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骑牛向东

普普通通小牧童 作者:旁墨

      等织女带着喜鹊翩然离去,已经被妖火烧得奄奄一息的老牛,努力抬起头看向张牧之。
    “哞,你,你真的不是他吗?”
    看了看将死的老牛,张牧之眼神里没有丝毫的怜悯:“我是不是牵牛星,你都要死,这是你该得的报应。”
    火焰中的老牛张了张口,似乎是想要最后哀求一下,但突然火焰高涨将其淹没,没有给老牛开口机会。
    匍匐在池塘边,小黄牛眼睁睁地看着老牛被火焰给烧成了灰烬。
    在老牛被烧死后,灰烬之中有一颗看上去流光溢彩的珠子。
    在珠子的旁边,还有一块漆黑如墨的令牌,上面透露出一丝丝妖邪之气。
    小黄牛一对牛眼瞪圆了,但很快发现了张牧之座下的那头水精之躯的青牛,牛眼也瞪圆盯着那颗珠子。
    不过没等两头牛出手,张牧之先一步伸手将珠子和令牌都给收入手中。
    捏着珠子看了看,张牧之嘀咕道:“嗯,不错,这枚妖丹是个好东西,我先收着。”
    言罢也就不客气地揣进怀里,根本没有在意小黄牛和青牛眼馋的样子。
    收起老牛留下妖丹后,张牧之又看了看手上的令牌。
    令牌入手的感觉有些冰凉,同时从令牌上透出一丝丝的寒意,倒不是非常刺骨的那种,但却隐约有一种似乎要噬咬神魂的感觉,非常诡异。
    令牌的一面刻着“妖”字,另一面则刻着一个怪异狰狞的牛首。
    那牛首双目瞪圆,咧开的嘴巴里似有锋利獠牙,不像是一头牛,倒像是一头恶魔。
    在张牧之伸出手触摸瞬间,令牌上的牛首突然凸出,竟然张开满是锋利獠牙的嘴咬向张牧之的手。
    不过张牧之早有防范,眼疾手快地双指一下子捏住凸出令牌的牛首。
    刚准备要用力,将凸出令牌的牛首给拉出来看一看。
    哪知道张牧之稍微一用力,竟然将那牛首给直接拉断了,并且断裂后的牛首化为黑烟,在他的手上一拍两散。
    看着失去牛首图案的令牌,还有手上残留下的黑色痕迹,张牧之开口问小黄牛:“这令牌你可见过?知道老牛从何处得到吗?”
    小黄牛赶紧回答:“没有,这令牌我不曾见过,不知道,我爹从何处得到。”
    张牧之居高临下地看向小黄牛,冷声问:“真的?”
    面对张牧之锐利的目光,听到他那冰冷的声音,让趴在地上的小黄牛感到魂魄都颤栗起来。
    “真的,真的,小神仙,这令牌我真的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我爹他从哪里得到的,我爹这些年的算计,我只知道他想让我顶替您去骗织女,其他我真的一概不知。
    小神仙,求求您,求求您饶我一命吧。”
    张牧之盯着小黄牛打量了一番,手握着竹笛心神微动。
    就如同之前聆听到青牛心声一样,窃听到了小黄牛此刻的心声。
    这是牧笛的一种神奇力量。
    透过聆听小黄牛的心声,张牧之确定小黄牛没有欺骗自己,而且此时他确实非常的害怕。
    同时心中,不免还有那么一点点,对老牛死的愤怒,和对张牧之的仇恨。
    不过这在张牧之看来,实在是太过正常了,他不想去多追究,只是在小黄牛心神内留下了一缕暗示。
    把小黄牛心中对他畏惧放大,如此一来以敬畏之心压下心中仇怨。
    要不了多久,小黄牛应该会忘却仇怨,会选择更加安稳的生活度日。
    当然这种手段,倒也不是手握牧笛便能够使用,张牧之确定这需要对方心中对自己抱有大敬畏才可轻易的动用。
    张牧之最后对小黄牛说:“罢了,便饶了你,不过还是要小惩一番,你从今以后便留在这牛家庄,为牛家庄耕作劳碌。
    若是有朝一日,这牛家庄上家家都富足了,你便可以离开庄子去求道。”
    听到自己小命保住了,小黄牛哪里还会有什么其他想法,至于张牧之口中所谓求道,那对小黄牛实在是太过虚无缥缈。
    “谢谢,谢谢小神仙饶命。”
    张牧之伸手在青牛背上一点,刹那间青牛的水精之躯消散,重新便会成了青牛的样子。
    青牛一开始还有些不适应,抖动两下身躯,发现水精之躯可随自己心意转化。
    张牧之见状,笑着说:“大青,玩够了吗?玩够了,我们走吧。”
    青牛最终还是恢复了青牛身,驮着张牧之转身,缓缓地向牛府外面行去。
    走到了牛府门口,此时立在牛府高出一些门前,远远能够看到东边的天边处,有一抹白慢慢升起。
    青牛驻足在门头外,想了想问:“小神仙,我们这是要去哪?”
    张牧之没有回答,端坐在牛背上,远远望着天边那一抹白下面,逐渐升起的赤金色,那是朝阳在缓缓地爬升起来。
    望着那升起的朝阳,张牧之回想起这穿越而来的一整夜。
    夜已过,迎着朝阳便是新开始。
    “大青,我们向东去吧,迎着朝阳,去看一看那人间千百繁华,品一品这世上几多沧桑。”
    青牛不是很懂张牧之华丽的意思,不过既然张牧之说了要往东,青牛自然是不敢违背。
    一头青牛驮着牧童,伴着牧童的笛声,迎着朝阳一路向东。
    化身为小黄牛的牛二少爷,听到了笛声从牛府中跑出来,循着笛声向东边遥望着。
    隐约之间看到,在朝阳万丈霞光下,四道身影飘荡而出,紧追着那牧童和青牛而去,很快一道道身影与那小牧童重叠起来,消失在天边刺眼的日光中。
    几乎是在那小牧童骑着青牛消失在视野,小黄牛突然听到头顶上娇声质问。
    “小黄牛,放牛的上哪去了?”
    小黄牛抬起头,是那个之前带着喜鹊离去的织女,她竟然又去而复返了。
    在小黄牛愣神的时候,织女那张娇美的脸上浮现出浓重的寒霜,声音瞬间又冷了几分。
    “快说,人去哪了?”
    小黄牛感觉身体仿佛瞬间都被冻住了,根本没有心思再去欣赏织女的美。
    “我,我不知道啊。”
    刚说了这句,眼见织女眼神里流露出杀意,小黄牛又赶紧说:“他,他好像说要去东边。”
    本以为回答了对方,织女就会立刻离开,但是织女却并没有立刻就离开。
    站在半空中,织女望着日头升起的方向,先是有些恼怒地嘀咕:“放牛的果然没一个好东西,明知道我去了西边,他竟然往东走。”
    此刻蹲在织女肩头的喜鹊,小心翼翼地问:“小姐,那我们要不……”
    织女骄傲的扬起下巴:“不要,才不要去追那放牛的。”
    但是小黄牛仰着头却眼睁睁看着,织女迈步向东边翩然而去,小黄牛隐约听到了那边一句。
    “东边有个挺繁华的大城呢,我们去那里玩玩吧,可不是要去追放牛的。”
    喔喔喔……
    鸡鸣声唤醒牛家庄上的人,村人们纷纷起床迎着朝阳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至于那一段发生在夜里,小牧童、织女、喜鹊和牛的故事,牛家庄的村人并不知晓。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