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阴谋

我能无限横练 作者:豪横平头哥

      已经是同一条蚂蚱上的刀客狠下心来,开始与秦叶处理现场。
    冰面坑踏,冰柱碎片这些都不需要处理,风一吹雪一下什么都掩盖了,只是尸体和打斗痕迹需要做些处理。
    尸体处理起来也很是容易,冰天雪地最稀缺是食物,满地的天垠马尸体和唐清羽二人的尸体是妖兽最好的口粮,他们只是捡起些天垠马的肉块让血腥味被寒风飘向远方,待到天亮这里会成为妖兽饕餮盛宴的场地。
    仔细在附近检查了一遍,再用雪水将身上血迹清晰干净,确保不会有任何遗漏后,两人反反复复回忆了一番,确保没有遗漏后才往无极城疾行。
    与秦叶的浑然无事不同,刀客身受重伤,面部毁容,手臂断了一只很是凄惨。
    虽然杀死了唐清羽大仇已报,但刀客心中没有任何快感,只觉的回无极城的路宛如通向无底深渊,只要泄露了唐清羽死亡的消息,唐府掀起的风浪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后天境能抵挡的,最可怕的是还有唐千琴,以她的身份必定会调动无极宗帮忙探查,以无极宗的仙道手段,他实在没有底气能掩盖住。
    “行了,本来就难看,还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一个唐府就让你这样害怕,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只要不说就算查到我头上也不会供你出来的,就当报了你抵挡天垠马之情了。”
    秦叶皱眉打量他一眼,嘿嘿笑道:“你这模样只要自己不说谁知道你是刀客,也别急着泄气,我听闻仙道是有什么断臂重生,神魂夺舍秘法等,以后谁说没有机会呢。”
    “这些离我太遥远了,罢了,唐府事情不解决掉难以安心,你该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我会替你监督唐府动向的。”刀客看着残破身躯,摇摇头苦笑不已。
    “也行,若有机会,把唐府也灭了。”
    刀客:“.....”
    …………
    天色阴沉,白雪飘飘。
    秦叶准时回到驻扎地,面色如常的与唐执事照面,但唐执事的一番话让他差点转身就逃了。
    “昨晚训你没见着,晚点回来记得找我一趟。”
    还好心里素质强大,他嘿嘿一笑,露出男人都懂的笑容:“出来太久憋的慌,憋的慌。”
    与唐执事告别后,秦叶眯着眼睛思索,这家伙葫芦里卖着什么药?
    揍了他侄子,还对我笑?要是知晓杀了他侄子,不知道还笑不笑的出来。
    唐清羽的死唐府现在还没人知晓,但棘手的是唐执事知晓他昨夜不在,等调查唐清羽死因时,他必定是第一个被怀疑的人。
    如常的仓库人员交接,这次秦叶差点哈达子都流出来了。
    整整三箱的灵石啊,虽然只是中品灵石,但是那灵力波动让秦叶心中躁动不安,眼睛都变赤红了。
    两年了,整整两年了,就没让系统好好的吃饱过一顿。
    一直跟着自己啃些灵石碎片,想来就有些心酸。
    “好了,这里共五百三十枚中品灵石,你好好清点一下。”
    和玉简中灵石信息比对后确定没错,秦叶接过仓库钥匙狠狠掐了大腿,才迈开腿走出仓库。
    碰不得,碰不得!
    不告而用是为偷,我秦叶不是这样的人。
    秦叶深吸一口气,这些都是无极宗的东西,少了一样都会引来执法堂人审查,想想那些神秘莫测的仙道手段,他没信心能扛过审查,指不定还会牵扯到唐清羽的事。
    “嗯?”
    秦叶突然被雪堆中一道刺目光彩晃了下眼,他眯眼一看,竟然是五枚中品灵石,与仓库内箱子内的如出一辙。
    “当我是二愣子?”
    见到灵石瞬间,他不是欣喜反而立马警惕起来了,若是愚钝和心有贪念的人,第一时间可能考虑到是不是运输进仓库清点的时候遗落了,或者猜到有问题也会抱着侥幸心理将灵石拾取。
    对后天境的人来说,灵石不能使用,但能换取很多有用的物资冲击先天境,虽然突破先天境后丧失了进入无极宗的资格,但大多数人都清楚进入无极宗的机会渺茫,只是不甘放弃,盼着奇迹耗在这里罢了。
    到底谁挖的这个坑?针对自己?
    唐府?他第一个排除,唐府若要对付他不会使用这么拙劣的手段,来到无极城的这段时间他深入简出,除了唐清羽,他实在想不到别人。
    只是唐清羽已死,还是他一手造成的,思来想去,他脑海闪过唐执事那张笑脸。
    他要替唐清羽出头?
    他不由哂笑,堂堂一个无极宗外门执事,想要对付他却怕辱了名声,行事如此卑劣不堪,实在让人耻笑。
    仓库交接完成,仙资有失责任都在他身。
    拿了灵石,偷盗无极宗仙资罪名坐实。
    不拿灵石远走高飞,不出傍晚,无极城中就会传遍他偷拿无极宗仙资畏罪潜逃。
    就在他思想对策的时候,虎痴焦急的跑了过来,时不时还东张西望,生怕有人发现。
    秦叶眯着眼睛后退一步,暗暗戒备。
    虎痴一过来就拉扯他往外走去,边走边急忙道:“唐执事想要对付你替唐清羽出头,我刚刚听撒尿的时候听到其他人说的,他们在仓库内灵石上动了手脚,只要你接手了仓库,傍晚交接的时候他们会引来执法堂核实,到时候你百口莫辩,还有他们很得意的说你会忍不住捡灵石的,趁着他们以为你没发现,你现在赶紧逃,逃的远远的……”
    “果然是他们。”
    秦叶双眸冰冷,真是好计谋。
    要是真到傍晚,他岂不是百口莫辩。
    要是真被他们得逞了,盗窃无极宗仙资,这是何等胆大包天,绝对会斩杀警示众人。
    本想着这几日唐执事没有驱逐自己,该是个明事理的人,没想到手段比唐清羽更加阴狠,出手就将他逼到绝境。
    虎痴拉着秦叶急匆匆往外走,秦叶一震,荡开了虎痴手臂。
    “你干什么?走啊,再不走就迟了。”
    秦叶淡淡看着他:“你知晓此事为什么没装作不知反而冒着得罪唐执事来寻我?”
    虎痴急的额头冒汗,四处张望,压低声音急促道:“上次唐清羽的事,所有人都笑我痴愚,只有秦兄替我出头,我也看明白了,唐执事根本就没把我当一回事,举荐信物压根轮不到我,在驻在地只有秦兄真心与我饮酒,我不能看着你被陷害,你赶紧走吧,再不走就迟了,走啊。”
    “走?”
    秦叶冷笑,突然挥掌,带着强啸劲风扇在浑然不觉的虎痴脸上,虎痴闷哼一声,像一个滚葫芦一样翻滚倒地,撞到数根大树后才停下,极其狼狈不堪。
    “你算什么东西,也开口来借灵石,滚。”
    在秦叶厉声中,虎痴眼中怒火、不解、震惊不停变换,最后捂着肿胀的脸一声不吭的走了。
    “嗯?竟然还有遗落灵石?”
    秦叶似乎一不小心踩到了雪地里灵石,眼睛大亮,连忙左右张望塞入怀里,站起来做出若无其事的模样继续值守。
    远处林间树枝上,两名隐匿身形的汉子对视一眼,纷纷露出笑意。
    “成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