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说话算数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轰隆~
    下一瞬,秦叶豁然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暴龙般的身躯压爆空气直扑向两人。
    眨眼间,庞大身躯卷带着风雪就出现眼前,狂暴的风雪刮唐清羽脸庞生疼,那暴戾气势更是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砰~
    还未反应过来,无与伦比的巨力轰击在胸口,唐清羽眼珠爆凸,鲜血狂喷,瞬间倒飞呼啸着撞到冰柱上,顿时冰柱四分五裂碎成一地讲唐清羽掩埋。
    冰柱掩埋的乱堆里,也不知道唐清羽如何了,大量血液流出缓缓冻住,冰渣堆颤抖了几下便没了动静,被秦叶一拳击中就算还有一口气,也活不了多久了。
    刀客、李飞龙表情凝固,万万没想到秦叶竟然真敢动手。
    “你……你疯了。”
    李飞龙满脸惊恐,连忙后退远离秦叶,无措咆哮道:“秦叶,你干了什么……”
    唐府的势力远不是几个小小散修能抵抗的,唐清羽死在这里,不管是谁杀的,在场没有人能逃脱。
    他怎么都想没想秦叶如此胆大包天,知晓唐清羽的特殊分身还敢下手。
    同时,李飞龙意识到了危险,连忙望峡谷外逃窜,顾不得去扒拉碎冰查看唐清羽,只是狂吼道:“秦叶,你完了。”
    “唐清羽的大姐唐千琴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唐府会不惜一切代价……”
    “哦……”
    秦叶狞笑的看着李飞龙逃窜背影:“那就都杀了,唐府又能如何。”
    轰~
    下一瞬,秦叶暴龙般的身躯撕裂风雪,像激射的箭矢,扑向李飞龙。
    “你敢~”
    身后激烈劲风宛如死神的狞笑,眨眼间那铁塔般的身躯便近在咫尺,李飞龙惊骇的想要躲开,却见那庞大手掌宛如遮住了眼帘。
    砰~
    头颅宛如西瓜爆裂,李飞龙无头尸首在惯性下冲出一截后才噗通倒地没了生息。
    鲜血喷洒,碎片肉块四周散落,李飞龙的惨状,秦叶的冷酷无情全部落在刀客眼中,让他不由心惊胆战。
    风雪呼啸,吹散了血腥味。
    短短几秒的时间,秦叶拍飞唐清羽,击杀李飞龙。
    看着秦叶拖着李飞龙无头尸体一步步往这边走来,刀客如坠冰窟。
    杀了唐府公子等同闯了弥天大祸,如果被唐府知晓,秦叶将永无宁日。
    今晚事情唐清羽瞒着所有人组织的,现在死了两个,就剩下他了,解决掉他就再无人知晓。
    砰~
    李飞龙尸体扔在他的面前,秦叶冷酷无情的眼神直勾勾盯着刀客身上。
    在唐清羽出现的时候,他就知道不杀了他今后将麻烦不断,以他睚眦必报的性子这次报复失败了,指不定就求到唐千琴的头上,到时候他面对的将是一个仙道敌手。
    只要将唐清羽杀掉,再弄死所有知情人,那这事就与他无关了,衡量一番觉得杀死唐清羽风险更小,心有了决定便不宜迟直接动手干掉两人。
    只是他现在有些犹豫,这半残不死的刀客还如何处理。
    盯着脸色苍白的刀客,秦叶眼中时而凶光闪过,时而有些犹豫。
    他一脚踹开冰堆,拖出唐清羽。
    不亏是有着仙道传承的家族,被秦叶一拳击中,竟然还没死,刚入后天身躯竟这般坚韧。
    不过他离死也不远了,浑身骨骼碎了,被秦叶提在手上跟条破麻袋似的,唯有鼻息见吐出的白气代表他还活着。
    “啊~啊~”
    唐清羽痛苦呻吟,竟然缓缓清醒了过来,浑身剧痛让他脸庞扭曲,颤抖。
    当他看到冷冷俯视着他的秦叶,身上剧痛也掩盖不住的恐惧从灵魂深处冒出,他眼中露出恐惧、哀求,含糊不清的求饶。
    “我…错了,饶命…饶……”
    浑然不顾唐清羽的哀求,秦叶拖着他往刀客这边走来,当余光看到李飞龙无头尸体时,唐清羽被恐惧笼罩,手指扣着冰面死命的往外爬。
    “别杀我,别……杀我,我不想死……”
    带着哭腔的哀求没有改变秦叶的注意,强行在冰面上拖出道血痕扔到刀客面前,看的刀客眼角直跳。
    “嗯?终于知道怕了。”
    秦叶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淡淡道:“说吧,这道符做了什么手脚,怎么分辨?交代清楚,饶你一命。”
    此时唐清羽因恐惧害怕,鼻涕眼泪糊满了脸很狼狈,带着哭腔求饶:“赤烛水,捉妖道符用赤烛水浸泡了,遇到低温就会失效,用赤烛水浸泡过的道符会辛辣刺鼻,细嗅之下就能辨别。”
    秦叶捏着刀客扔过来的捉妖道符,嗅了嗅露出抹狞笑:“小兔崽子,真敢阴老子啊。”
    “我道歉,秦叶我道歉,我愿意赔偿……”
    唐清羽哀求道:“只要你放了我,我让我姐带你入无极宗,我姐很厉害的,在无极宗很受仙长重视的。”
    “我保证再也不与你为敌了,我以唐府名誉保证,以后再见到你就避退三米,不,避退三里,放过我,求你放过我。
    “你还有什么想问的,我都说,我全都说……你说过交代清楚就饶我一命的,饶我一条狗命,我什么……”
    “行了,你态度很好,我从来都是说话算数。”
    秦叶扭头对着刀客,紧紧盯着他道:“我说话算数不能杀他,你来。”
    刚松一口气的唐清羽浑身一颤,吐出大口鲜血,激动道:“你不能这样……你说话不算数。”
    被秦叶紧紧盯着的刀客头皮发麻,秦叶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让他亲手了结唐府唯一男丁,唐千琴溺爱的弟弟,以唐府的实力和唐千琴的霸道,若被知晓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后果将不堪设想,秦叶这是想拉他一起下水,绑在一条船上。
    见识过秦叶的心性和冷酷隐隐有些了解的刀客知道,只要自己流露出一抹不愿意和犹豫,他敢确定秦叶立刻会向自己出手,彻底杀人灭口。
    本就久经江湖风雨,心中有了决断便不再犹豫拾起长刀,跌跌撞撞向唐清羽走去。
    恐慌的唐清羽被死亡笼罩,惊恐的双腿乱蹬,死命往山谷外爬,哭喊道:“你们两个狗杂碎,我是唐府公子,你们不能杀了我,你们不能这样做……”
    砰~
    踉跄的刀客一步追上,手起刀落利索挥砍入唐清羽脖子处,让他惊恐、害怕都凝固在了脸上,血肉模糊的手指死死抓住冰面,死都想逃离。
    一脚踩在唐清羽身上,刀客费力拔出卡在骨缝的刀,咬牙切齿道:“去你娘的杂碎。”
    他弯腰抓住唐清羽的小腿,缓缓拖着回到秦叶身边。
    秦叶露出抹满意笑容,审时度势,有魄力,十分对他胃口。
    “很好。”
    秦叶拍拍刀客肩膀,笑眯眯道:“今晚我在唐家仓库驻地照常修行,没有见过唐清羽,没有见过李飞龙,不知道幽冰峡谷在哪里,不知天垠马群为什么会灭,这里所有发生的一切都与我们无关,明白吗?”
    寒风刺骨,却远远比不上刀客心中涌上来的寒意。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