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牛和喜鹊

普普通通小牧童 作者:旁墨

      见到骑牛吹奏牧笛进来的人,牛二少爷顿时惊呼一声:“张牧之,你?你怎么没死?”
    牛二少爷从面相上看,倒不像是什么大奸大恶,非常憨直朴实。
    在牛二少爷身边,凌空站立着一道有些怪异的身影,身披蓑衣头戴斗笠,颇有几分骑牛蓑笠翁的感觉,但若是仔细看洒下月光映照出的影子。
    能够很清楚地看到,月光所映照出的影子,是一头人立起来怪牛的样子。
    见到了张牧之骑青牛吹笛而来,牛二少爷身边的身影也是有点大惊失色,死死盯住一人一牛。
    “你,你已经醒了?回忆起了自己身份?”
    被困在了府中小池塘中的女子,看到了骑牛而来的少年郎,迟疑了片刻还是试探性地呼喊一声:“阿牛哥,是,是你吗?”
    对在场三个人的话,张牧之都没有给予回应,只是坐在牛背上吹笛。
    笛声虽然悠扬,但在场的三人却根本无心去听,只想要尽快弄清楚张牧之身份。
    首先不耐烦的是牛二少爷身边蓑笠翁:“哼,装神弄鬼,你以为你拿回了身份,就能扭转局面了吗?告诉你,老牛今日便不怕你。”
    话音刚落,蓑笠翁还没有出手,笛声陡然一变,阴阳顿挫的笛声响起。
    刹那间,身上蓑衣裂开,头上的斗笠也爆开,蓑笠老翁慢慢地趴下,像是很痛苦地挣扎着。
    哞。
    随着一声牛叫,老翁逐渐变化,最终化为了一头老牛立在那。
    旁边牛二少爷见到这种情形,也是感到非常的惊悚,下意识地后退想要逃离。
    但是紧接着,牛二少爷也匍匐在地上,同样是变成了一头小黄牛。
    见到老牛和小牛都已经现形,被困在牛府池塘中的女子,也是激动大声呼救起来。
    “阿牛哥,你,快点,快点救我出去啊。”
    可张牧之的笛声依旧响着,随后被困池塘中的女子身形慢慢缩小,眨眼之间变成了一只喜鹊。
    笛声终于停歇,张牧之端坐在牛背上说:“你等的儿戏该到此为止,你等以为你们这拙劣的表演,能够骗得过天道吗?简直可笑。”
    见到这一幕,池塘中喜鹊和池塘边的两头牛,都是感到惊讶不已。
    小黄牛首先忍不住开口:“为什么?为什么会是喜鹊?织女呢?为什么不是织女?”
    池塘中的喜鹊,则是骄傲地扬起脑袋,不屑一顾地对小黄牛嗤之以鼻。
    “哼,也不照照你那样子,就凭你们爷俩那挫样,还想冒充牵牛星君娶织女?”
    小黄牛听到喜鹊的嘲讽,也是不甘示弱:“哞,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你自己还不是冒充织女?还不是想要骗取织女的星君之位?”
    喜鹊立刻接着说:“可是我没有像你们两头黑心牛一样,害死了五世的牵牛星君。”
    此时,跪伏在地上的老牛开口:“小喜鹊,收起你的伪善,你还不是顶替了织女的身份跑来?
    所以我们,都是一样,都是为了要寻求那超脱之路,这种时候我们更应该联起手来,解决掉这个坏了我们好事的小子。”
    喜鹊听到老牛的话,沉默了片刻仔细地想了想,似乎觉得挺在理的。
    随后,喜鹊突然仰头高鸣一声,振翅挣脱池塘中束缚,飞出了牛府中那一方小池塘。
    老牛也同样是,从地上站起身来,仰头发出“哞”的一声,向张牧之喷出妖火。
    在老牛喷妖火的同时,飞出池塘来的喜鹊,也在半空中不停鸣叫,以音波封堵住青牛的退路。
    面对老牛的妖火,喜鹊的妖音,青牛纵然是如今化为水精之躯,也是不免心中畏惧,还是有那么几分畏惧的,担心招架不住这前后夹击。
    妖火和妖音已经袭来,青牛还是不得不做好拼命准备,无论如何要护住背上小神仙。
    但张牧之突然举起手中牧笛,也不见牧笛有任何的动静,妖火和妖音瞬间消失。
    “小道而已,何足为惧?”
    云淡风轻的一句,瞬间令张牧之看上去显得异常的仙风道骨,尽管他如今不过是个十五六岁少年郎。
    但这份仙风道骨只是片刻,随着他手中的牧笛一指,原本消失的妖火和妖音突然重新出现。
    只是这一次,妖火和妖音返回去攻向了老牛和喜鹊。
    瞬间,妖火点燃了老牛,妖音也将喜鹊给困住。
    火焰中,老牛不断发出痛苦哀嚎。
    妖音笼罩,喜鹊也是也从半空中跌落,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
    挣扎中,喜鹊发出了一声鸣叫,对抗住妖音,抬起头对牛背上张牧之喊道。
    “你不能杀我,如果你杀了我,你永远也找不到织女,你和她无法重逢,也就永远无法回到天庭去了。”
    听到这话,张牧之平淡地笑了笑回应:“我为什么要找织女?我又没有说我是牵牛星,我也没说我想要回天庭去啊?”
    饱受妖音折磨的喜鹊,顿时惊讶地看向牛背上张牧之,瞬间心神受到打击也是无法对抗妖音了。
    老牛同样在妖火焚烧中,抬起头来不可思议地看向了牛背上的张牧之。
    良久,老牛在火焰中发出沙哑的声音:“你,你果然不是他,如果是他的话,无论如何也不会有如此狠辣的手段啊。”
    这一刻老牛似乎认命了,不再去抵抗妖火对自身的焚烧。
    但是喜鹊并没有彻底认输,竟然又一次振翅,试图要飞出妖音的缠绕。
    眼见着喜鹊挣扎着,已经飞了起来,几乎是要挣脱妖音的束缚。
    突然夜空中降下一缕缕的丝线,经线纬线交汇降临,织出了一张网兜,将振翅高飞的喜鹊给捆住。
    一个女子在喜鹊被织线束缚住不久,便踩踏着一块织锦款步从夜空中走来。
    女子的样貌上,几乎是和喜鹊之前所化的女子一模一样的,只是没有喜鹊所化女子那份轻浮,月光下显得异常的超脱和清冷。
    纤纤玉手一点,兜住喜鹊的织布从半空中落在了清冷女子手中。
    看也不看地上将要被妖火烧成灰老牛,直接平视坐在牛背上的张牧之。
    “你不是放牛的?”
    声音和人一样清冷空灵,听在耳朵里真的是很悦耳,就是实在是太清冷,几乎是没有丝毫的感情色彩夹杂。
    张牧之微笑着回应:“其实我也是放牛的,姐姐你看,我不是骑着牛?”
    女子又看了看化为水精之躯的青牛,冷冷地说:“哼,放牛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本来想要赶来救人,既然你都救了,倒是省了我的事。”
    言罢女子便抓着被擒下的喜鹊,飞身而起翩然远去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