽已经被愤怒吞没的神智,如何还能听的进去劝。
    周边人乐的看好戏,那戏谑的目光是他从想到到会是看向自己的,那是一种看猴戏的。
    唐清羽嘶吼,双眸赤红,左手臂突然膨胀,这一拳似乎付出了什么代价,威力极大,连秦叶也隐隐感到了危险。
    “该死的,去死吧~”
    刹那间,拳头好似成了黑夜中唯一的流星,所有人的目光不自觉都被吸引了。
    唐清羽瞪大眼睛盯着秦叶,他不想错过这家伙被轰成碎沫的每一瞬间。
    “没人告诉你放大招不要蓄气太久么?”
    对视那满是期待的眼神,秦叶露出抹狞笑,左脚一划,身形偏侧就与唐清羽擦身而过。
    “该死的,不……”
    绝望看着秦叶闪身躲过这付出极大代价的一拳,唐清羽手臂直挺挺的砸在石壁上。
    轰隆~
    只见唐清羽像人性炮弹撞向石壁,轰隆炸响,山体猛地震动一下,石壁轰然炸裂,碎石飞溅,灰尘遮目。
    唐执事冷冷扫了眼秦叶,拂袖驱散灰尘,山体硬生生被轰出个两米深山洞。
    而唐清羽鼻青脸肿,左拳软绵绵晃荡,整个人晕头转向摇摇欲坠,当他扫见洞外毫发无损挂着满脸冷笑的秦叶,猛地一口鲜血喷出,当场直挺挺倒地昏死过去。
    “你这是要与唐家为敌?”
    唐执事抱住唐清羽,满脸煞气的盯着秦叶,李飞龙等人连忙靠过来,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
    秦叶平静的盯着唐执事,淡淡一笑:“唐家是无极城大豪门,在无极宗更是有着两位仙道修士,我如何敢与唐家为敌,众人所见,从头到尾我可没碰过唐清羽,甚至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地步,唐家势大也不至于蛮横不讲理,仗势欺人吧。”
    秦叶想法很简单,既然没有打算通过正规途径弄举荐信物,那就没必要再委托求全,唐家是豪门,还是执行无极宗任务的宗门,在乎颜面和口碑,唐清羽一番话已经将在场所有人都得罪了,今日之事必然会传播出去,自己可没动手碰唐清羽,唐门至少表面上没有理由寻自己麻烦。
    至于暗地里,唐门想在无极城里下黑手,至少要派遣先天境的高手才能做到,并且还会闹出不小动静,到时候唐家面子就彻底臭了,他们不会敢,也不会拿为了这点小事来寻秦叶麻烦。
    后天境高手,只要不缺胳膊少腿,这点伤都不算事,更何况仙道资源众多的唐府。
    “秦兄弟,你这举荐信物彻底没希望了啊。”
    虎痴满脸愁容靠过来,他以为秦叶和他一样因为个大被歧视才有唐清羽怼了起来。
    “这种当牛做马看主人心情喂食的活不适合我做,虽然唐清羽那混账东西说话难听,但他有句话说的对,若卑躬屈膝的垃圾也能进无极宗,恐怕无极宗早就覆灭多年了。”
    秦叶微微一笑,拍拍陷入深思的他,转身离开了这里。
    他并不是要回去无极城,在唐执事还没开口赶他走之前,他还想再赖上几天。
    实在是因为他手上身无分文。
    …………
    在无极城西北处偏僻的宅院里,昏死过去的唐清羽眼皮颤了颤,艰难的睁开眼,随后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双眸顿时血红。
    “该死的杂碎,该死的贱民啊~~”
    强烈的耻辱感让他至欲发狂,他剧烈挣扎的想要爬起来,左手臂刚用力便痛的发出剧烈惨叫,脸色扭曲成一团,想失去理智的野兽狂嚎:“啊~~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啊~~”
    “闭嘴。”
    唐执事闪身冲入房间,一把将他止住了他的挣扎,皱眉道:“唐清羽,你还没闹够吗?”
    “九姑父,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唐清羽用一直手臂死死抓住唐执事,目光暴戾而疯狂。
    “你这样子可不能回去,这里是城西北的一处宅院,你老老实实在这里养伤,好了差不多再回去,我会给家里人说你去崇黄门取仙资去了。”
    唐执事说完,又用语重心长的语气道:“你也不是小孩了,那个强者没有受过伤?跌倒了再爬起来就是,别往心里去。”
    “我不管,马止军,你若不替我报仇,我就回去找九姑妈告状,向老祖宗告状。”
    唐清羽疯狂嘶吼,指着唐执事怒吼:“说你没保护我,说你联合那狗杂种打伤我,说你不甘当入门女婿不甘改姓,心中对唐家不满已久。”
    “你~”
    唐执事气的直哆嗦,指着唐清羽说不出话来。
    “九姑父,你不帮我出这口气,你也别想好过。”
    唐清羽脸色扭曲,眼神充满怨毒,从小到大他还从未受过这样的委屈。
    “哼,李飞龙,好好看着他,若他乱跑,我唯你是问。”
    唐执事被这混账东西气的头晕眼花,懒得再搭理他,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马止军,你不能这样,马止军,你给我回来。”
    歇斯底里的咆哮,李飞龙眯着眼睛看着情绪激动不能自控的唐清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