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证据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冰川峡谷空地。
    地面一片狼藉,冰面断裂炸开坑坑洼洼,到处都是凌乱的破冰,四周还散落着支离破碎,碎肉遍地都是的天垠马破碎尸体,一块块冰冻的血块在白雪中如烈火玫瑰,妖艳而血腥。
    尤其是当中赤着上身的恐怖身影宛如白玉石雕刻所成,站在尸块中更是恐怖又诡异。
    “舒坦~”
    秦叶吐出口长长白气,肌肉身形缓缓缩小。
    先天境~
    看着秦叶恢复到他映像中的模样,刀客艰难咽烟口水,只觉得身体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从他开口让秦叶先走,到天垠马溃散不过短短半盏茶的时间,先是横冲直撞的解决掉天垠马头领,随后像虎入羊群般被他一拳一脚轰碎,连妖爆的时间都没有,一人正面强行打散天垠马群。
    这只能是先天境才拥有的实力,后天为凡,先天入仙,这是世俗人人都知晓的事,江湖中时不时能看到后天境的身影,但先天境只有传说,为什么?因为突破先天后有着更远大的目标,想要长死不死成仙做祖,没人会看的上世俗小打小闹。
    刀客脸色变换,虽然他很好奇一个先天高手为何混迹在无极城,但对着秦叶展现的力量有着强烈敬畏,他明智的没有追问,就当做没看到一样。
    “行了,天垠马群逃窜了,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来。”
    秦叶扭头看着刀客,询问道:“你手上还有捉妖道符?”
    刀客拿着一沓捉妖道符,阴沉着脸道:“这捉妖道符确实被动过手脚,现在激发完全没效果,但我不明白的是,捉妖道符一直在我们自己手上,拿到的时候也试过并没问题,唐清羽究竟如何做到的?”
    “唐府势大,懂得很多仙道手段,弄不弄的明白并不重要。”
    秦叶突然扭头看向峡谷通道处,露出抹狞笑:“唐清羽,你们俩过来替我们收尸的?”
    刀客神情一楞,随后咬牙切齿的提起刀,死死盯着峡谷外走来的两人。
    通道之处,突然被秦叶发现唐清羽两人有些惊慌,尤其是没见到苟延残喘的两人,反而秦叶完好无损,气息稳定,若不是刀客那凄惨模样,完全看不出来是发生了一场大战。
    没有受重伤,也没有激发秘法,该死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唐清羽眼中有些惊疑不定,心中更是疑云丛生,他是万万没想到面对二十多头天垠马竟然还能完好无损,这秦叶太深不可测了。
    在他预料中,秦叶应该与刀客一样身受重伤模样凄惨才对,天垠马群的强大毋庸置疑,包围住秦叶两人必然会带来强大威胁,就算他们有什么底牌也该用尽了,大战一场最少也得受些伤甚至力竭而亡,正好给他们机会来收拾残局。
    但看现在,秦叶哪有一点力竭的表现。
    “听到动静,我们两就联手赶来支援,秦叶你可不能不识好人心啊。”
    唐清羽先是露出抹惊喜,随后有些恼怒道:“你们太大意,说了不要给它们妖爆的机会,还好没出什么事,不然这次行动就失败了。”
    “妖爆?”
    刀客独眼闪烁着煞气,冷冷道:“唐府真是好手段啊,这手脚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一沓捉妖道符全部失效。”
    “什么?捉妖道符失效?”
    唐清羽露出抹极为震惊模样,否认道:“捉妖道符是我在无极城中购买的,分配给你们的时候你们也检查过了,再之后我可没接触过道符,你可别血口喷人,辱我唐府。”
    刀客森寒盯着唐清羽:“捉妖道符有没有动手脚你心知肚明,我之前就在想你为何突然邀请我来取天垠石,原来想借天垠马群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我们秦兄,没孬蛋的东西,敢做不敢认?”
    唐清羽脸色青白交替,这时候李飞龙向前走了一步拱手道:“两位息怒,来者幽冰峡谷我们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有着取到天垠石共同目标,怎么可能会动在捉妖道符上动手脚,而且唐少也说了道符是在城中商贾处购买,或许是买到了伪劣,唐少向两位保证,回到城中一定全力搜寻那商贾,给两位一个交代。”
    “对,你们可不能血口喷人,我们听到这边动静后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捉妖道符有问题一定是商贾作了假,回到无极城后我让唐府全力侦查此事,洗清我的冤屈还两位一个清白。”
    唐清羽深吸一口气,诚恳道:“虽然我们之前有过过节,但也未到不死不休的地步,更何况我对天垠石更渴望,没必要也没理由费尽心思在道符上动手脚加害你们破坏了这次行动,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两位一个交代,如何?”
    两人恰到好处的激动和话语间透露出来的诚恳伪装的特别好,就像此事他们确实不知情一般。
    刀客死死盯着唐清羽,眼中煞气不减反浓。
    在场的没有傻子,唐清羽说的在诚恳,也是摆脱了不嫌疑,更何况他也想不到谁会做假捉妖道符,为了这种廉价的符箓做冒被人追杀的风险?
    江湖走马,风也好雨也罢。
    有仇怨讲究的就是当场报,但没有足够直接的证据,加上唐府在无极城也是豪门贵族,在无极宗有着两位修行者,报了仇怨之后怎么办?
    刀客恨的咬牙切齿,在一旁的秦叶突然笑道:“别演了,丢了唐府公子的脸面,道符谁动的手脚大家心里都有数,我就很好奇,这道符一直在我们手上,你怎么做到让它失效的?”
    扭头看向秦叶,唐清羽眼中闪过抹煞气,他冷声道:“这件事我不知情,我已经放下唐府公子的身份跟你们承诺会给个交代的,怎么,你还要追究不放?”
    计划失败使唐清羽很是烦躁,公子脾气上来了,说话也有些肆无忌惮,表明了就算是我做的,我是唐家公子,你奈我何?
    刀客气的浑身发抖,他强忍心中杀意,单臂拉着秦叶低声道:“别冲动,唐家大女唐千琴在无极宗有些地位,动不得。”
    见两人服软了,唐清羽双手抱怀,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还有别怪我勿谓言之不预,没有证据事情可别乱说,要是传出去了影响到了唐府声誉,那后果不是你们能承受的。”
    说完,唐清羽昂着头带着满脸讥讽的李飞龙准备转身离去。
    “证据?我秦叶做事,什么时候讲证据了?”
    一直冷冷盯着两人的秦叶脸上露出抹狞恶的笑容:“今天就算你说破天,这事也是你做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