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青牛埋尸

普普通通小牧童 作者:旁墨

      黎明时分,天边微微开始泛白,张牧之拖着沉重的步伐,终于回到了出租屋内,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把沉重身体扔在阔别已久的床上。
    躺在床上,疲惫的眼睛都已经睁不开,昏睡前张牧之脑海中浮现出最后一丝念头。
    好累,真想换个活法。
    ……
    月明星稀,皎洁的月华洒落在一条小河边的河滩上。
    一头青牛在河滩上,一边用牛角刨着坑,一边口中竟然吐出人言,在那里念念有词。
    “你可不要怪俺,俺真的是身不由己,你要怨要恨,就去找牛家庄的牛二少爷。
    这一切都是牛二少爷安排的,俺就是执行命令而已,张牧之啊张牧之,你若是真的化为恶鬼了,可千万别回来找俺麻烦啊。”
    疲惫的张牧之,睡了工作以来最好的一个觉,感觉全身的疲惫都消失了。
    睡得很好的张牧之,隐约听到了身边那念念有词的奇怪声音,缓缓睁开眼睛循声看去。
    一头口吐人言的青牛正在用牛角刨坑。
    这是梦?
    挣扎起身时,张牧之发现自己的手脚身体都变小了,而且浑身湿漉漉。
    身体缩水了?
    正当张牧之一阵迷糊时,刨坑的青牛突然嚎啕大哭:“啊呜呜呜,俺真的不想这样呀,俺想要当个好妖啊,俺不想害人的啊。”
    看着青牛在月光洒落的河滩边,像个孩子般嚎啕大哭,令人不免升起一丝同情。
    张牧之也顾不得身上的水,走到青牛的身边,举起缩水变小的手,轻轻拍了拍牛背:“好啦,别哭,别哭,坑也别刨了,我这不是还没……”
    哞?
    青牛缓缓扭过头来。
    张牧之与青牛四目相对。
    下一刻,没等张牧之把话给说完,青牛惊恐地大叫一声:“鬼啊。”
    大叫同时青牛仿佛一条滑溜的泥鳅,瞬间狂奔出去,一头扎进河滩不远处的树丛,只有露在外面的结实臀部仍在颤抖。
    这牛妖可真灵活啊!
    张牧之上前几步,来到将脑袋扎进树丛里的青牛身后。隐约能清楚听到,树丛中传出一阵牛妖的碎碎念。
    “鬼大爷你别找俺啊,真的别找俺,不是俺要害你的,都是那牛家二少爷啊,俺真的是想当一只好妖,俺真的不想害人,不想害人的。”
    见到此状,张牧之忍不住喊了一嗓子:“喂,你好歹也是一头牛妖,能不能有点妖的样子?”
    结果这一喊,青牛身体抖得更厉害,树丛在颤抖下发出“沙沙沙”响动。
    “哞,不要,鬼大爷,俺还只是一只小妖,俺不是您的对手,您不要找俺,不要找俺啊……”
    张牧之已经无力吐槽,抬起脚对着露在数从外的结实牛臀便是一脚:“呔,大胆妖孽,给小爷滚出来。”
    被踹了一脚,又听到张牧之的怒喝声,青牛终于还是不情不愿地从树丛里退出来。
    退出来的青牛,匍匐在张牧之的面前,低垂着脑袋不敢抬头。
    张牧之面对这样一头能口吐人言青牛妖,也是感到有些奇妙,联系自己如今的样子,可以确定自己应该不是做梦,是穿越了。
    不过尝试呼唤了半天,张牧之既没有喊出系统来,也不曾得到这具身体原主的任何记忆。
    张牧之只能重新将目光落在眼前这头青牛妖身上。
    似乎察觉到张牧之的目光,匍匐在那的青牛背脊上隐隐抽动了几下。
    见到青牛妖的样子,张牧之心里着实忍不住吐槽:真是怂,给不给你们妖界丢人?
    张牧之回想起醒来时,青牛一边刨坑一边自言自语的那些话。
    “喂,你不是说,要害死我的不是你?是什么牛家二少爷?那你给我仔仔细细地说说,那牛家二少爷为什么要害我?又是怎么吩咐你的?”
    青牛竟然在这一刻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在瞥见月光下张牧之那张稚嫩少年郎的脸。
    青牛忍不住问:“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张牧之咧开嘴展露出笑容来,但是在月光下那笑容显得很惊悚:“抱歉,现在是我的提问回合,还没有轮到你的提问回合。”
    这个回答让青牛有点懵,但看着那令他毛骨悚然的笑容,青牛妖还是赶紧脖子一缩低下脑袋。
    接下来的回答很顺畅,胆子小的青牛妖,把所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张牧之也对自己如今的处境有了一定了解。
    穿越来的地方是古代,但不知是个什么朝代。
    所穿越的少年郎,拥有穿越主角的标准模板。
    无父无母,在一个叫牛家庄的村庄里,从小吃着百家饭长大。
    后来牛家庄上最富有的牛老爷,怜悯张牧之无依无靠,让他进了牛府放牛,算是给了一份活计。
    大约几天前的夜里,青牛突然有了灵智成妖,当时张牧之吓了一跳,没有敢声张,只是悄悄把这事告知牛府上与他关系比较好的牛二少爷。
    牛家二少爷安抚放牛娃张牧之一番,便去村庄外的牛头山上山神庙里向山神求助。
    听到这,张牧之奇怪地问:“你是说,那牛家二少爷去求了山神回来,没有要除掉你,反倒是让你除掉我?这到底你是妖,还是我是妖啊?”
    青牛低垂着脑袋,有些委屈地低声说:“俺哪知道,你们人玩得这是什么把戏啊?”
    张牧之感到这事有些蹊跷,在心里暗暗进行了一番分析。
    前身无父无母,还有一头觉醒灵智青牛妖,应该是各类小说里的主角命格。
    难道说,那牛二少爷求了山神后,知道前身是万中无一的主角命格?所以要害死主角,趁机夺了主角的命格和气运吗?
    想到这,张牧之对那山神有些好奇。
    但是转念一想,山神可能是帮着那牛二少爷的,所以打消了直接去山神庙的念头。
    权衡一二,张牧之决定先回牛家庄。
    毕竟青牛成妖这事,在庄子里应该还是个秘密,而且牛二少爷应该也不会在村庄里动手,否则就不用逼迫青牛妖把张牧之带到小河边害死了。
    所以先回去,弄清楚为什么牛二少爷要害死自己,再思考对策。
    想到这,张牧之上前一步,拍了拍青牛的脑袋:“行了,你既然有心向善,便原谅你这次,起来吧,我们回去。”
    青牛先是向张牧之叩拜,然后一咕噜站起身来,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劲。
    “我们回去?我们要回哪去?”
    张牧之面对青牛妖目光,咧开嘴笑着回答:“当然是回牛家庄,天都黑了,再不回去,庄子里的人肯定会怀疑。”
    说着张牧之一跃跳上牛背,坐在牛背上说:“好了,赶紧走。”
    感受到背上的份量,青牛妖愣了一下惊呼道:“你,你没死啊?”
    坐在牛背上的张牧之摸到腰间的竹笛,边抽出笛子边说:“谁跟你说我死了?驾,快走,我要去会会那牛二少爷。”
    月色下,青牛妖满心忐忑驮着张牧之往村庄行去,牛背上的少年郎一边思考回去后对策,一边在身上摸索了一阵,从腰间摸出一根竹笛。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