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根牧笛

普普通通小牧童 作者:旁墨

      竹笛入手便有一丝熟悉感,张牧之举起来借着月光仔细打量一番。
    当看到笛身末端上,歪歪扭扭刻着的一个“牧”字,他顿时双目瞪圆满脸惊讶。
    这根笛,张牧之非常熟悉。
    因为笛身末端这个歪歪扭扭的“牧”字,是张牧之小学时候亲手刻上去的。
    竹笛虽然算不上是什么祖传之物,但确实是张牧之爷爷家的老物件,记忆中他小时候去爷爷家里经常拿来玩。
    此时,在另一个世界,见到了这样一件随自己穿越的竹笛,不免勾起张牧之思乡之情。
    张牧之在心底暗暗叹息,紧握着手中的竹笛想:不知道,就这么穿越了,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会怎么样?
    是不是已经被邻居发现?
    变成了新闻里,过劳死在出租屋的社会焦点?
    脑海中不免浮现出父母和一些亲友的音容相貌,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在脑海中划过,最终定格在了爷爷那张慈祥面容上。
    “爷爷,这是什么啊?”
    “这是一根笛子,一根牧笛。”
    “牧笛是什么呀?”
    “牧笛?便是牧童在放牧时,吹奏出安抚心灵乐曲的。”
    “那爷爷,这个牧笛怎么吹呢?”
    “呵呵呵,来,爷爷教你。”
    ……
    回想起的那些,张牧之不禁眼眶湿润,一滴泪珠滑落下来,然后他将牧笛放在了嘴边。
    一吹之下,笛声响起。
    张牧之的眼前突然一片苍白,似乎世间的一切瞬间都消失不见了,而他依旧端坐在青牛背上。
    座下青牛似乎没有任何察觉,始终还是迈着步伐向前走着,但似乎一直都在原地踏步。
    在张牧之一阵迷茫,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你来了,你终于来了。”
    张牧之抬起头,向四周寻觅,试图要找到声音的源头,但周围一片苍白,根本什么东西都没有。
    那声音又再次响起。
    “牧之,你这名字便注定了,你将会是这天道的牧者啊。”
    “天道牧者?”张牧之有些懵,迟疑了一下开口问:“你是谁?你在哪?天道牧者,那又是什么?”
    “我?我便是道,而你是这道的放牧人。
    这世间,无论神、魔、妖、鬼、怪、人皆有其道,但道也需遵循其道,道若是偏离,就会出现问题,你为牧者,便要牧守这些道,让其归于其道。”
    那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声音,当真是虚无缥缈不可捉摸,而且所说的话也是玄之又玄。
    一时之间,张牧之实在是难以理解。
    不过在这玄之又玄中,张牧之似乎又有那么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悟。
    当张牧之陷入一种有些矛盾的迷糊中时,突然手中的竹笛飞出去,悬浮在他的头顶上。
    “万千大道者,一笛以牧之。”
    伴随着这一声出现,竹笛化为了一个“牧”字,而后一个个奇异的字符出现,一段一段的道则没入那“牧”字当中去。
    随着众多的道则填充进去,那个“牧”字慢慢变得越来越大,到最后似乎都已经要被撑破了。
    而最终,巨大“牧”字没有被撑破,反倒是打了个饱嗝重新变成了小竹笛。
    竹笛落下,张牧之伸手将竹笛给握住。
    这一次入手有些沉。
    “万般大道皆在你手,望你能早日洞悉其中真谛。”
    看了看手中竹笛,当张牧之再抬起头想要去问一问时,一抬头发现已经回到了月光映照下的林荫小路上。
    青牛缓步前行,一阵阵微风吹拂,路边林子的枝叶发出“沙沙沙”响动。
    短暂的恍惚,感受到手中的竹笛一沉,让张牧之明白刚才一切是真实的,而不是他在做梦。
    下一刻,突然便隐约听到了青牛的心声。
    “这张牧之为什么没有死呢?俺明明是看着他溺水而亡的啊,也不知道那山神老爷到底和牛二少爷说了些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让这张牧之死在河里?还要埋在河边呢?”
    聆听到了青牛心声,张牧之心神微动,直接发出了一声呵斥,直达青牛的心神中。
    “哼,听命妖邪害我性命,你便是帮凶,也是妖邪。”
    这声音在青牛心神中响起,真的仿佛是一道惊雷般,瞬间让青牛心神大振,而后四蹄发软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跪在地上愣了片刻,青牛逐渐缓过神来,牛头立刻一上一下仿佛磕头般哀求。
    “小神仙饶命,小神仙要命啊,俺真的没有想过要害您。”
    接着,青牛又继续说:“这一切,真的都是那牛二少爷安排的,还有,还有是那个山神老爷的命令,俺一个小牛妖,哪里会是山神老爷的对手呢?”
    在青牛一边不停磕头,一边给张牧之进行解释的时候。
    张牧之沉浸在刚才那一声直达青牛心神怒喝中,逐渐揣摩出一点点门道来。
    似乎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乃是这一方世界万般大道的放牧人,职责便是要牧守大道,要让每一种道都归于正途,也就是所谓“各归其道”。
    张牧之心底不禁有些奇怪的是,这个世界的道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呢?
    思考了片刻,也是没有能够想出答案,张牧之只能是暂时收回心神了。
    轻轻拍了拍青牛,张牧之说:“好了,起来吧,你既然口口声声都是山神命令,是牛二少爷和山神联手所为,那边快点回村子,我要和他们当面对质。”
    青牛慢慢地起身,毕恭毕敬地说:“是,是,小神仙您坐好,俺这便驮您回去找他们。”
    然后,青牛便开始奔跑起来,驮着背上的张牧之逐渐接近牛家庄。
    终于穿过了小树林,已经可以看到了大片大片的田野,田野的尽头处便是牛家庄。
    只是此刻,牛家庄被冲天火光笼罩,整个村庄像是被点燃,火光被浓重的夜色都给驱散了。
    青牛望见牛家庄的大火,迟疑了一下说:“小神仙,庄子,庄子好像失火了?”
    张牧之倒是没有迟疑直接命令:“快,回去看看。”
    青牛得令,也是不敢有任何的怠慢,赶紧就四蹄发力向火光冲天的庄子跑去。
    一路狂奔来到村庄外,青牛突然就一个急刹,停在了村口的地方,迟迟不愿意踏进火光冲天的村庄。
    “为什么不进去?”
    青牛有些畏惧地说:“小神仙,里面,里面有好重的妖邪之气啊,而且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封闭了,我们真的要进去吗?”
    张牧之紧握手中竹笛,神情带着愠怒说:“进去,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妖孽在此为祸人间。”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